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笔记(1-43回)

红楼,象征着富贵生活。红楼梦,指代此书中富贵的生活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大梦。南柯一梦,心中难免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悲痛。这天下的”美“(漂亮又有才)女子,是编辑想称赞的的,奈何时光荏苒,只能把这些才子佳人藏录书中,供世人阅览。就像这世间最美的事物却藏在了画中一样,令人高兴又令人遗憾。红楼梦中字字皆是知识,字字皆可考究,遣词造句,起承转合,作文的知识自在其中。《红楼梦》一书,太过传奇,争议颇多,从编辑到底是谁?写的到底是谁?后四十回到底是真是假?皆存疑惑,故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信息交替迅速,忙碌之中得一二片时,集百家之言,选想法相同者记录。仅作读书之娱。其剖析来源有百度、有书评也有自身一二感。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曹雪芹早年富贵,至晚年家道倾颓。结合自己一生事物,将发生在身边的事情隐去,借女娲补天的通灵石头诉说。感叹自己少时顽劣,导致自己在仕途上一事无成,而幼年接触道德女子行为观止都在自己之上,令曹雪芹欣赏,自己便假借贾宝玉一生诉说自身历程。甄士隐=真事隐,贾雨村=假语存,脂砚斋评:雨村者,村言粗语也,言以村粗之言演出一段假话也。真真假假,有虚有实,便是梦幻,都需要让读者自己品味。第一回中说此文是从大荒山、无稽崖女娲补天的石头中来,其中“大荒”和“无稽”都说的是荒唐和没有根据。青埂峰谐音情根峰。话石主人评:开卷言无才补天,编辑自恨缺陷难补。其中空空道人与石头的对话中,亦可看出空空道人也是凡世中的大俗人,满脑子的忠信孝悌礼义廉耻,视敬重女人之事为登不得大雅之堂的。而石头却道从古至今的书中记载,但凡有男女之情的书皆是糜烂而不可入目,而几乎没有对于有才又漂亮女子的敬重的文本流传,而它身上的记录便是另一番模样,所以也算是奇书。“葫芦庙”谐音“糊涂庙”。甄士隐与其妻子封氏有一女叫英莲,全名甄英莲,谐音“真应怜”。警幻仙子,警示ta人,一切皆是梦幻。神瑛侍者,瑛=玉。绛珠草就是红色的珠子,暗示着泪血,植株柔弱,姿态娇艳,卓于草莽,生命短暂,于深秋最红艳时遭寒霜遂戛然而止。脂砚斋评:知眼泪还债大都编辑一人耳。僧人称英莲“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并对着甄士隐咏诗: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甄士隐判词)。葫芦庙中住着贾雨村(贾雨村叫贾化)=糊涂庙里住着”假话“。甄士隐令家人霍启谐音“祸起”照看英莲。甄士隐岳父为封肃,谐音“风俗”。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甄士隐家丫头娇杏谐音“侥幸”。娇杏原是英莲的仆人,但是由于侥幸看了两眼贾雨村,在贾雨村发迹后成为贾雨村的夫人,而英莲有命无运,后来做了仆人。林如海,树木如海一般,表示繁盛,但是林家人数不盛,膝下荒凉。“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正是对贾雨村的写照。第二回借冷子兴之口讲述宁荣二府人物关系。金陵城内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家借贾雨村之口诉说门脉衰落。脂砚斋评:又一个真正之家,特与假家遥对,故写假则知真。

