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舞!舞!》: 要跳要舞,只要音乐没停

?

? ? ? 村上笔下的景一直是我喜爱的,这本书的景物描写和《挪威的森林》一样,清冷岑寂,一派冷色调画风,也同样有很多的死亡,确实,两部长篇都写于村上旅居欧洲期间,前后相差不过一年,都是在冰冷的冬季开始写的,无可避免地会带上异国标记,以及彻骨的冰冷。

? ? ? 两部小说的主题也都是孤独,无论是17岁的渡边还是34岁作为主人公的“我”,都是孤独的边缘人,都无法确立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位置,这份孤独感深入骨髓。如村上所言,正因为在异国他乡,生活异常孤独,才能在小说中把这种孤独感垂直地挖掘下去。

? ? ? 不同的是,《挪》是现实主义小说,而《舞》具有超现实主义色彩。至于这些超现实是真是假,到底是“我的梦境、是脑海中的意识流动,还是确有其事,越往后读这个界限愈发模糊。如此,那么羊男、五反田、喜喜、雪,究竟是真实的存在,还是作为“我”的一部分外延,竟也无从分辨。

? ? ? 主人公“我”到底在追寻什么呢?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连接”,至于其概念性的含义背后到底指什么,粗浅的理解是个人与周围世界的连接,是确立个人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所处的位置。

? ? ? 但是因为身处快速发展中的社会,这个位置也愈发难以确立,在“所谓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一切人和事物都处于永恒变化的状态,“时代如流沙一般流动不止,大家所站立的位置又不是大家站立的位置。”

? ? ? 社会的价值观也不再遵循已有的准则,? “资本这具体之物升HUAWEI一种概念,说得极端一点,甚至是一种宗教行为。人们崇拜资本所具有的勃勃生机,崇拜其神话色彩,崇拜东京地价,崇拜“保时捷”那闪闪发光的标志。除此之外,这个世界上再不存在任何神话。在这样的世界上,哲学愈发类似经营学,愈发紧贴时代的脉搏。”

? ? ? 在这样一个混乱无序、物欲横流的世界,作为喜欢听过时唱片的“我”,喜欢开老牌斯巴鲁的“我”,作为这个时代的落伍者,我只有不断地“跳舞”,不断地思考,不断地确立我和周围世界的连接,才能找回自我。至于找回没有,确立没有,结果不甚明朗。

? ? 说到底,村上是真诚又悲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