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相见,只为报复她当年的辜负

“先生,请问要加几……号油?”

见鬼!怎么会是他?

林芮果断地想转身跑开,奈何对方也是第一时间将她认出来。

洪门杰摘下银色的炫酷头盔,惊讶地大喊一声:“林芮芮!什么鬼?你成加油站小妹!”

林芮觉得此时再跑开更难堪,只能咽下心里的苦涩,逼自己用最平静的声调开口说:“请问,要加几号油?”

洪门杰收起一开始的惊讶,甩甩有些过长的刘海,还特意呲笑了一声。坐在后座的女子莫名地看看这两人,下巴搭在洪门杰肩上柔柔地问:“杰,你们认识?”

林芮差点溜出口说“不认识”,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洪门杰倒是干脆地说:“她叫林芮,你的上任,我的前女友。”说的时候声调有些冰冷。

林芮看着洪门杰那辆炫酷得有些风骚的摩托跑车,和后座上长相柔美的女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曾经,她嫌弃过洪门杰当成宝贝的摩托跑车;如今,他开着心爱的车,载着听话的姑娘,而她林芮却成为了自己当初最瞧不起的那种人。

林芮没有接话,那女子自己反而有些尴尬,还有些傻气地问洪门杰:“那你们需要聊聊吗?”

林芮觉得完全不需要,最好立马滚蛋。可是洪门杰却想,想要聊聊。他让女朋友去隔壁的便利店买饮料,女朋友乖乖地离开。

“怎么样?这是我的现任女友,欣怡,还不错吧?特别听话!而且觉得我哪哪都好!”

林芮见不得他一副骄傲自大的模样,淡淡地怼了一句:“当然,这个世界上被眼屎糊了眼睛的女子多了去了!”

“靠!林芮!以前交往时你就这副瞧不起我的样子,现在咱俩各归各的,就你此时此刻这副德容,你好意思挤兑我吗?”洪门杰啪地打开油壶嘴,“我是来加油的,你是加油妹,我是客户,我是你大爷!”

林芮觉得洪门杰的幼稚又犯了,当初他们会分手,原因就是林芮觉得他不够成熟稳重,那时的林芮有家世有颜值,很多时候都将洪门杰判为“配不上她的男朋友”,所以后来的分手是必然的。

只是,现在的林芮,今非昔比,职业现状,工作地点都无时无刻显示着她的难堪,更不想和前男友纠缠不清,那样只会更……无地自容。

林芮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丢了个有点假的笑靥,“我谢你大爷的!大爷,您加几号油来着?”

洪门杰磨了磨牙,有些不甘心,“95加满。”

林芮立马插卡,上油枪,加油。洪门杰没有从摩托车上下来,油壶嘴在座位前方,林芮加油时两人离得很近,林芮把脑袋放得很低。

洪门杰觉得他应该会闻到林芮身上臭烘烘的汽油味,然后就可以以此挤兑她,可是他没有闻到汽油味,却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就是当初那个坐在他摩托车后座边嫌弃他边搂紧他的女子身上好闻的味道,属于林芮的味道。

洪门杰有些迷茫,等到他女朋友欣怡拿着饮料过来喊他,他才惊醒,顿时有些恼怒,觉得自己对林芮还有一种念念不忘的情绪,而对方却自始自终瞧不起他,甚至玩弄他的感情。

洪门杰的脸色很不好看。

林芮加完油退开几步,职业性地说:“一共五十二块五毛,先生,你可以选择付现金或者微信支付。”

洪门杰微扭头说了句“上车”,欣怡乖乖地坐上后座,并递了瓶饮料给他。洪门杰接过饮料,看了一眼,不经意愣了一下,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块,连着手里的饮料一起扔了过去。

“多的算你的小费!”很冷的一句话,伴随着扬长而去的摩托跑车。

饮料砸到地上的时候溅了出来,洒在林芮的布鞋上。此刻的林芮不仅仅难堪,在众目睽睽下,在其他同事的眼光下,林芮的尊严被报复性地践踏而过。

双手勒紧身上的腰包,林芮咬牙切齿地在心底劝慰自己要忍下。

要忍下!对,没错!忍忍就好了!

后面还有其他人排着队加油,林芮弯腰捡起钱和饮料瓶,一看,也是愣神,她想起来了,当年,当年她和洪门杰分手时,她也是如此狠心地朝洪门杰扔了一瓶饮料,就是此时地上的这个牌子的饮料。

突然间,她似乎能体会到洪门杰当年的那种恨和痛,只怪当年她的心太狠了。

排队的人按了声喇叭,林芮回了神,看着手里的饮料,一脸的苦笑。

遇到洪门杰,林芮只当是一个意外,往后的日子还是会平静的过,林芮是这般想的,可是老天爷不这么想。

两天后的中午,天气炎热,一辆红色小轿车开进加油站。

对方摇下车窗,林芮职业性地笑着问:“你好先生,请问加几……号油?”

林芮愣神了。老天爷你家个皮卡丘啊!