第三回 托内兄如海荐西宾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太平闲人评:此回乃宝黛合传之始,方实实写出两人,是提纲挈领处。张如圭,谐音”张如鬼“。黛玉到贾家前内心所思:要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要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行一步路,恐被人耻笑了去。这也是以后黛玉的写照。脂砚斋评:写黛玉自幼之心机。古时官宦人家正门非重要事情不开正门。其中府中规矩严格,粗鲁轿夫不可入大门,小厮不可进内院。此回是借黛玉之眼游贾府。贾府姑娘们的侍从有1个乳母4个教引嬷嬷,加上6个丫鬟。癞头和尚说黛玉的病: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亲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生。王熙凤性格: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笑里藏刀)自王熙凤来到之后可以看出贾母在家族之中的地位,王熙凤受贾母重视也会说话,首先称赞黛玉漂亮、标致。说黛玉像贾母的亲孙女。”转悲为喜“四字形象的刻画出了王熙凤玲珑八面的形态,通过和黛玉说话让仆人安排屋子行李,看出王熙凤掌管着贾家的大权,并且在贾母面前亲自布让果茶。王夫人与王熙凤乃是同宗,为了维持王家人在贾府的地位,支撑着王熙凤在贾母面前显露才能,所以问王熙凤月钱是否发放,黛玉的衣服料子是否备好。通过拜访贾政和贾赦可以看出荣国府之大,房子之多,规矩之严,财富之多。王夫人对黛玉说宝玉为”孽根祸胎“。脂砚斋评:四字是血泪盈面,不得已无奈何而下四字,是编辑痛苦。丫鬟传晚饭后,王夫人忙携了黛玉出后房门,一个”忙“字意蕴深厚,值得玩味。李纨捧杯,熙凤安箸,王夫人进羹。而后李纨、凤姐立于案边布让,外间伺候的媳妇丫鬟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由此可见贾府规矩之严。贾母问黛玉读书,黛玉反问姊妹读书。贾母道:“读什么书,不过认几个字罢了。”等到宝玉再问黛玉读书时,黛玉也习贾母之语。此回中哭泣之人皆是为黛玉之丧母,但仅有宝玉哭泣时是为黛玉无玉。宝黛之为情所泣,却是由宝玉始。史王贾薛四大家族同气连枝,此回中所先容贾家人物关系中可以看到史、王、贾三姓,但没有薛姓。此回结尾出现王夫人和王熙凤拆金陵来信,讨论薛家之子薛蟠(字文起)案件,可以发现薛家和王家渊源颇深。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李纨,字宫裁,其父李守中,坚定“女子无才便是德”。贾雨村应天府判薛蟠案件,遇见昔日葫芦庙里的沙弥。当日贾雨村上京赶考时便是沙弥送走,如今沙弥迎来。“四家皆联络有亲,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脂砚斋评:早为下半部伏根。被薛蟠打死的人叫冯渊,谐音“逢冤”。第一回中英莲“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在此回再次显现。贾雨村曾受其父资助,但如今却不出手相救,反而受小沙弥指点判了这糊涂案子。但贾雨村心机颇深,到底寻了小沙弥的不是,被充发了。但不知“薄命女”是何人。薛家入住梨香院。

第五回 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

荣府中人评宝钗“品格端方,容貌美丽,黛玉不及。”脂砚斋评:此句定评,想世人目中各有所取也。宝玉四个丫鬟: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此回便是全书主要人物脉络结局的伏笔处。

晴雯判词: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雨后或雪后新晴为霁,成花纹的云彩为雯。

心比天高”:十岁的时候被赖大买去做丫头,是奴才的奴才,后来像礼物一般孝敬了贾母,但却没有一点奴性。她的爽直莽撞针对的是每一个人:宝玉、黛玉、袭人,用客观的眼光来看,她实在不是一位好丫头,她从来没有摆正奴才的位置,即便要求宝玉爱自己,也是站在“人”这一个同样对等的高度上,不是奴颜婢膝,也没有温柔和顺,再用黛玉所说的便是“我为的是我的心”。

“身为下贱”是她无法改变的命运,但大家已经看到了弱小如晴雯是怎样为这不公平的命而抗挣,她不愿服侍宝玉洗澡,她也看不惯别人的鬼鬼祟祟,她如此珍爱自己清白的女儿身,果真使最明白女儿的宝玉另眼相看,由亲昵而升为心爱。“风流灵巧”是晴雯的又一大罪状,晴雯的灵巧确实给她惹了不了麻烦,对于她暴炭一样的性子,有如平儿般的人物知道体贴,能够理解,有如宝玉一样的主人知道尊崇,多方维护。也有因挨打受骂吃了亏的,难免要背后下蛆。看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面前的一番话便知。她告晴雯,无非是说她掐尖要强。但王夫人触动的心思却是“长得几分像林妹妹”的晴雯轻狂太过,一口咬定她是妖精,再怀疑她与芳官、四儿等人私情蜜意,勾引宝玉。 正因如此,晴雯后被王夫人赶出大观园,抱屈长终。宝玉感伤不已,作《芙蓉女儿诔》以祭之。

袭人判词: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枉自温柔和顺——指袭人白白地用“温柔和顺”的姿态去博得主子们的好感。空云似桂如兰——“似桂如兰” ,暗点其名。宝玉从宋代陆游诗“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小说中改“骤”为“昼”) 中取“袭人”二字为她取名,而兰桂最香,所以举此,但“空云”二字则是对香的否定。 堪羡——值得羡慕。在这里带有调侃的味道。优伶,旧称戏剧艺人为优伶。这里指蒋玉菡。公子——指贾宝玉。公子无缘是指袭人最后嫁给了蒋玉菡。

袭人叫花蕊珠,判词前有一簇鲜花,一床破席。既点出了此判词是袭人,有点出了最终悲苦的结局。

香菱(相怜)(英莲)判词: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其画上是一株桂花,下面有一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

