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1

01

老妈打电话给我,说周六晚上帮我安排了一场相亲。

对象这事,已经成了和她老人家通电话的必提项。眼看着我毕业快五年了,已经在大龄剩女的危险边缘徘徊,家里人也是操碎了心。

我其实并不抵触相亲,可是在经历了几次失败以后渐渐的麻木了,后来索性就看心情选择去还是不去。可是这次不同,我本来是要拒绝的,但在听到对方的名字以后,我还是忍不住应了下来。

他的名字,就像这几天正浓的暑气。虽然排斥,但却隐约充斥着一丝丝的好感,这可能是旁人无法理解的好感。

我总觉得这黏腻的燥热能让我想起刚读大学的那段日子,那大概是我和许冬阳故事开始的日子吧。

大家是8月末入学的,暑气未消。军训那半个月,每天就被浸在汗水里,燥热黏腻和现在是这般雷同。

我第一次见到许冬阳是军训第二天晚上,在学校的小超市里。排队结账的时候,他就在我前面。人群中他略微有些紧张,不停的东张西望。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我瞬间就明白了。

早就听说姨妈巾被广大男同胞们誉为军训神器,我以为那只是网上流传的段子,没想到真的会有男生来买。而且这个男生居然不是抠脚大汉类型的,不过他最突出的特点还是脸皮厚度。

02

再次见到许冬阳是在军训第五天晚上。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就在大家隔壁班。

那天大家围在一起“联谊”,我和许冬阳被同时推上去表演节目。有人提议让大家俩一起表演节目,最后大家商量了一下选了周杰伦的《青花瓷》合唱。

虽然是清唱,还是能发现许冬阳的歌唱的很好。我就傻乎乎的拿着手机看着歌词,跟着他一起唱。唱完了有人带头起哄,喊了声“在一起”,人群瞬间炸开了锅。

突如其来的喊声,让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脸在发烫。直到许冬阳笑着转过来问我,你不打算下场吗?我才反应过来,匆忙逃离人群的中央。

军训结束散场的时候,许冬阳跑过来找我要联系方式,大家这才算是正式认识。

03

大一第二学期刚开学不久,许冬阳约我出去吃饭。

那时大家两个已经很熟悉了,我经常会拉着许冬阳陪我一起去吃学校旁边新开的店,许冬阳也会让我陪他一起去学校操场夜跑。

那天大家像往常一样,饭后去学校的小湖边散步。春天傍晚的湖风不算太凛冽,但还是有些冷。

许冬阳突然问我,想不想看魔术表演?没等我答应,许冬阳自己掏出一个手绢,手法略显生涩的开始了他的魔术表演。

突然他的手里出现了一朵红玫瑰,眼前的许冬阳就想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时一样,紧张的问我。

做我女朋友,好吗?

我没想到,当这种俗套的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我上前抱住他,温暖的体温让我轻轻落地。

许冬阳说,这个魔术,他整整准备了一整个寒假。

我说,我很喜欢。

04

和许冬阳在一起的日子,就像一起去探险,每天都是不一样的一天,无论好与坏,我知道他都会在我身边。

大二的时候,大家同居了。

大家一起开心,一起争持,一起参加百里毅行,一起兼职攒钱去旅行。我可以给他做早餐,还可以缠住他给我做红烧肉。大家一起为他得校赛大奖干杯,一起吐槽菜市场的菜又贵了一分。

大家在一起满一年那天,许冬阳送了一本影集给我。他说,这是大家一起创造的爱情。

每张照片其实都是普普通通的场景,可是当他们连在一起的时候,就好像是漫天繁星那样璀璨。现在想来,大学那几天,真的是这些年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大家感情一直很好,好到连分手都心照不宣。

他要去北京读研,我知道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可是我实在不敢确定异地恋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所以我只能做这个自私的决定。他也懂我,他知道我的性子劝不回来。

毕业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日子平静如水,尽管内心翻江倒海。这样清晰的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也算是另外一种难以言表的悲伤。

临走那天晚上,他给我做了红烧肉。大家一起喝了点酒,然后一夜缠绵。大家彼此想在最后的时光里把对方融化在身体里,因为第二天,这怀抱就注定远去。

临行前,大家互相删了联系方式,一起把过去的一切一切打包送去了垃圾回收站。许冬阳送我进了火车站,大家隔着车站的玻璃门,静静的互相看着对方,看着看着就互相笑了起来。

我转身离开前,许冬阳说了句话,隔着玻璃虽然听不到,但我知道,那句话肯定不是我爱你,而是照顾好自己。

05

到了约定相亲的地点,我看着坐在位置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愣了片刻。

许冬阳突然转过身来,那张熟悉的脸带着回忆,像是岁月的棱角冲进我的眼眶里,瞬间撞红了眼睛。

许冬阳说,我终于听了一次他的话,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他说他过得还好,有份还可以的工作,不用再像穷学生时代那样。只是再也没对谁心动过,遇见女孩子,也不会再像以前遇见我时那样心慌了。年轻时候还可以奋不顾身,现在都是安安稳稳。家里催着相亲,他都婉拒了,直到听到了我的名字。

虽然重逢,但丝毫不像是久别。大家就像昨天才刚刚分开一样。大家似乎都知道彼此会重逢,就像乱了的魔方总能够转回原状那样。只是不再知道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他来的正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就像他当初表白那样恰到好处。

……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遇到你的吗?

唱《青花瓷》那次?

不,我买姨妈巾那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