再说读书

读书重要性不必多谈,人人皆知。我要说的是:有人认为现在获取信息的方式是多元的,而且很便捷,所以整日手机不离手,还有的整日看电脑、看电视。他们认为不用读书,一样获得常识和资讯。

我认为通过电视或用其它的方式搜集的信息,即那种通过直观方式接受的常识,是最浅显、最粗疏且没有经过精密逻辑证明的东西,是不靠谱的。我就听范曾先生说,他是不看电视的,他认为那是浪费时间。我得出的结论是:必须要读书。

读什么书?

当前,图书太多了,文献太多了,信息太丰富了。据说全世界每年出版图书就有上百万种;还有报刊杂志;还有电子图书、数字资料等等,让人眼花缭乱。一个人要想读全是不可能的!

那该读什么书呢?

清末民初,有一位先生把知识分成三类:读书有君子之学,有小人之学,有妾妇之学。说的是有些知识惊天动地,是君子之学;有些知识听起来很好,实际无多大价值,是小人之学;还有一些知识,只供妇人小孩娱乐之用,所以说是妾妇之学。

因此,我要说的是读书就要读有思想的书!有所启迪的书!要读经典!

所谓经典,不是自命的经典,也不是指派的经典,而是经过时间检验,能成为人类历史和文明长河中作为思想奠基的那些书籍。

怎么读书?

有人说读书就是与编辑对话。因此,读书的时候:

首先是要虚心。即使编辑的观点与你的认识不同,但也要先把自己的思想腾空,这叫虚心。唯有腾空自己的原有思想,而去追逐对方的思路才能进入对方的思境。唯有进入对方的思境,与对方契合,甚至把自己当成对方,才能真正完全理解对方的思想。在读书过程中,如果你弄不懂对方表达的真正含义,那么首先要检讨自己。即使觉得对方论述的不对,也要反复思考是自己理解的不对,还是对方真的有问题。只有抱着这样极谦虚的态度读书,才能达到学习的效果,才能吸取到别人的想法以及想法中的合理之处。

其次,既然读书是对话,就要了解对方。要了解编辑,就能知道编辑要表达的思想方向及高度。任何一本严肃的或经典的思想著述,其思想深意必然不是能被一般的读者轻易体会的,语言的有限性常常只能表达思想的表层,符号系统后面的思想才是需要大家仔细体会的。

老子《道德经》开篇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即道是可说的,但用正常语言不可道,需要非常语言才能道,但没有非常语言,于是老子只能说他的道玄而又玄,是我这个符号系统不足以表达的东西,故“名可名,非常名”;黑格尔就曾说,一旦用语言表述其思想,马上就发生变质和肤浅化的问题。

所以会读书的人绝不是在字面上读懂,而是寻求符号系统后面的思想深度。这需要彻底的虚心。只有充分理解了对方符号系统后面的深刻思想,你才能比较其思想与你原有思想视角的不同。

目前很多人还没开始读书,就已抱着准备批判的态度,更不用说对别人思想的深刻理解了。当然,我说的读书,首先在于你选择了你觉得值得一读的书,既然你选择了,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认可了,在这个基础上,就必须首先抱着虚心而不是批判的态度去读书。

至于读完以后是批判还是认可,批判什么,认可什么,那是以后的事,是你基于对别人思想充分的理解,且能站在更高的视角上才有权利去做的事。

思想性书籍必须精读。读思想性书籍是用脑过程,不是用眼过程,是深度的思维过程,不是浅层的泛读过程。读书即读思想,要和编辑的思想流契合,且需要一步步深化。

因此真正的读书不是在阅读书,而是在读思想;我不是在调动思想,而是在酝酿思想;我不是在酝酿思想,而是在整理思想;我不是在整理思想,而是在发掘思想。

唯有这样一层层的思维过程才叫读书。真正的思想性著述,一天只读两三页才有可能真正读懂,这种读法叫精读;比如读牛顿的书,用微积分解力学,你一个小时能读过去三页吗?如果一本思想性著作,一小时读了20页,我认为那不是读书。

真正的好书必须精读,需要深层的思想领悟,而不是浅层的用于聊天时的符号炫耀。有人读书只是为了博得与人聊天时的谈资,这是极无聊的做法。

常见赞美读书人博览群书,读书上万本。真正的好书,一生读几十本、甚至真正读通几本已足矣!黑格尔有句名言:“博学绝不是真理”。

真正的思想者,大多数在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形成自己的理论,如牛顿三十多岁就完成了自己的思想体系,虽然真正成书在四十多岁;爱因斯坦二十多岁就提出狭义相对论,接近三十岁左右提出广义相对论,其阅读量远不能和那些资深的物理学教授相比。但读了大量书籍的教授们毫无建树,年轻的没读多少书的牛顿和爱因斯坦却成了各自时代的思想标杆。

所以,读书不在于量,而在于其精读的程度,在于对思想的提炼和发掘以及由此达到的思想高度。

因此,永远不要炫耀读了多少本书,你真正值得骄傲的是你读懂了多少本书以及你读懂的是什么书。

读什么?

看有些书籍的文字华丽优美让人赏心悦目,看过会产生快感,但这都是表层的浮浅的。

读书就要读思想!

读过一本书或阅过一篇文章,合上书后,慢慢来体会,一丝丝把编辑的思想脉络了然于心!

这才叫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