“根并荷花一茎香”这一句暗指“香菱”的名字,她还曾名为英莲。“平生遭际实堪伤”这一句说的是她的悲惨际遇,从小就失散了家人,又两易其主,遇上了一个土霸王薜蟠,其中种种遭遇令人扼腕叹惜不已。

“自从两地生孤木”这一句中的“两地生孤木”暗带一个“桂”字,意指“夏金桂”,自从夏金桂嫁给薜蟠,香菱就整天无宁日,过得生活苦不堪言,度日如年,终于被折磨致死。但是最后一句“致使香魂返故乡”存疑,英莲自小被拐走,长大后,不知自己家在哪里,不知自己父母是谁?又何来返故乡呢?故推测香菱最终知了自己的身世。

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判词:可叹停机德, 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 金簪雪里埋。

可叹停机德——这句说薛宝钗,意思是虽然有着合乎孔孟之道标准的那种贤妻良母的品德,但可惜徒劳无功。“停机德”,出于《后汉书.列女传.乐羊子妻》。故事说:乐羊子远出寻师求学,因为想家,只过了一年就回家了。他妻子就拿刀割断了织布机上的绢,以此来比学业中断,规劝他继续求学,谋取功名,不要半途而废。 堪怜咏絮才——这句说林黛玉,意思是如此聪明有才华的女子,她的命运是值得同情的。“咏絮才”,用晋代谢道韫的故事:有一次,天下大雪,谢道韫的叔父谢安对雪吟句说“白雪纷纷何所似?”道韫的哥哥谢朗答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接着说:“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一听大为赞赏。见《世说新语》。 玉带林中挂——这句说林黛玉,前三字倒读即谐其名。从册里的画“两株枯(双“木”为“林” ),木上悬着一围玉带”看,可能又寓宝玉“悬”念“挂”牵死去的黛玉的意思。 金簪雪里埋——这句说薛宝钗。前三字暗点其名:“雪”谐“薛”,“金簪”比“宝钗”。本是光耀头面的首饰,竟埋没在冰冷的雪堆里,这是对一心想当宝二奶奶的薛宝钗的冷落处境的写照。

元春判词: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二十年来辨是非,是说元春明理。榴花开处照宫闱,榴花开指女子出嫁,是说元春一嫁嫁到宫中,光耀家门。三春争及初春景,是说假家自元春入宫,家道由三春又回到初春的景致。结果如何呢?还是走向反面:虎兔相逢大梦归。第九十五回,元妃死。在虎兔相交之年死去,即立春在虎年,死在立春后一日,从命理上来说,便是兔年开始。名义上死在虎年,实则死在兔年,便是所谓的虎兔相逢。元春之死一直是个谜团,我比较支撑其是由于政治斗争,被打入冷宫,后赐缢而死。

探春判词: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画中有两个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王希廉评:此探姑娘远嫁周郎之兆。自——本。小说中说“探春精细处不让凤姐”,她想有一番作为。   “生于”句——说探春终于志向未遂,才能无从施展,是因为这个封建大家庭已到了末世的缘故。脂批:“感叹句,自寓。”意思是说有编辑身世感慨在。 “清明”二句——清明节江边涕泪相送,当是说家人送探春出海远嫁。册子上所画的船中女子即探春。画中的放风筝是象征有去无回,所谓“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第二十二回探春所制灯谜——风筝。)所以 ,放风筝的“放”不是“放起来”而是“放走”的意思,小说特地描写过放走风筝(说是放走病根儿)的情节,则画中放走风筝的“两个人”,当就是后来遣探春远嫁的设谋者,但不能落实,有可能是对投向王夫人怀抱、不承认自己生母的探春怀恨记仇的赵姨娘和贾环。“千里东风一梦遥”,也是说天长路远,梦魂难度,不能与家人相见。

史湘云判词: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她生在一个有钱人家,可富贵又如何?还是婴儿的时候爸妈就死了。“转眼吊斜晖”,斜晖就是落日,意思是你的繁华一转眼就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湘江水逝楚云飞”,史湘云的名字都在这一句里面,是说史湘云的结局。史湘云后来嫁得非常好,丈夫才貌双全,又爱她,可是没多久就死了。丈夫早逝,这一辈子大概就是跟李纨一样的命运了。史湘云英气豪爽,也就落了这样一个下场。“水逝云飞”,可能是预示她早死或早寡,或者命运蹇涩。

妙玉判词: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泥污中。

她的师父临寂时曾劝她留在京城,说到时候自然会有她的结果,而妙玉等来的结果却是被强人劫持受辱。 妙玉是个极其高洁的女尼,仅看喝茶的方式即可证明:妙玉沏茶用的水是从梅花上收的雪溶化的;刘老老用她的杯子尝了口茶,她便嫌脏弃掷;到惜春处闲坐,她竟自己带上茶具。由此观之,妙玉的行为也确实不入俗人的眼。说她孤苦,是因为她心中尘念未绝。尘念未绝,宝玉过生日,她才送去贺帖;宝玉到她庵中吃茶,她才递过了自己的杯子;与宝玉闲谈,她才免不了耳热心跳。她庵里的梅花,别人要不来,宝玉一讨即得……“云空未必空”,妙玉到底还做不到一了百了。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主。

