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坐进冬天......

春秋来信

倘若不停地将左边的椅子移到最右边,那么永远不需要碰到中间的那个。可倘若出现了那莫须有的第四张椅子,我也不明白...

还是冷到河水结冰的冬天里,这椅子又是什么呢,而最后坐进冬天里的第四张椅子又是什么。那年冬天,又是哪一年呢。我不得而知。

我所知道的,只有‘我爱你’。可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哈着气搓着手在耳边呢喃呢,还是用宽大的手掌拉过她纤细的手装进自己口袋里,又或者就这么牵着手,就这么吹着风,好像只要对方就在身边,好像只要眼睛里装满着彼此就足够了。

可是哪有这么简简单单的爱情。哪一天你莫名其妙不开心,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说要你开心点,可谁不想开心,可能她本身也不开心,却又怎么能让你开心。她想说很多很多,欲言又止,不知所措。她也在煎熬啊。最后,她只能说,不开心就早点睡觉吧。

梦也未必都是甜的,就好像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会顺风顺水。所以睡着之前,她可能在竭尽全力想着一切关于你,希翼梦里有你,至少有你的梦还不算太差。

可能你也一样吧,可万一那时候她已经不重要了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