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还不如一副药

穆兰只有在每月那几天亲戚来,在床上疼的死去活来时才觉得自己需要找一个男人。

痛经真的很难受,肚子里像翻江倒海一样,每次痛经她都觉得要死了一样。她想起没离婚的时候,每次来月经,老公都会准备红糖水,她一喊疼,老公就温柔地帮她揉肚子,她发出几声就舒服的呻吟声,然后沉沉的睡去。

今年她四十五了,岁月过得那么急,她需要有个男人睡在她的身旁。 哪怕只是在她痛经时,递过来一杯热水。

穆兰决定去找一个可以共同生活的男人。 她受够了只有炮友的生活。大叔鲜肉,奶狗狼狗她都经历过,又能如何?他们怀着各自的欲望,求刺激的,要钱的,也有向她一样离异多年只为解决生理需求的。她觉得男人天生贪婪,有的求的多有的求的少而已。

回头想想离异的老公好像所求不多,一心一意为这个家好。可是那时太年轻,觉得老公太窝囊,生活太平淡。她去追求激情了,没想到,激情过后只剩悲凉了。

中年女人哪有什么爱,中年女人心里只有钱。等到了一定年纪,钱也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当你捂着肚子疼的死去活来时有人能递过来一杯红糖水,帮您揉揉肚子。

穆兰半开玩笑的叫闺蜜帮她先容。闺蜜调侃说,穆大美人你还缺男人嘛?穆兰说男人倒是不缺,缺老公。

闺蜜还真帮她先容了一个,是个中医学院的男博士。长得平平无奇,好在也没有中年男人身上那股油腻感。

穆兰和他见了一面,肉体上没有冲动,却觉得在精神还可以聊一聊。 于是有事没事就约出来聊一聊,一来二去还聊出了零星的感情。

两人第一次开房也是顺其自然,到那个火候自然而然就发生了。男博士闭着眼? 吻下来,没有先吻嘴,大概是四十多岁的男人都没有先吻嘴的习惯了吧。他先吻她的颈脖和额头之后才去碰嘴唇。还好男人没有口臭,没有金属味,没有食物残存腐烂的味道,这是一张正常的男人的嘴巴。他吻得很认真,前戏做的也还不错。就是他进入她的时候有点像一只爬在她身上的青蛙,脚趾抵着与她的脚心。 她想男人到了这个年纪或许都会有点不自信吧。

穆兰邀请男博士到家里住,男博士有点不情愿,是她百般讨好说是她的房子大一点住的会舒服一点,离他工作的学院近,他上班也方便。 男博士有个儿子跟他前妻生活,他不用操什么心,按时打生活费就可以了,男博士就住了进来。

穆兰想着太好了以后痛经时有人揉了。奇怪的是男博士住进来以后,每天熬各种药汤给她吃,穆兰来月经以后好像不怎么疼了。

但是家里有个男人总归是好的。灯泡坏了有人修,马桶堵了有人通。男博士眼光也不错,给她买过几件首饰,大方简约是她喜欢的风格。她再也不用做饭和刷碗,男博士下班早,等她回来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为了表示报答,她隔三差五的也会送男博士几件价格不菲的衣服和手表。

有一段时间男博士心事重重,做饭也心不在焉的,穆兰问怎么了?男博士说他前妻来找他了,儿子今年毕业,考研没考上,前妻的意思是让儿子出国,想让他负担这笔费用。

离婚的时候,男博士把大部分财产都留给前妻了,这么多年一直住在租的房子里,虽说是个大学老师吧,但是工资不高,除去房租和每月给儿子的抚养费,几乎不剩什么钱,这次前妻让他出这个钱,明显是知道他找了个富婆。

虽说明白前妻的小心思,可是儿子是自己的,确实出国读研对于儿子会有很大的提升,他内心还是倾向穆兰能出这钱。

穆兰冷笑一声,原来你这么多天装模作样,合着就是等着我来主动问你呗,我又不是冤大头为什么出这个钱。

“企业这两年效益一直不好”

“能不能先给我拿一点,就算我借的。”

穆兰不再作答。

两人僵持了两天,男博士试着主动示好,穆兰冷着脸也不搭理他,几天后,男博士识趣的搬走了。

男人哪有不贪的,只是有人贪得多有人贪得少,有人暴漏得早有人暴漏得晚而已

在一次无法忍受的痛经之后,穆兰去了医院,医生给她开了痛经缓解剂。片剂,痛经的时候吃一片就行,睡得还香。 穆兰心想,妈的,找个男人还不如去医院开一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