迎春判词: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子系”就是“孙”的繁体字。中山狼形容的是《红楼梦》里面贾迎春的夫婿孙绍祖。此人在家境困难时曾经拜倒在贾门府下,乞求帮助。后来,孙绍祖在京袭了官职,又"在兵部候缺题升",一跃成为"暴发户",娶了迎春。然而婚后却对迎春百般糟践,而且“家里的媳妇丫鬟,全都被他糟蹋了个遍”。迎春嫁过去才一年就被折磨致死。

惜春判词:勘破三春景不长,绍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判词前面的是“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喻惜春出家当尼姑。惜春从小就厌恶世俗,向往当尼姑,小时爱和馒头庵的小尼姑智能儿玩,后来又和妙玉成了朋友。惜春眼看着当了娘娘的大姐元春短命天亡,二姐迎春出嫁不久被折磨死,三姐探春远嫁异国他乡音信渺茫,都没有好遭遇,所以才“看破红尘”毅然出家的。据脂砚斋的批语说,她将来要有“绍衣乞食”的经历,也就是要靠沿门托钵乞讨生活。

王熙凤判词: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凡鸟从末世来"指的是凤姐这么一个能干的女强人生于末世的不幸,"凡鸟"是繁体里的"凤"字,也就暗指王熙凤。从凤字拆出来得"凡鸟"二字比喻庸才,借用吕安对喜的典故,点出"凤",自然是种讥讽。画里的雌凤所靠着的冰山,指的就是将融化的贾府所象征的靠山。"一从二令三人木"指的是丈夫贾链对凤姐的态度变化。新婚后先"从",对她百依百顺,样样都听她的;"二令"解为"冷",指的是丈夫对她的渐渐冷淡与开始对她发号施令;"三人木"以"拆字法"是指她最后被休弃的命运。"哭向金陵事更哀"就是她被休弃后哭着回娘家的悲哀的写照。

巧姐判词: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势败”二句——曹雪芹佚稿中贾府后来是“一败涂地”、“子孙流散”的,所以说“势败”、“家亡”。那时,任你出身显贵也无济于事,骨肉亲人也翻脸不认。当是指被她的“狠舅奸兄”卖于烟花巷。脂批说:“非经历者,此二句则云空言无补,过来人那得不哭!”

“偶因”二句——“刘氏”,程高本作“村妇”,当是嫌原句太直露而改的。刘姥姥进荣国府告艰难,王熙凤给了她二十两银子。后来贾家败落,巧姐遭难,幸亏有刘姥姥相救,所以说她是巧姐的恩人。脂批说刘姥姥“有忍耻之心,故后有招大姐事”(甲戌本第六回),又说巧姐与板儿有“缘”(庚辰本第四十一回),当是指他们后来结成夫妻,过着自食其力的劳动生活。续本则写巧姐嫁给了一个“家财巨万,良田千顷”的姓周的大地主家做媳妇,把“荒村野店”写成了地主庄院,与编辑在画中所预示之意相悖。“偶”,贾府本不存心济贫,凤姐更惯于搜刮聚敛,对刘姥姥不过是偶施小恩小惠而已。“巧”,语意双关,是凑巧,同时也指巧姐。

李纨和贾兰判词: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桃李”句——借此喻说李纨早寡,她刚生下贾兰不久,丈夫贾珠就死了,所以她短暂的婚姻生活就象春风中的桃李花一样,一到结了果实,景色也就完了。这一句还暗藏她的姓名,“桃李”藏“李”字,“完”与“纨”谐音。2.“到头”句——喻指贾兰。贾府子孙后来都不行了,只有贾兰“爵禄高登”,做母亲的也因此显贵。画中图景即批此。3.“如冰”二句——意思是说,李纨死守封建节操,品行如冰清水洁,但是不值得羡慕,像她这样早年守寡,为儿子操心一辈子,待到儿子荣达、自以为可享晚福的时候,却已“昏惨惨,黄泉路近了”,结果只是白白地作了人家谈笑的材料。

