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词鉴赏:《情丝》——你在天涯风似马,我点孤灯了余生。

再收到你的消息已是数年以后。当初我一意孤行,亲手将卿卿我我推出房门,从此与孤独为伴,血泪为餐。我曾猜测你恨我,背对月光不接受我的相思;我也猜测你念我,夜风温柔隐约有你声音。但我没想到的是,你已看破红尘,坠入空门。 我攥紧信纸,眼泪被烛光点燃,曾经的竹马青梅,如今在字里行间找不到心的归宿。好,既然你心诚皈依,我便陪你。让剪刀剪去我的头发,也剪断我的过去。一剪落姻缘,二剪断情丝。剪剪无悲喜,君我两不知。今后你为僧,我为尼,如若再相见,合掌道阿弥。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虞美人·听雨? 【宋】蒋捷

古人表达情感的方式与大家大不相同,他们不会把“我想你”直接写进诗句,而是把情感掰开揉碎藏进文字,然后让你去品,你品你细品。从“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品出独守闺房的落寞;从“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品出阴阳两隔的哀痛;从“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品出云淡风轻的焦急;从“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品出临别之际的不舍。

可情感这东西,藏得越深,伤人越狠。

李商隐有一首诗叫《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它是李商隐身居巴蜀之地寄给远在长安的妻子的一封家书,表达的是对妻子的思念以及设想来日重逢谈心的欢悦。情感藏在哪里?情感就藏在李商隐并不知道,他在写这首诗的前几日,他的妻子就因病去世了。所有的思念以及设想,只能停留在想象之中,再无相逢之日。诗中的温柔在这片绝望之中显得更加残酷。

残酷的不仅有死别,还有生离。

张生与红娘的……不对,与崔莺莺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全剧叙写了书生张生(名珙字君瑞)与相国小姐崔莺莺在仕女红娘的帮助下,冲破孙飞虎、崔母、郑恒等人的重重阻挠,终成眷属的故事。残酷在哪里?《西厢记》改编自唐代元稹写的《莺莺传》,对,就是那个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元稹。元稹笔下的张生金榜题名后抛弃了崔莺莺,娶了一位达官显贵的千金,崔莺莺的这一腔深情,终究是错付了。

可无论是藏在文字里的深情,还是躲在故事背后的伤痕,都需要极深的文字功底以及感情阅历,对于生活在快节奏时代的大家,实在是不容易。可感情这东西吧,你说想明明白白的直抒胸臆,也不好写,写少了晦涩难懂,写多了就矫情了。所以这不多不少刚刚好的词,就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

你猜这词中的女子最后落发为尼,是因为凡心已死欲了断尘缘,还是为了百年之后于我佛坐下再看那男子一眼呢?

原创音乐孵化平台——《情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