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

断开,舍得,离开。

结婚十年,我终于还是提出了离婚。

现在是夜晚的十一点,躺在床上怀里抱着正沉沉睡去的小儿子。年初六的夜晚已经听不到任何的鞭炮声,安静到感受不到一丝新年的喜悦。

新年伊始,这个对于武汉乃至全国人民来讲是个多灾多难的鼠年。对于我来讲却是断舍离的一年。

我已经忘了,有多久没跟他一起带孩子到外面吃饭逛街了,好像早已习惯自己一个人带两个儿子到图书馆看书,带他们去吃最喜欢吃的自助餐。而他从不过问也根本不可能提出同行的意愿。

我已经忘了,上一次跟他谈话是什么时候了?半个月到一个月的通话记录里根本没有他的号码。他的微信我已经删除,有时候因为接送孩子,我也是用发信息的方式告诉他我接不了孩子,如果他不回信息,我宁愿自己赶回去接人也不愿打电话叫他。

大家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像是两条不可能交集的直线,陌生到让人心有恐慌。

上年开始,他不再愿意工作,天天在家睡醒去打麻将,打完麻将回家吃饭,吃完饭继续打。

我上班下班,接孩子还要教他们作业。他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没有向他发脾气,我在等,等一个机会。

等一个让我自己能彻底放弃他的机会。

所以,他不上班我不说。他不理孩子,我也不管。他骂他自己的母亲,我更视而不见。家庭乱了又脏,我也当没看见…

年前,我试着跟母亲说,我离婚怎么样,

我一直比较担心母亲会伤心,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女儿有一段不幸的婚姻。

我意想不到母亲竟然说,只要你觉得过不下去就离了吧!

也是,结婚十年了,他陪我回娘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人家年初二带老公回娘家年审,而我每年都是自己领着儿子回娘家。这样的女婿有跟没有完全一样。

看到母亲如此坦然,我心突然一松,便说出他在网上借钱,追债的打电话向我要钱。

我妈气得只怪我当初死要嫁给他。我说人总会遇到各种波折还有各样的人,遇上他也是天注定的。

母亲沉默一会儿就说你自己想好便好。

毕竟离婚不仅仅是俩个人的事,我最担心的还是母亲的态度,既然母亲都能放得开,我便无所畏惧。

年三十夜,他又早早出去打牌,我语气平静地打电话给他让他回来我有事跟他谈。

他回来看到大儿子站在那里流泪,他说她打你了吗?大儿子也不看他一眼便跑回了房。

我说大家年后去离婚吧!我已经告诉他们了。

他一脸怒容,我一脸平静。他站在房门口,我坐在梳妆台前。

他说好,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说没有了。

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离开了。

结婚十年,五年前我就想离婚了。可能因为心生不舍,不愿断离,所以始终不能狠下心来。

或许,我就是在等一个机会。

一个缘尽的机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