秦可卿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情天情海幻情深,秦可卿是贾宝玉去往太虚境界的引路人,是境幻仙姑的妹妹,也是贾宝玉神交房事的伴侣。这一句是相对贾宝玉这个情种而言的。“情即相逢必主淫”:秦可卿本是一个多情种,在家中与公公有着乱伦的关系。这在现行的书里找不到痕迹,原因是编辑把原来曾写的内容删除一部分。这一句是单指与贾珍而言的。”漫言不肖皆荣出”:“荣”指荣府,不肖子孙就是指荣府中这些孩子们都不求家族繁荣,只求自身安乐。“造衅开端实在宁”:“宁”指宁府,“造衅”句——坏事的开端实在还在宁国府。意思是引诱宝玉的秦可卿的堕落是她和她公公有暧昧关系就开始的,而这首先要由贾珍等负责。衅:事端。编辑在初稿中曾以《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为回目,写贾珍与其儿媳妇秦氏私通,内有“遗簪”、“更衣”诸情节。丑事败露后,秦氏羞愤自缢于天香楼。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宝玉和袭人行云雨之事,借刘姥姥之眼看王熙凤家。一贫一富的形态活灵活现,更兼王熙凤八面玲珑,凸显其才能,也显大家的行事方法。此回刘姥姥一事,是王熙凤替巧姐积阴德的伏笔之处,也可见贾府的管收租出行家也荫余丰实。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西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薛宝钗热病的药方突出一个巧字。结合金簪雪里埋,其最终结局是否和其病有关仍未可知。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谐音为原应叹息。张新之评:元,迎,探,惜丫头用琴棋书画字样。司棋谐音私期也,一着错,满盘空。侍书,书能行远,为远嫁之张本。其中甄家出现,后文应有结果。秦钟谐音“情种”。借焦大之口说出乱伦通奸之事以及秦可卿判词中最后一句“造衅开端实在宁”。但看焦大对贾府有恩,却落得个奚落挨打的样子,与贾府对刘姥姥之恩,刘姥姥之行形成鲜明的对比和讽刺。

第八回 贾宝玉奇缘识金锁 薛宝钗巧合认通灵

荣府清客,詹光谐音沾光,单聘仁谐音“单骗人”。库房总领吴新登谐音“无星戥”,意思为糊涂账。此回是金玉良缘之始。李嬷嬷这人贪婪之极,后文应有角色伏笔于此。并写秦可卿身世。

第九回 训劣子李贵承申饬 嗔顽童茗烟闹书房

本回讲秦钟与宝玉上学的事情,宝玉乳母之子:李贵,闹出“呦呦鹿鸣,荷叶浮萍”之笑话。学堂之中,借“香怜”与“玉爱”关系脉络,揭示学堂种种异端,其中贾代儒之孙贾瑞借薛蟠之势,得薛蟠之资,后又以公报私,勒索子弟,心术不正,可见一斑。护花主人评:学堂大闹,极言聚徒为塾,鱼龙混杂,奇丑有不可胜言者。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借金氏与尤氏之口叙秦可卿之症,此为外症。借张太医之口叙秦可卿之症,此为内症。

第十一回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此回秦可卿之症严重,却不显贾蓉心急之心。宝玉心存怜悯之感,熙凤却是有英雄惜英雄之风。王熙凤会秦可卿时,尤氏打发人来两三遍,见完贾瑞,又见来请之人,“急的不得了”是何意?天香楼,张新之评:天香,在会芳园正说天伦之乐,而在宁国府则国色天香,抽写中间一“色”字而已。

第十二回 王熙凤毒舌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

不怪王熙凤毒,只怪贾瑞好色之徒又不知深浅,一回警告,二回发威。但贾瑞欲根未断,自寻死路。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秦可卿回警幻之地,给结局以伏笔。“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需寻各自门”。宝玉吐血还情。贾珍哭的如泪人一般,还要尽其所有,却不见贾蓉行止,可笑。此回87版电视剧演绎的极好:贾珍与秦可卿乱伦于天香楼,巧被丫鬟瑞珠撞见,见秦可卿死后,怕事情败露,也一死了之。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寻出宁府五件弊端,可见其才能尽露,心细之极。

第十四回 林如海灵返苏州郡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王熙凤第一次详细展示其管家才能。脂砚斋评:写凤姐之心机,写凤姐之珍贵,写凤姐之英勇,写凤姐之骄大;如此写的可叹可笑。“五七正五日,凤姐至宁府灵前,凤姐坐下放声大哭,于是里外上下男女接声嚎哭”是何意?宁荣两大府,下人偷懒,谎骗之事应是极多,但凤姐心中明镜,让人叹服。权利乃熙凤之命。

第十五回 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此回秦钟在农家见一丫头纺布,对宝玉说“此卿大有意趣”。可知秦钟虽然长相与宝玉相当,但品行相距甚远。《水浒传》中批和尚尼姑是天下思想最浑浊的人,只不过打着佛号的幌子,脑子里都是苟且之事。凤姐狂言在金钱面前不惧阴司地狱报应。

