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暗涌

‘01,

“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到头了。

两个月之前生活倏然瘦了下来,我就不再工作了。因为我没办法专心致志,泪水总在我不知不觉时悄然出没,滴在办公桌、地上亦或是滑落进嘴里,感觉到了咸味才察觉。有人在背后议论或者当面调侃,他怎么了?一个男人有什么好哭的?!

我控制不了泪,控制不了别人的言语和眼光,控制不了想念,我能做的只有沉默和离开这儿。

接着我一个人又努力地过了三个月。因为开始不工作时,在床上睡了不知几天几夜,咕咕响地肚子叫醒了我,我突然就想来了母亲。为了她,我也要努力地活着。起床给自己泡了杯牛肉方便面,想着母亲做的红烧肉,慰藉着肚子和心。

三个月里,我看书写字,还有买彩票。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中大奖,一切都解决了。一部分给母亲养老。一部分拿来买一套房子和一个车子,在她所在的城市里。我去她的城市工作,工资不用太高,只要每天睡醒能第一眼看到她,就够了。我的生活又会重新丰满起来。可最多只中过一次,奖金10元。10元走不到有阳光和有她的地方。

看了很多书,看得累了就睡了,在梦里延续故事。醒来接着看,然后又累了又睡,梦里总有个人拿着一根风筝线,在地上奔跑得满头大汗。抬头看向天空,心爱的风筝早已经挣脱了线,往更远地方飞去。我急得不知所措。这种感觉很熟悉,如同我小学放假因为贪玩,要开学了作业还没做,我就急,急得不知所措。还有她临走之前说的话:这么多年都是这样,大家要三十岁了,我要三十岁了!以后人生怎么过?俩人养活自己都困难,还能养个孩子吗?。也是熟悉的感觉侵袭。我不知道这么多年自己都干了什么,没有赚到什么钱,或是赚到的钱付不起这城市房子的一个首付。没有给她安全感,她要三十了。一个女人从二十四岁跟着我,我竟没有给她什么!我开始着急,急得不知所措。

我也写字,放在网上没人看。大家都挺忙的,没有人会在意我。但我却认识个姑娘,她要约我见面......。”

02,

早上7点多是上班高峰,人车如流如织。老王被堵在红绿灯处要等待99秒,他拉起手刹,拿起来手机刷资讯。却不知被哪儿弹来的一篇文章,看得如痴如醉,恍惚间似曾相识。

突然“砰砰嚓!”的声响震醒了老王,他环顾周围,最后在左边倒后镜里看到,一个女人和一辆电单车倒在他的后车门边。

老王赶紧放下手机,打开车门。第一时间扫视检查自己的车,这是新买的沃尔沃,花了不少大洋。很不幸第一眼就看到了车后门被撞凹了一大块,还有几条鲜亮刺眼的擦痕,“我X!”,老王心疼得一抽。

转回头看刚蹒跚站起来的女人,暗黄色长发及胸,整个头低下去,头发遮住了脸,完全看不清表情。脚上的鞋只有一只,肉色丝袜膝盖处裂开了两个大洞,脚踝处褶皱像堆叠的皮肤,劣质丝袜。老王看看女人又回头看车,蹲下身子再次仔细检查。看到一只坡跟凉鞋在车下面,牵出来丢在女人脚下。

“人,没事吧?”老王压制心里的火,努力保持礼貌和涵养。

“谢谢,谢谢!”,女人并不抬头,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只能从频繁点头里确定是感谢。

后面一辆红色货柜车,高高在上的司机面无表情,垂着眼帘漠然看发生的一切。看到绿灯闪现,也没有转换车道或滴喇叭提醒老王先把车挪开,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大概是最清楚这女人怎么骑着电动车撞上老王车的,可他就这么冷冷看着,像个看透万年人世间的上帝。

老王不明白,他车停在双向车道的边上,隔壁是逆行车道,按照女人车头和摔得方向,她是逆行,怎么就呼地撞在他停着的车上。难不成大清早的逆行还发呆?

