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霞-78

? ? ? ? ? ? ? 第七十八章:再起风云

? ? ? 云雾水乡小镇派出所民警勇斗持枪劫匪,不费一枪一弹不仅擒获了六名凶悍的劫匪,被绑架人质还毫发未损,不仅如此,他们还为当地的财神爷挽回了被抢的六十万的巨款,此一役之辉煌战果迅速传遍了县公安局。阿健哥狙枪射击的照片出现在县局网页的战地速报专刊里,满脸胡茬下的一对酒窝都被吹捧为对刑警形象的完美展示,可谓名噪一时。同时,阿健、坚师、江木三搭档也被誉为警界三剑客,风光无限。

? ? ? ? 镇派出所平日里无非经办一些偷鸡摸狗的小案件,于是乎六名劫匪县局赶来的一队特警带走,该案由县刑警大队接手。县局随即抽调多名资深刑警成立专案,负责侦查此案。六劫匪一路上喃喃自语,她们反复念叨道:“大家遇到了《功夫》里的阿星,真正的绝世高手!大家他妈的认栽了。”

? ? ? ? 这群劫匪完完全全的信服了周星驰导演的影片《功夫》里的故事,原以为是杜撰,现在信了。这群外乡人连续抢劫了十二家银行后,阴沟里翻船,栽在了云雾水乡小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但是,她们心服口服,谁叫咱遇到了绝世高手呢!

? ? ? ? 经历抢劫惊魂,小镇信用社的办公室主任贝西主动揽下阿霞贷款的事情,她在阿霞面前打了包票。阿霞对此感激不尽,带着感恩和惊喜离开了信用社。

? ? ? ? 暴风雨并没有因为劫匪被擒而终止,反倒是狂躁不减,依旧是倾盆而下。暴虐的雨水砸得整个小镇地盘噼噼啪啪地响,柏油路上起了氤氲的水雾,偶有一辆汽车驶过,那水中颠簸的熊样,犹如一条惊涛骇浪中的小鱼。

? ? ? ? 离开信用社时,阿霞婉拒了贝西主任安排专车的VIP待遇,依旧像来时那样,一手打着橘黄色的勾勾伞,一手提着红色的达芙妮牌高跟鞋,赤脚走在淌满雨水的青石板铺成的路上,艰难地朝镇卫生所走去。她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走在风雨路上,她要把谈妥贷款的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丈夫龙剑。虽然龙剑已经昏迷了许久,也不知道何时才能醒过来,不过,她并不在乎。她脸上挂着笑,想象着她坐在龙剑的身旁,娓娓道来今早的非同寻常的遭遇。她坚信,龙剑一定会替她高兴的。她也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 ? ? 生活时常让人窒息郁闷,但是如果大家变被动为主动,加油奔跑起来,就会有流动的风,沿途的风景自然不同。因此,阿霞也坚信,她即将打造的民宿定能一炮而红。

? ? ? ? 不过,世事弄人,令阿霞万万没想到的是,虽然镇卫生所四楼408号病房,此时龙剑还是躺在病床上,病房里静悄悄的,不过,要不了多久,这间病房就会热闹非凡,转瞬又会人去楼空。意外即将发生。

? ? ? ? 混浊的雨水无孔不入,它流淌进街巷里的小石渠里,同时也钻进阴暗的下水道里,还渗透到地下纵横交错的暗河里。

? ? ? ? 镇卫生所下面一条幽暗的地下河里,一滴混浊的雨水啪的一声落在水蛇蓝欧鹭的头上,但它浑然不觉,就在它的身后,紧跟着一队水族的精锐之师。

? ? ? ? 地下暗河的侧方,下水道的污水不断的从一道裂开的巨大缝隙倾泻下来,拥抱冰凉的地下水。蓝欧鹭似乎突然变得扁平,犹如一片枯叶似的,率先从那道缝隙中撺掇上去,跃入带着浓厚臭味的下水道中。它身后的水族精锐训练有素的先后快速通过缝隙,紧跟其后。几只肥硕的老鼠正在污水中优哉游哉的游着,被突然出现的大块头的水中生物吓了一跳,叽叽叽叽的尖叫起来,避之尤恐不及。黑咕隆咚的下水道里,生活污水淹没了这群水族精锐的脚踝,脚底踩的是黑乎乎的污泥,但是它们毫不在意,比起幽冥深潭里千年不曾流动的潭水,脚下恶劣的水质显得微不足道,更别说潭底长满鬼草的千年淤泥了。

? ? ? ? 行不多远,水蛇蓝欧鹭停下脚步,抬起附着鳞片的手示意小分队停下。它的头顶上方,是一个圆形的下水道口,废铁铸成的井盖早已经是锈迹斑斑,雨水不停的从井盖四周灌入,旁边的井壁上有一排嵌进去的铁梯,也是锈迹斑驳。

? ? ? ? 水蛇蓝欧鹭伸手顶开井盖,更多的雨水哗哗哗地倾泻下来,落了蓝欧鹭一身,仿佛一场酣畅淋漓的淋浴。它邪恶的三角眼透过井盖缝隙朝外张望,落入眼里除了在地上飞溅的水花,枝条横生的树木,满地的落叶,别无他物。它满意的哼了一声,顶住井盖的手微一使力,把井盖推到了一边。它并没有攀井梯而上,只见它的蛇尾往身下一坐,整个身体便腾空而起,窜出下水道口,身形潇洒的落在积满雨水的地面上。紧接着,随着嗖嗖嗖的声音,水族精锐一个个有序的跃出下水道,来到久违的人类世界。

? ? ? ? 下水道口位于镇卫生所住院部后面的一条花园小径的尽头,平时罕有人来,这样的暴雨天里更是显得寂寥。小径上落满枯叶,完全覆盖了水泥地面。蓝欧鹭率领谁组的精锐之师步行在雨中,因为积水的缘故,踩在脚下的枯叶并没有发出沙沙声,而是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树木横生出来的茂密枝条刮擦着它们坚硬的身体上,发出瘆人的声音,它们也懒得伸手去拨开。它们并没有变化成人类的模样,而是高调的将水妖的真实面目展露无遗。

? ? ? ? 渺小的人类在它们眼中不过就是废物,具有高贵血统的水族才应该是地球真正的统治者。喝了龙剑的血,水族之王祁便可解除封印。

? ? ? ? 试问,祁出幽冥,谁与争锋!