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凤姐迎贾琏之话,皆反语。贾琏垂涎香菱,恨薛蟠玷污了香菱。脂砚斋评:垂涎如见,试问兄宁有不玷平儿乎。贾琏乳母赵嬷嬷与宝玉乳母李嬷嬷相较,王希廉评:赵嬷嬷尚守规矩,较之宝玉之李嬷嬷大相近庭。借凤姐之口,写贾琏风流。秦钟之死,暂有疑惑。

第十七回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宝玉试才之间,便逛了这别墅。贾政表面批评宝玉,实则满意。借试才而逛了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住处。此回只写了前一半,而不知后一半在哪。妙玉出场。

第十八回 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

元春省亲,礼仪复杂,有苦又说不出,最后只能垂泪千行,太过悲苦,可从“忍悲强笑”看出。此回乃元春第一次出场,未见其相貌,从有到无俱不得见其容。元春与宝玉之情有如母子。元春对大观园题名的修改和赐名可见其才不小。宝玉受到元春考察,命其做四首诗,此种应试宝玉捉襟见肘,一来显其并非神童,二来也展现其不专仕途。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宝玉在袭人家中,袭人服侍宝玉,其所用所食,皆是自己所用,其情意切切,照顾之周到,习得了。中间插入李嬷嬷一段,借以体现袭人的品格。虽然与宝玉亲洽,但心中仍有主仆之分。此回是袭人与宝玉去留争执的一处,由此“离”之始也。袭人如此做,一来是气宝玉想她两姨姐姐,二来是想看自己在宝玉心中的地位。分别之际,送人的往往心中更悲痛,故宝玉想让袭人守着自己先行。宝黛之间情意绵绵又俏皮活泼的样子在此回展现,若即若离之感。黛玉心中一直有金玉良缘的心结,故经常试宝玉心。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谈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李嬷嬷三闹宝玉房,凤姐两提老太太。袭人为宝玉贴身丫鬟,其房中大都以袭人为模样,故晴雯出类拔萃,令人欣赏。此回贾环登场,受宝钗丫鬟莺儿讥讽。宝玉得知史湘云来,转身就走,宝钗一句“等着”,可见宝玉与宝钗之间的情意,如宝钗换成黛玉,将是另一番景象。宝玉知黛玉的情绪皆出自宝钗,故用话分开宝黛之间的互评。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宝玉和湘云之间的感情很充沛,不拘泥于男女之间,倒像个同性的好朋友,交往之中不似与黛玉那么谨小慎微。袭人吃醋,既为宝玉未来想,也为自己未来想。此回写贾琏行事,极尽其丑,写平儿行事,极尽其俏,写凤姐行事,极尽其严。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

宝钗最善察言观色,留意别人,行为举止让人感觉懂事理,若其是男的,仕途定然顺畅。宝钗生日点戏的过程,宝钗凤姐迎合贾母,而黛玉点的戏却不说,让人遐想。听戏湘云戏黛玉,宝玉调停的过程,湘云对宝玉所说的话,黛玉借湘云的话向宝玉说,宝玉借黛玉、宝钗的话向袭人说。猜灯谜,独迎春和贾环猜不着,单写贾环的灯谜,可见其无才情。灯谜谶语:元春:爆竹,迎春:算盘,探春:风筝,黛玉:更香,宝玉:镜子,宝钗:竹夫人。只有宝钗和黛玉所做的灯谜存在异议,迷迷糊糊不知真假。

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雨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有对比才显现出知足不知足,贾环和宝玉一对比,贾政对宝玉也只是恨铁不成钢,而对贾环恨都懒得恨。入大观园,黛玉始葬花。

第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贾芸借钱,让我想起这“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又有“远亲不如近邻”,人性如此。主子不知身边人斗争的狠。此回写贾芸发迹之路。

第二十五回 魇魔法叔嫂逢五鬼 通灵玉蒙蔽遇双真

宝玉被烫都能给道婆招揽买卖,贾府似一块大蛋糕,世人都想来咬一口。佛家菩萨普度众生,却被马道婆挂羊头卖狗肉去了。此番一闹,家中人物形态、伤心之人、悲恸之人、开心之人、惋惜之人等昭然。女娲之石都被声色货利所迷,更别说凡人。

第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宝玉遇邪,贾芸昼夜看守,不为宝玉,而为小红。佳蕙一席话,切中要害,让小红向黛玉讨治心的药。从第二十二回起,常见书中有“天下没有个不散的筵席”之意。小红自见了贾芸,多次出神。借贾芸之眼看怡红院。薛蟠的口头,毫无忌讳,只有玩乐。薛蟠在外朋友应很多,但有这稀罕的东西,为何却说只自己和宝玉配吃。冯紫英入门上马晃了一圈,为后文伏笔。凡大悲痛的事,不顾地点时间,只想只身一人,任涕泪横流。黛玉哭的是到头来仍孤身一人,没依没靠,越想越悲。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此回内容丰富,宝钗扑蝶、小红的风流案、再加上小红展露才干、受上等丫头嘲讽、探春讽母、黛玉咏《葬花吟》。二十六回黛玉站宝玉门前思,这回宝钗站黛玉门思。宝钗扑蝶,活泼俊俏与往日大不同。送花神独黛玉没去,没想到到有祸上身。