此时一个骑男装摩托车小伙子过来。他把摩托车停在马路牙上,过来扶起来倒在地上的电动车,把它推到他放摩托车的边上。女人大概还是摔疼了,一瘸一拐跟着过去了。

老王也跟过去。

03,

老王平时上班没有这么早过,所以走得并不急。就在早上刚醒来时,妻子睡眼惺忪蓬头垢面跟他说,你送下儿子吧,我今天早上有个会,刚想起来,我得赶紧走,7点半之前要赶到。老王半天没说话,昨晚他是有计划的,按了按棉花似的肚子,本来想着要去跑步和运动,看来又要泡汤了。

他没有借口拒绝,只是有点扫兴。

看着孩子蹦蹦跳跳进了校门口,他掉头开往企业。3公里路程红绿灯太多,早上上班的人们匆匆忙忙,像下雨前着急搬家的蚂蚁,成队或者单独行动,忙个不停。堵车时看手机是习惯,刷刷资讯看看文章,多少脑海里还有些青年时文艺的渣调。

对,是青年时。他也曾跟喜欢的女孩谈着缤纷的恋爱。最后落入俗套屈于现实分了手,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熬不过去了。像刚刚看的文里主人公的“我”一样。

人一旦放下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臣服于现实,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小王娶了个相亲女子,完成繁衍,从小王蜕变成油腻老王。那些沸腾文字和感伤从此隐了身。他发现了平常日子的富足和乐趣,世界远比想象中辽阔和多彩,也更加现实得有线可循。换一种方式一样可以把生活过得如鱼得水。

他现在关注点是,他新买的沃尔沃,他们要赔我多少钱?!

“我这,你们俩谁负责?”

两个人声音都不高,窃窃谈了很久。大概情况是,小伙儿摩托车闪了一下女人的电单车,女人没受到惊吓没掌握好,摔倒时刚好又撞到老王的车。

“你们是不是逆行了?!”老王要先理清责任。

“赶着上班,迟到了要扣全勤。”小伙能接上话。

“我这新买的车,去修至少也得1000元!”

女人还是不吭声。她大概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要报交警过来吗?交警来你们的车肯定是要拖走的了。”老王皱起眉头。

“能不能?......,听说你们车不是都买有保险吗?”小伙儿有些嗫嚅地说。

老王有些恼火。看来一下子是解决不了了。他走过去从后尾箱拿出来三角警示架,放在车后面两米位置。这时他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个货柜车悄然走了。

他又打开前车门,摸出来手机和一包贵烟,再次折返到马路牙上的俩人身边。

04,

老王抽出两支烟,先递给小伙儿,小伙推却说不抽不抽。老王就自己点上一支,把另外一支放回烟盒。

“你俩看看要怎么办吧。”老王吞了口烟,“是分摊还是每个人出多少?还是叫交警过来处理?我车这样肯定是要修的,不是不能报保险,但明年我保险费会上涨,一样的损失。”老王条理分明。

俩人面面相觑,又沉默低头。

老王看这样子说,“你俩慢慢商量,我等你们。”

随即又拿起了手机接着往下看,“姑娘说在纪念公园见面,让我手里拿一本沈从文的《边城》。我去了。

我坐在石凳上,腿上放着书,书名朝上。看眼前过去的每一位女性,猜想是哪一个。这是我这段时间以来最专心致志做的一件事了,没有眼泪没有情绪,满脑子都在想象这位姑娘是谁。可直到天青黛,也没有出现。我沮丧到了极点,她可能来了,可能是看到我了,只是不想上来打招呼吧?我应该整理下自己形象的,我胡思乱想着站起来漫无目的的走。

华灯初上,霓虹开始闪烁。

路边有满身刺鼻香味的女人招呼我。像是被巫师招了魂,我跟在她左一下右一下的肥硕臀部后面,走进一间昏暗的单间房。这里仅能容得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床单不平整,让我想起来人在上面痉挛的表情。

女人牵我的手示意我坐在床上,我心底不知哪儿冒出来一丝厌恶,又有另外一股邪恶的念头来怂恿它,遏制它,扭转出一种快感来。快感把我拉入未知犹如深海的空间,氧气似乎不够开始呼吸急促,越来越急促,不知所措的感觉也开始显现,耳朵开始有轰鸣的声音,可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缓慢得好像随时会停止,迎不来下一个声响。突然魔幻般脑海中闪现她的笑脸,洁白牙齿和盛满星星弯弯的眼睛,一个两个三个.......,周围都是。一个世纪过去,白垩褪去,海床变成高山,我浮出海面,抬眼看到昏黄的灯,听到洗手间呼呼啦啦的水流声。我站起来平静地走了出去,没有理会身后传来“哎——,哎——”的声音。

我还是忘不了她,还有自己的挫败感。

在商业大楼通往32楼的电梯上,我想自己终究还是要对不起母亲。她把我带在这个世界没有问过我是否同意,我要走也没来得及问她是否同意,算是扯平还是生生世世都要亏欠,我都顾不得了。”

05,

“老板,嗯,老板,你看这样行吗?”小伙子走过来把老王扯到现实。

“啊?你说什么?”老王回一下神。

“老板,大家都是小打工的,工资也不高,但,但大家的确错了。”小伙儿说得真诚,微胖的脸有些红,眉毛皱成一团,略薄的嘴唇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我这两天晚上摆地摊,老婆工厂最近国外订单出不了,全部停了。想着挣个生活费,熬得晚了。今天起晚了有点赶,看红灯没车,就从这边拐个弯......”

