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蜀山剑侠传》言外

因疫情被隔离澳门不得归家,便常去附近的中央图书馆看书看报。看完每天的澳门日报就会去书架浏览一番。哲学的、宗教的、社会学的先不看,在文学类看到《蜀山剑侠传》这部长篇武侠小说时,不由得苦笑了。


因为这部五百万言大部头的书曾被俺妈崇拜得五体投地。记得她说过,是在地摊上把这部书一本一本地凑全,当时是线装本,轻轻的,纸很薄,高高的一大摞呢!她说编辑把峨眉山景色和神魔描写得绝了,令她看得浮想联翩,爱不释手,但是我却连翻都没翻过它一页。后来这部书在一次运动中被烧得灰飞烟灭了。

来到澳门,因工作关系,我竟和这部书编辑的儿子同在一所学校共事了一段时间,进一步了解了书编辑的旷世奇缘。编辑李寿民虽是四川人,但在天津却干了两件轰动市民的大事。一是做家庭教书匠时携同大豪门小姐私奔;二是在天津《天风报》连载这部《蜀山剑侠传》巨著,轰动文坛。而他“还珠楼主”的笔名则另有故事,现在无暇细说。

无巧不成书,在澳门又认识了还珠楼主女儿的丈夫,他说他老丈人家里是没有一本书的,他写的那些神魔武侠皆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简直就如编辑身临其境一般,可见其聪明绝顶。但其女婿书架上摆着整整齐齐的那套书,我看这个这个极其爱买书的人也并没真正看完。

今天无聊,抽出了第一册,心想到底要看看如何这般吸引我妈,便坐在图书馆角落的沙发上一字一句地认真看去,语言倒是大白话,但到了第三回眼睛就打架了。于是干脆放到座位上写起了文章。我真是与武侠小说无缘啊!奇怪家里那么多的武侠小说都是妈妈买的,她一个旧时代的家庭妇女怎么对这类书如此感兴趣?她的女儿却看不下去,真是白学了文学系了!惭愧不如只读了中学的妈妈。

编辑虽然有才,却只活了59岁,他的一个女儿也只活了50几岁,但与我共事过的他的儿子如今还在做着政府学问部门的顾问,已经80多岁了。

这部书历来被评价极高。古龙说,还珠楼主的作品“海阔天空、任意所至、雄奇瑰丽、变化莫测”,是“承先启后、开宗立派的一代大师。”

金庸也说“我的小说创作也深受还珠楼主的影响和滋养。”

白先勇说他看了数遍,“这真是一本了不起的巨著。其设想之齐、气派之大、文字之美、冠绝武林。没有一本小说使我那样迷过。”

还有其他名家的赞赏,不一一列举了。

唉,如此被推崇的一部大作,我竟然看不下去,《福尔摩斯探案集》我却看得下去,可见我的兴趣取向和文学修养不对头,虽然我相信恐怕这辈子也看不完它们了,但我仍打算逼着自己再多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