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宝玉:“我也知道我如今不好了,但任凭我怎么不好,万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错处。就有一二分错处,你或是教导我,戒我下次,或骂我几句,打我几下,我都不灰心。谁知你总不理我,叫我摸不着头脑,少魂失魄,不知怎么样才好……。这几句话在今天男女之情中也是如此。后写黛玉吃药,脂砚斋评”写药案是暗度颦卿病势渐加之笔,非泛泛闲文也。‘蒋玉菡行酒令中引出袭人之语,后又与宝玉换了汗巾,汗巾又是袭人所做,隐隐自有情丝连。宝钗不爱宝玉,故疏远他,但隐隐总有巧合撮合她和宝玉。平时宝钗喜素了的,并不多的打扮,如今元春暗示,有可能心中有所动。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多情女情重愈斟情

清虚观看戏,看出贾府上下唯贾母慈悲之人。闲逛受贺礼,可见贾府的地位。张道士提亲一事一出,黛玉心病更重,麒麟、金锁与玉相配,独黛玉无可配之物,伤心难过,妒意十足。宝黛心意只自知,却要周围人来传话,可怜。“不是冤家不聚头”宝黛终于找到相配之物了。

第三十回 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椿龄画蔷痴及局外

宝钗平时虽大家闺秀,此回方之其利害。金钏被宝玉害的不轻。宝玉造次而生闷气,被雨淋,叫门不应,故而打人。这一顿气和一顿打,终会回到宝玉身上。

第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坐在一处,心思各异,各个懒懒的,向串珠一样,一个紧挨一个,一个影响一个。宝玉最近生气极多,脾气暴躁不似之前,幸有晴雯干柴烈火般性格论辩一二。袭人多次在尴尬的局面笑着和宝玉说话,此笑有深意。袭人之所以向宝玉求情不放晴雯,极有可能怕晴雯的性子,出去也要大闹一场,谁不得安生,漏了与宝玉之事,向金钏一样都撵了出去,自己争荣夸耀之事就更远了。自清虚观看戏,出金麒麟之事,黛玉心中又添一心事,由此金玉良缘和麒麟配对,皆是其心病。史湘云解读阴阳,引出阴阳麒麟,但宝玉麒麟并非其自己所带,有可能后文史湘云会与麒麟正主有所交集。

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宝玉正式跟黛玉表白了,但却因为呆而被袭人得了证据,袭人开始找方法离间宝黛。史湘云在家里也比较辛苦,可见贾王史薛,史家已经开始逐渐落败。金钏之死是贾府中第一个女子的离去,这一件丑闻被王夫人谎过,但在宝钗心中已有眉目,一者宝钗显其贤妻良母之姿,二来对丫鬟之情仍旧保持着主仆之分。

第三十三回 手足眈眈小东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蒋玉函在紫檀堡购置天地,忠顺亲王府尚不知道,偏宝玉知道,此外还有其他隐情藏而未露。购地的钱财何来也有隐情。贾环终日受气,终于找到原因报复宝玉。宝玉挨打,可见贾珠才是令王夫人和贾政满意的人,可惜贾家败落所以不可以有贾珠在世。宝玉挨打后黛玉没来,护花主人评:宝玉抬回贾母房中,人人俱到独黛玉不来,是在潇湘馆痛哭,不好意思走来,所以下回说“眼睛肿得桃儿一般”,其痛更甚于别人。

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宝钗黛玉前来探视宝玉,一个送情,一个送物,皆是宝玉所需。袭人自与宝钗说宝玉挨打的情形时说了薛蟠,怕影响了两家关系。袭人深知宝黛之情,是袭人不想让其有结果,看其和宝钗交谈等事,怕是要撮合宝钗和宝玉。其次避而不谈贾环说坏话之事,有可能恐事情闹大。但袭人所劝王夫人之话另有深意,一者大观园中仅宝玉一男。二来大观园中其他人都对宝玉有情,有事应也是遮掩,必不会传谣。袭人知了宝黛的情,此番对王夫人说搬出园来,看来是为了让宝玉远离其他女子。宝钗劝薛蟠,薛蟠反驳皆在理。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做莲叶羹的模子居然是金银器,豪啊。宝玉借凤姐和李纨想赞黛玉,但贾母直接忽视直接赞宝钗,有私心。一者,黛玉多病,二者,黛玉只此一人,三者,宝玉挨打却不见其在身边。反观宝钗,正相反。怎能不赞。