“我也没注意到他,吓了一跳,不知咋着就撞到了。”女人声音还是很小,还低着头,“我男朋友说要跟我分手......。”末了又幽幽冒出来一句,接着有水滴落在脚尖的地上。

老王刚从一个感伤故事里面被拽出来,接着又两个真实故事抛砸过来,他不知真假有点懵。但看得出来俩人的真诚。如果他们要跑,他也是没办法的,即便报警,也是要耗时间和精力。

“遇到啥事,也不能不注意安全啊!”老王嗔怪道,“好的是人没事,万一人出事了呢?!不遵守交通规则,出了事自己能承担得起嘛!”

“老板,这样,我俩一人出500元,一共1000元赔偿给你,你看要怎么修车,大家也不懂。行不行?”“我俩互不追究了,就共同赔你!”小伙儿迫切地接着说。

老王沉默了一会儿,这修车肯定不止这多钱,单补漆都差不多几百大洋了。他盘算着究竟要花多少钱,还有修车这几天要么搭车,要么就要用妻子的车。

“老板?行不行?大家也是尽了力了,500元我一个多月的房租都没了,”小伙儿看老王沉默,生怕他不同意,接着诉说自己的困境。

“唉,好吧好吧,就这样吧。”老王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这钱肯定是不够,但看大家也都不容易,以后要注意啊!下次可碰不到我这么好说话的人了。”

“谢谢,谢谢!”女人终于抬起了头,头发自然滑到两旁,小麦色的脸庞让笑起来的牙齿更白,刚滴过泪的眼睛弯成一条星河。

老王怔了一下。想到了那个要跳楼的“我”的她。

06,

老王打开手机,俩人各扫了500元给他。

“你确定你没摔伤吗?”老王收起手机又问了下女人,不,女孩。“没事,擦伤了回去搽点药就行了。”女孩受宠若惊地接着话回答。

“好,那我走了,”老王走向车子。车流遇到他的三角标识有序的避让换道往前流淌,并没有造成大堵车,也没有人在意他们出了什么事,一切都漠然地照旧进行。

老王发动车子时望了望,俩人也分别骑上车各奔西东。这儿的一切像什么没有发生过,除了他车上的痕迹。可暗地分明有了变化,他们手机里各少了500元钱,他手机里多了1000元。1000元扔进去修车,车恢复到跟之前一样,也会没了痕迹,看不出来曾经遇到什么样的伤痕和暗涌。如这这来来回回的每个人,心里别人所不知的,是多少波涛汹涌和曲折轮回。它们和现实生活 ,相互滋养和交织攀爬。引领走向不同的人生和遭遇,而不如愿永远都是生活的基调,上面跳跃着欲望和失望,挫败还有希翼,高高低低。

老王车子滑向企业,穿梭在清晨阳光透过树叶的斑驳里,似乎一切都热气腾腾和朝气蓬勃。工作还是要认真对待的,这是他安身立命能买沃尔沃的根本。车子修也还是要修的,但它理所当然要被排在工作后面。中年人从现实里学习到重要的本领是,面对任何事都能波澜不惊有条不紊,分得清轻重缓急,从而,从容不迫。

临下车老王拿起手机看结尾:“楼顶的风真大,我走向边缘。边上有围墙,有我胸口这么高,我用双手尝试撑着跳上去,几次都没有成功。这时手机叮一声有信息,摸出来看,是她:我在家,等你回来。我不该把对人生的失望加注到你身上。我想,有你的日子就是平常,也是有意义的,大家一起面对未来吧。”

老王眼眶一热,心头一酸,滑闭手机。长出一口气,伸伸腰理了理松软肚皮下的皮带,抻拽下衣服,下车关门。迎面碰到同事兴致勃勃清脆的问候“早!王总。”

“早!”老王昂首挺胸走向办公室。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