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安好/丰子恺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丰子恺




丰子恺的一生,少年逢丧父,中年遭战乱,晚年时遇动荡,一生坎坷。不了解他的漂泊际遇时,单看他的漫画小诗,只觉得他是一位民国的鸡汤作家。了解他面对人生不得意时的豁达,才能体会“哭的时候用全力去哭,笑的时候用全力去笑,一切游戏都甩全力去干”这份洒脱。


“一幅幅的漫画,就如一首首的小诗——带核儿的小诗。你将诗的世界东一鳞西一爪地揭露出来。”朱自清在《子恺漫画》序中说。



喜爱画儿童日常的丰子恺也爱画朋友小聚,“我以为世间人与人的关系,最自然最合理的莫如朋友”,他把孩子当做朋友去敬重看待。他也恋惜怀有赤子之心的人,“成人的世界,因为受实际的生活和世间的习惯的限制,所以非常狭小苦闷。孩子们的世界不受这种限制,因此非常广大自由”。





“走正确的路,放无心的手,结有道之朋,断无义之友,饮清净之茶,戒色花之酒,开方便之门,闭是非之口。”这佛系的生活原则有些缘由,丰子恺师从弘一法师--李叔同,脾性尊佛,豁达无畏的元气即来自天性使然,也来自后天的意识浸润,乱世中蹒跚的丰子恺毅然选择了自我的生活方式,而非泯然于众。




温柔的丰子恺敢讲,“世间的大人都为生活的琐屑事件所迷着,都忘记人生的根本。 全为实利打算,换言之,就是只要全家。充其极端,做人全无感情,全无义气,全无趣味,而人就变成枯燥、死板、冷淡、无情的一种动物。这就不是'生活',而仅是一种'生存'了”。我蛮认同丰老的评价,成人最无趣的地方在于标榜自己的“理性”和努力“合理化”自己的行为,若一个人真懂得理性,那他首先会承认人是一种感性动物,至此不为难自己,也不作难别人,而理智如同马匹上的骑手耐心地驯化理解胯下马匹的野性。

后记:丰子恺先生的画,无需多言点评,其中的清雅睿智乃人人都感受得到。这回写丰老,因我去书店闲逛与店家聊天,说起日本红楼梦之称的《源氏物语》,我手里的是林文月译本,店家推荐丰子恺的译本,回家后对照了二人译本,讲不得孰优孰劣,个人偏好林文月,同样的诗词林文月翻译得有楚辞韵味,但丰子恺版本更流畅通俗,翻译说到底也是二次创作,有着译者的文风韵味。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读一读这不同译本,颇有趣,这也启示大家多懂些外语才能原汁原味地阅读,译本总归是二手体验,文字是学问的孕土。

文字:杨小邪

图片:丰子恺作品 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