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此回叙说贾府中的丫头们,王夫人提拔了袭人。袭人荣耀之事又进一步了。但王夫人只是想让袭人当一辈子宝玉的丫鬟,可悲。编辑多次写宝钗来宝玉房中。贾蔷与龄官之情后文应该有结果。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此回探春建社,起号,立规,咏海棠,邀湘云,拟菊花题。见诸位女子才华,又见宝玉院中丫鬟之间的心机。宝钗真是天下父母之所爱。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味

此回主讲诗社作诗,可惜文学不深,体会不出孰优孰劣。但李纨平时生活的确凄苦异常,甚是同情。

第三十九回 村老老是信口开河 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刘姥姥二进荣府,算是来做感恩之事。二十两银子仅荣府聚会一桌花销,但在庄家人那可过一年。刘姥姥既然是受贾母喜欢,自然变着花样讨开心。质朴的品格和见识可见一斑。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刘姥姥这一言一行真真是让人听了顺耳又不生硬。接着借刘姥姥之眼,详详细细的看了各位的屋子布置。凤姐鸳鸯欲打趣刘姥姥,责任却鸳鸯主动承担,可见其在贾母心中地位。刘姥姥吃饭一场表演去,真真让大观园里人笑得翻了,此乃第一次。护花主人评:凤姐与鸳鸯戏弄刘姥姥,贾母笑骂“促狭鬼”,虽是戏言,却是两人早死谶语。

第四十一回 贾宝玉品茶栊翠庵 刘姥姥醉卧怡红院

刘姥姥饭桌上故意闹笑话,为讨大家喜欢。平时不写贾府中吃喝用度。而今借刘姥姥的机会详细看了个遍。见其奢靡之风,贾家表面上仍欣欣向荣。巧儿和板儿第一次见面。到妙玉处来,方见妙玉讲究和孤傲。这满一屋人谁也看不惯,独赏黛玉和宝钗。即使宝玉也入不了妙玉眼。可见妙玉性格比金钏更烈,其死也定为有尊严的死。刘姥姥醉酒睡在怡红院,袭人善后。可见刘姥姥自己也心知自己,只不过人在屋檐下罢了。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言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馀音

刘姥姥纯朴可爱,很是受人喜欢,主要是受贾母喜欢,故全府之中爱屋及乌。两袋瓜果换得了许多事物。受此大礼,以后必还。宝钗见多识广,有一个四处拈花惹草的哥哥,见过歪书不足为奇,但是被家里抓到之后方知悔改。告知黛玉男女分内之事,黛玉的确被这不正经的书移了性情,偏信了这金啊,麒麟啊。借刘姥姥说画,惜春开始画大观园,在这热闹之后取静。黛玉借惜春作画之事,奚落刘姥姥一番,引笑众人,至此宝钗黛玉关系进了一步。宝钗为惜春画大观园列清单,可见宝钗果然全才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第四十三回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刘姥姥之事完结,凤姐生日又是新篇章,贾母振臂一呼而响应者云集,从上至下纷纷献了银子。此回乃是凤姐和尤氏的才德显露的一次。凤姐靠权利管家,权利丧失之日,便是猢狲散尽之时。而尤氏靠人心管家,成效虽不及凤姐,但树倒之日,有人来扶。凤姐与金钏同生日,宝玉却于今日,抛去大喜,而去祭奠这为己而死的金钏,可见宝玉内心是有愧的。这一闹一静,一热一冷,既写出了宝玉的性格,又与前文热闹之时不冲突,想不到。

书中人物身边人物:

王熙凤:平儿、丰儿、小红

王夫人:金钏、彩云、彩凤、绣鸾、绣凤、玉钏

迎春:司棋、绣橘、

探春:侍书、翠墨

宝玉:茜雪(李嬷嬷吃茶的事,出去了)、袭人(花蕊珠,其哥:花自芳)、晴雯、李嬷嬷(乳母)、李贵(书童)、茗烟(小厮)、扫红、锄药、墨雨、绮霞、秋纹、碧痕、麝月、惠香、檀云、小红(本名:林红玉,后随了凤姐)、佳蕙、双瑞、寿儿、

宝钗:莺儿(黄金莺)、文杏

黛玉:雪雁、紫鹃、鹦哥、翠缕、王嬷嬷、春纤

赖升(宁府都总管)

元春:抱琴

贾母:鸳鸯、鹦鹉、琥珀、珍珠

惜春:入画、彩屏

薛姨妈:同喜、同贵、香菱

香菱:臻儿

李纨:素云、碧月

史湘云:翠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