? ? ? ? 雨水密集的落着,仿佛古代秦军部队开战时弯弓射出的百万支飞箭形成的箭雨。

? ? ? ? 小径入口,一簇玫瑰花伸展在空中,黄色的花朵浸润在雨水中,虽然没有赏花人,仍旧怒放,吐露着沁人心脾的芬芳。

? ? ? ? 蓝欧鹭解下缠在腰间的红色软鞭,也没见如何动作,只见一道红影呼啸着穿透雨幕,那簇玫瑰花便被齐刷刷的削去一大片,玫瑰花连着枝条凌乱的落了一地。随即,它手一抖收回软鞭,抬脚踩过地上的玫瑰花,出了小径。它精心挑选的水族精锐纷纷取下插在腰间的奇形怪状的兵刃,快步跟了上去。

? ? ? ? 黄玫瑰经水族践踏后,花瓣零落,有气无力的躺在小径上,任凭落下的雨水拍打。

? ? ? ? “山不转那水在转

? ? ? ? ? 水不转那云在转

? ? ? ? ? 云不转那风在转

? ? ? ? ? 风不转那心在转……”

? ? ? 值班护士肖笑哼着那英的老歌《山不转水转》,端着一托盘药水从二楼值班室出来,刚走到楼梯口,恰恰遇到水蛇蓝欧鹭率领的精锐之师从一楼上来。奇形怪状的水族,仿佛外星生物从天而降,使得肖晓啊的尖叫起来,突然眼前一片漆黑,栽倒在地。托盘从她的手中滑落,哐当一声砸在楼梯上,一托盘的药水瓶滚了出来,撞在墙壁上、楼梯的地砖上、铁花扶手上,顿时碎裂开来,到处都是碎玻璃和药水。药水的味道混杂在消毒水味儿里,更加的刺鼻。

? ? ? ? 水蛇蓝欧鹭不屑一顾的跨过歪斜在楼梯口的肖笑,脚不停歇,奔向楼上。其余水族依葫芦画瓢,均是跳过肖笑,冲上楼去了。

? ? ? ? 听到尖叫声的值班医生、护士、病房里的病人、照看病人的家属,以及护工,纷纷从房间里奔出来,想一探究竟。结果,她们无不被被蓝欧鹭一行的诡异模样吓得屁滚尿流,躲之不及,谁还敢上前拦阻?还好,一位胆大的护工瞧见了晕倒在地的护士肖笑,不顾一切的冲到二楼楼梯口,把肖笑拖回到了二楼值班室,随即紧闭大门。

? ? ? “公…公安局吗?这里是云雾水乡小镇卫生所,一群…一群妖怪闯了进来打劫,你们快点过来!”护工把肖笑安排下来后,马上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 ? ? ? “带走!”蓝欧鹭闯进408号病房时,龙剑依旧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一身蓝色的病号服。言罢,它身后的鲢鱼怪收起泛着白光的狼牙棒,上前啪啪啪的扯掉龙剑身上缠绕的各种塑料软管,随即,抓起龙剑往身上一甩,扛起龙剑朝病房外走去。蓝欧鹭环顾病房一圈后,也出了病房,朝楼下走去。

? ? ? ? 尽管绑架了人质,水蛇蓝欧鹭一行人还是一路畅通无阻的从四楼到了一楼过道。

? ? ? “狂徒,放下病人!别以为穿上马甲小爷就不认识了,脱下衣妖怪服,无非就是一群腌臜泼皮。”闻讯赶来的保安张少气喘吁吁的在一楼过道出口及时拦住了水妖,保安挥舞手中的黑色塑料警棍。扛着龙剑,走在最前面的鲢鱼毫不理会,继续朝外走去。“敢不听我张少的招呼,后果很严重!”张少手中的警棍扎扎实实的击打在覆盖鳞片的鲢鱼的胸口,鳗鱼怪身形一晃,发出啪的一声闷响。一击即中后,张少更是来劲,第二次挥出警棍,警棍抡圆了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再次砸向鲢鱼。鲢鱼虽然被砸得不痛不痒,但是还是抽出插在腰间的狼牙棒,迎向警棍。一黑一白在空中相遇,黑色的警棍被白色的狼牙棒砸飞,翻转着落向数十米外的树丛里去了。狼牙棒余势不减,砸在了鲢鱼肩头,随即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张少嘴里发出惨叫声,噗的倒地,痛晕了过去,灰色保安制服的肩头位置,鲜血像血色的玫瑰花似的渲染开来,扣在头上的保安帽也滚到了一边。

? ? ? ? 刚才的一幕,水蛇蓝欧鹭置若罔闻,只见它手一挥,水族精锐依旧是扛着龙剑的鲢鱼在前,其余水族在后,一行人出了住院部,朝住院部后面的花园小径走去。

? ? ? ? ? ? ? ? ? ? ? ? ? ? ? ? ? 龙泉剑客

? ? ? ? ? ? ? ? ? ? ? ? 二O二O年六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