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引爆者/蔡国强

“做火药就像谈恋爱,又爱又怕,撒多了一片漆黑,撒少了点不着,小里小气。我一直在不安和偶然性中徘徊。你越是想控制火药,往往越无从入手。创作的结果永远难以预测,而这正是最有趣的部分。在我眼里,火药的精髓包含宇宙的能量。即大家和宇宙都来自于混沌之初的爆炸。”--蔡国强

蔡国强

蔡国强,1957年生于福建泉州,1981-1985年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1986-1995年旅居日本期间开始以火药创作绘画,后渐推大其作品的爆破规模和形式,遂成室外爆破的个人风格。




蔡国强出生于一个传统的大家庭,对他影响极大的奶奶其祖上以制作火药枪支为生,他也戏称自己是“被神眷顾的孩子”,作为艺术家的蔡国强有着离经叛道那浪子一面,作为长子长孙的蔡国强有着眷家归巢那温良一面。蔡国强讲自己的父亲是一位爱画画看书写字喝酒的隐忍者,曾做公家书店经理的父亲将全部工资用来买书,在文革中为了保全家庭又在夜中烧掉心爱藏书,蔡国强回忆已经逝世的父亲是一位胆小谨慎的勇敢者--老人家用绘画写字读书为自己造了一个壳来逃避现实。蔡国强斟酌许久慢慢讲:自己如父亲一般也是个胆小谨慎的人,年轻时会觉得父亲很“无能”,如今发觉父亲隐忍倔强的姿态也是一种勇敢,隐忍其实很内耗一个人。





蔡国强在100岁的奶奶面前还是一个手舞足蹈的孩子模样,嬉笑着讲要为她做一朵美丽的烟花,2015年于故乡泉州为家人做了一个项目《天梯》,既满足自己多年的夙愿,也是送给家人的礼物,耗费了巨资和精力。妻子顶着压力陪着他走完作品从设计组装到引爆绽放,她在烟消云散后情不自禁地大哭,蔡国强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安慰。正如他自己所讲,喜欢好玩的事情,巨大的能量可以击碎引爆自己,如果十分钟想不出一个绝妙的点子那就不用再浪费时间。

《 天梯 》


《天梯》引爆攀升

这位在访谈节目中聊开心了频爆粗口“我cao”的蔡国强会坦诚地讲没有谁不渴望成功,每一个时代的真正艺术家都在生存和创作的旋涡中挣扎,创编辑都是站在悬崖边缘玩死里逃生---谁不知道退一步的安闲?他也狡猾地讲艺术家需要财阀的供养,成功是一种诱惑也是一种束缚,他成功了便要坦然接受“天才”这个称谓。

《 一夜情 》

被人问到自己的天赋是什么?蔡国强笑称--我是一个浪漫的男人。2013 年10月,他在巴黎卢浮宫与奥赛美术馆之间的塞纳河上,创作观念爆破作品《一夜情》。他在河畔支了50顶帐篷,募集了50对情侣志愿者于夜幕下烟火中的帐篷内亲密做爱,亲密姿态影影绰绰映在帐篷壁,烟火喧嚣不断。蔡国强当时向法国主办方提交方案时强调--这一晚是世界与巴黎的一夜情,这件作品只能在巴黎诞生。当然这狡猾深深地打动了法国人,我倒觉得蔡国强的天赋不仅仅是浪漫而是丰富的平衡感,福建人善经商,他有着艺术家的敏感热烈,也有着商人的敏锐精明。

2008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大脚印

2008年,蔡国强担任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开闭幕式核心创意小组成员及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创作家喻户晓的焰火作品"大脚印"。

《蔡国强:九级浪》开幕式??


《蔡国强:九级浪》开幕式


《蔡国强:九级浪》之火药陶瓷《春夏秋冬》局部

2014年,蔡国强担任北京APEC会议焰火表演总设计,同年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蔡国强:九级浪》,开幕式上于黄浦江实施白日焰火《挽歌》,展览中出现了他的新玩法--火药陶瓷,烟火引爆后尘埃洒落于白瓷,营造出废墟末世的环境脆弱。

《空中花城》


《空中花城》


《空中花城》


《空中花城》


《空中花城》


2018年,蔡国强在“鲜花之城”佛罗伦萨实施白日焰火《空中花城》,他笑称在米开朗基罗广场上放烟火给大卫(雕像)看。《空中花城》以波提切利名作《春》为灵感以“春雷”为序幕开场,包括“西风神与大地女神”、“花神”、“维纳斯”、“三女神“、“精神花园”、“红百合”六幕。13分30秒中喷射近五万发特别制作的烟花,这是蔡国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而最复杂的白天烟火爆破计划,为文艺复兴之城带来一场百花齐放的献礼。

《撞墙》


《撞墙》


《撞墙》

蔡国强也怕功成名就后的“江郎才尽”,无名小卒时怎么走都是向前迈进,如今每走一步都是负重前行,但真正的创编辑都是野性十足的“野生动物”,不沉迷做一只宠物就还有创作的动力,以前是在生存和自我之间挣扎,如今是在诱惑和理想之间挣扎,挣扎很好会让人痛苦反省去沉淀作品。他也坦然并非所有作品都称得上艺术品,有些只能成为商品或政治作业,要在自己和作品之间找一个平衡点,好玩有趣充满挑战去让人死里逃生就蛮好,艺术家最怕雷同。

《海市蜃楼》

蔡国强的作品单单看图片并不佳,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一部记录片《天梯》,以及蔡的工作室整理的作品录像。有人喜欢烟花绽放的绚烂,也有人喜欢将要陨灭的寂寥,去看动态影像兴许感触更深,祝好。

《彩虹桥》

后记:不知大家看许知远的《十三邀》嚒,建议按马东-姜文-西川-陈嘉映-蔡国强-蔡澜的顺序看看,大概会有一种商人--顽主--诗人--哲学家--艺术家--老人的层次,马东和姜文是顶聪明的悲观者,他们活在自洽里,算不上多高兴多开心;西川和陈嘉映经历过知青下放和改革开放,年岁让他们睿智豁达,算得上平静坦然;蔡国强和蔡澜一生在国外游历,眷家的浪子,聪敏浪漫的自娱自乐。如果能选一种天赋,我独独稀罕浪漫这种秉性,正如西川的选择--世间只有一本书可许我读那定是《庄子》。至于许知远,你也不用嘲讽他,他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人生际遇很顺滑以致无需考虑生存的挣扎,他只关心生活的意义和人应该相信什么。我也不喜欢他一采访女嘉宾,怎么只谈外貌、爱情、家庭等性别学问,只与男嘉宾聊历史、哲学、艺术、学问、理想等人类议题,是偏见么?这个社会学问只教导女人圈住一个家庭的成功学,驯化女人体验孕育的使命感,男人则被教导体验创造者的人生巅峰。有一次,我蛮认真的与徐医生开玩笑:“男人是不是因为生不了孩子,所以特痴迷创造其他东西?创造活动是一种无性别差异的孕育?”徐医生若有所思的回答:“男人不会在意女人耿耿于怀的事物,但很在意来自男人的欣赏,你造出别人造不出的东西的确是一个命运激赏。”我只觉得女人首先也是一位人,别总是沉迷于鸡毛蒜皮,这世间有趣的玩意儿太多,别辜负了自己。

文字:杨小邪

图片:来自网络&蔡的工作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