当初林芮选择在这家加油站上班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这个位置离她原来的家很远,遇到熟人的几率不高,事实证明,她在这里上班了大半年,确实没有遇上什么熟人。

可是,两天前,她遇到了洪门杰。现在,她又遇到了他,任泽。

洪门杰是她的前男友,而任泽,是她的前前男友,也是她的第一任男友。

遇到洪门杰,林芮自认还可以应付自如,可是遇到任泽,林芮就彻底投降了。

林芮认出他,任泽自然也认出她来,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默。林芮说不准,任泽会是何种心态,何种反应。

“爸爸,阿姨问你要加哪种油呢?”后座伸过来一个可爱的小脑袋说道。

爸爸?这是任泽的女儿?他都有一个差不多五岁的女儿了,时间过得真快!

任泽揉揉女儿的脑袋瓜,甚至没正眼看林芮,“95加三百。”很平静的语气。

林芮连应声“好”都做不到,接过他手里的钥匙开了油壶,加油时林芮握着油枪的手都微微有些发颤。

好不容易加好油,林芮深吸口气,小心翼翼把钥匙递过去,“付……现金或者微……微信支付。”

林芮有些怕,怕任泽会像洪门杰一样,拿钱砸她!可是想想,任泽应该不会像洪门杰那般幼稚。可是又想想,任泽对她的恨,或许比洪门杰更深!

林芮有些抓不准。最后,任泽递过来一张加油卡。林芮谢天谢地,伸手去接。没接住,卡掉地上。

林芮愣了,不是她没接住,是任泽没等她接住就松手了。

“怎么,是你捡还是我捡?”清冷的声音钻进林芮的耳朵里。

林芮突然想到,许多年前,有个温和的青年,带着暖暖的笑容,对着自己百依百顺。可是那时自己高傲自信,趾高气昂,从未顾及他的任何感受。分手时直接了当,毫无挽留的余地,当时的林芮很干脆,干脆得有些无情,甚至,在众人面前对他一番冷嘲热讽。

林芮弯下腰捡起加油卡,逃跑似的去柜台刷了卡,再回来时硬着头皮把卡还回去,任泽没有任何为难地把卡收了回去,然后问:“厕所在哪?可以麻烦你带一下我女儿去厕所吗?”

林芮艰难地眨眨眼,“好……好的。小朋友,跟阿姨到这边来。”

林芮牵着乖巧的小妹妹去后面的厕所,等她进去后,林芮一个转身立马吓了一大跳,任泽就站在她后面。

林芮想说,这是女厕所。可是任泽一把拉住她,把她推到墙上,夹住她的脸颊便强吻她。

林芮害怕地挣扎起来。任泽吻得很粗暴,带着一种肆虐的报复。

任泽吻的时间并不长,他干脆利落地松开,看着林芮一身狼狈。

“你也不过如此!”任泽轻蔑地说,然后等待林芮的反击。

林芮伸手想甩他一巴掌,可是任泽轻易地就抓住她的手,居高临下地问:“怎么,你还以为你是那个可以有大小姐脾气的林芮?”

再次受辱,林芮心里歇斯底里又要强忍着压低声音,“任泽,你到底想怎样?你是为了报复我的吗?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恨够吗?你女儿都这么大了,还不肯放过如今这么狼狈的我吗?”

任泽放开她的手,眼神有些深邃,“是,我是恨了你很多年,当年我全心全意地爱你,后来你不爱我了,你可以放手,可以离开,但是你不能在所有亲戚朋友甚至是我父母的面前那样地羞辱我!你知不知道,我妈去世前对这件事还耿耿于怀,你叫我能不恨吗?”

林芮也是怒急攻心,满脸悲愤地说:“是,我就是羞辱你,我就是把你一颗真心踩在脚底下,那又怎样?你来报复呀!我林芮什么时候需要怕你了!”

“是嘛?”任泽勾勾唇角,“如果是丢了工作呢,被房东赶出去,无处容身呢?如果是没能及时给在医院的母亲缴医药费呢?你还能这样慷慨激昂?”这些事情,任泽当年都经历过。

“任泽!”林芮气得咬牙切齿,“你到底想怎样?给个痛快吧!”

“我想怎样?”任泽脸上闪过一丝痛楚,“是你该好好想想自己要受到怎样的惩罚,才对得起你当年对我的羞辱。”

任泽退开了和她的距离,咽下心中的苦涩,继续扮演高高在上的角色。

“惩罚?”林芮张张嘴,声音有些沙哑,“难道我现在这副一无所有的样子还不是惩罚吗?难道还要我诅咒自己此生都得不到爱吗?”此刻的林芮才深深体会到任泽当年的爱恨悲苦,以及无可奈何的卑微。

她像一只受伤的小鹿,楚楚可怜,请求饶恕。

“任泽,”一开口,便觉得心里的悲伤流不住也止不住。

“我为自己曾经对你的辜负和伤害道歉,以前我没有学会好好爱一个人,伤害已经筑成,无法挽回,现在我只想好好地活着,活出一个像样的自己。我请求你,忘记心里的恨,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

任泽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他开口说:“林芮,我会诅咒你的,诅咒你一辈子。”

任泽牵着女儿离开,林芮的眼泪潸然而下,她蹲下身子,环抱住自己,号啕大哭。

那些年,曾被自己辜负过的人,再次相见,只为报复她。而她,在失去一切后,真的知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