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饭里品社会

社会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或好或坏吧。

6.15我从大学离开,我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去了朋友租的房子。原因很简单,想要提前进入社会初尝一下社会的滋味。

有人要问我:你大学期间就没接触过社会吗?

我的回答是:接触过,但聊胜于无。我数一数我的兼职经历-半天麦当劳试用工,一天一夜婚礼现场协助,然后……没啦。

而读大学的几年里,我对社会的认知可以说几乎没有,不知道社会如何运作,也不知道如何挣钱,更不知道该如何一个人自己生活。

我知道很多人会告诉我:大学里的很多人都和你一样,生活会慢慢告诉你一切谜底的答案。

这不,我毕业了,这不,我开始主动接受生活的磨难了。

住到朋友这里的好处是省下了一笔巨大的租房开支,但跟朋友住一起后才发现省下开支并不是一个令人足以兴奋的点。

我和朋友在市里的城中村里租房住,周围各种小宾馆小旅店,这些住的地方对我来说没啥稀奇的。令我感到稀奇的是,几乎每过一两条巷子就会看到一家无人售货的自助情趣用品店。

夜晚打开社交App,有一两个搭讪的,目的很简单-约。这样子的情形我曾在学校时也遇到过,不过这次跟在学校时不同,连续三天晚上那个人都在连续发送着他的欲望。

一天早晨7点左右我起床出门买烙饼,身边一个骑电动摩托的经过,放在把手上的喇叭响着“收旧米旧面”的吆喝声。我当时心里在想他收回旧米旧面会干嘛呢?在阳光下曝晒然后二次贩卖?以此挣钱?

到了中午我和朋友去饭店吃饭,他点了一碗浇面,我点了一碗炒饼丝,共支付19元。

对我来说,19元的两人午饭可以说是大省特省的啦。当饼丝端上来时,我看着盘子中饼丝的量,感觉这个社会好温暖。

吃着吃着,胃里的空缺就所剩无几了。这时,朋友说“我差不多吃饱了。”我不假思索地说着:“那也再吃点。”

说出那句话后,我开始思考饿与饱的关系。我觉得我不能饿,只能撑。等我吃饱后,看着盘里还有一小半的饼丝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继续往嘴里塞。如果我在学校,或许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吃不了的全部倒掉。


吃到最后,我突然在想九块钱买到几乎是两人份的饼丝,店主要从哪里获利?这时,“收旧米旧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不是恶意揣测,本着万事皆有可能的想法,我想到了饭店与商贩的罪恶勾当。当然,也可能就是店家慈悲为怀,扶世济人。

想着我浑身上下只有200块钱,中午去吃饭的时候心里都没有底气,带肉的饭菜都不敢去看,只瞅着八九块钱的选来选去,朋友的状况亦是如此的情况,不禁唏嘘。

不过,我已步入社会,风雨交加也好,阳光明媚也好,我将以泪或笑一一应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