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少年一夜白头,原因竟是......

01


我的师父自诩武功天下第一,不仅如此,还把天下第一美男的称号也硬往自己头上扣。

我实在是忍不住想将‘厚颜无耻’这四个字送予他。

平日里就没见过他舞刀弄剑,偷鸡摸狗的事倒是带着我干得不少。

不过要说起武功第一,当属我的心上人谢凌峰,年纪轻轻,便得了武林盟主的头号,虽然这个心上人我并没有见过他。

前几日我听‘品尚香’茶馆里的说书人讲,三年前的武林盟主其实并非谢凌峰,而是叶展颜,听说这人也是一位翩翩少年,只不过后来在江湖上没了消息,这盟主的地位才到了谢凌峰手中。有传言说他退隐了,也有传言说是谢凌峰将他杀害了。

可惜我三年前生了场大病,醒来之后,就没了记忆,至于叶展颜这个名字,还是头一次听说。

我是师父捡来的,师父说他捡到我时我就奄奄一息了,花了好多银子请的大夫,还说,银子不必还了,但人要留下来给他养老送终。

想到这,我抬起头看了看正啃着鸡腿满嘴流油的师父,光看这样貌少说也有五六十岁,却也没个孩子,难道闯荡江湖的人都混不上个媳妇吗?

不行,这可不行,像谢凌峰这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少年,我怎么能忍心让他孤独终老!

我戳了戳碗里的米饭,唉,只可惜,整日都只能陪师父待在客栈,要不然我铁定去寻我的意中人。

师父见我有心事,把啃了一半的鸡腿硬塞到我手里,“吃吧,没什么事是吃解决不了的。”

我盯着手里像是被狗啃了的鸡腿,就这卖相,我有心情吃才怪。

02

我自是不记得自己的生辰,师父便将我大病初愈那日记作我的生辰。

每次生辰,师父都会买‘金酥斋’里的桂花糕,那家的桂花糕是极贵的,可我的嘴偏偏对桂花糕极挑,除了他家,别家的都不爱吃。

他取出一块桂花糕塞进我嘴里,“菱儿,你有没有很想做的事?”

“嗯...还真有一件。”

他端起桌上的那碗酒,笑眯眯地问道,“什么事?”

“我想去江湖上看一看。”见他脸色有些发青,我顿了顿,又怨声道,“说了跟没说差不多,反正怪老头你也不会放我走。”

他轻声叹息,用放下酒碗的手摸了摸我的头,“菱儿若是真想去,便去吧。”

“真的?”

他点点头,又问,“菱儿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我笑得神秘,“这个可不能告诉你!”

他闷声喝着酒,如果我没看错,他好像有点...伤心。

“哎呀,怪老头,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保证我多出去两个月,就回来看你,你看我虽然武功很差,但你教我的轻功我学的可是很好,关键时刻没人能跑过我的。”

他一脸孩子气,“那可说好了,两个月之内我若是见不着你,你回来就等着抄书吧!”

“好,好,好!”

我看着怪老头,他的头发白了一片,好像比昨天看起来又老了,我好像能陪他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

我晃了晃脑袋,尽力想些开心的事,“怪老头,你说你年轻时是天下第一美男,那为何还没娶上个媳妇?”

他笑了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其实在你之前,我也曾经捡到过一个孩子。”

“那人是谁?”

“别打岔。”

“好好好,你说你说。”

“我十八岁那年夺得武林盟主之位,有一天,我路过一个树林,那里有一家人,本想讨点水喝,却没想到这里的人都被杀了,遇害没多久,身子都还是温的。我刚要离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从缸里爬了出来,冲着躺在地上的爹娘哇哇大哭。那一哭,哭得我心都碎了,我问她愿不愿意跟我走,她点了点头。”他停了停,像是在想一个很久远的故事。

“然后呢,然后呢?”

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笑得有些狡诈,“剩下的,等你回来后再说。”

“切,真是扫兴!”我跟在他身后喊,“怪老头,你讲完好不好?”

03

闯荡江湖的日子没我想的那么悠闲,不仅不悠闲,饿肚子的滋味还特难受。我一路上打听谢凌峰的下落,却也没寻着半点有用的消息。

此时,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我盯着街对面的包子铺直流口水,少说跟着师父也算是学了点本事的,我悄悄走到铺前,猫着腰,趁店铺师傅闲聊偷了两个包子。

我刚要偷溜,眼前便迎上一片黑影,太阳有些毒,我眯着眼,才总算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嗯,其实看他这个长相呢,我不去找谢凌峰也是可以的。

可他似乎被我吓着了,“你...”

我长得没那么丑吧!

店铺老板闻声望来,见我手里一手握着一个大包子,“你这哪来的小姑娘?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里偷东西。”

我死死护住手里的包子,少年实在看不下去,塞给老板几块铜板。

“多谢公子!”我边说边大口啃着包子,猪肉白菜馅的,真香!

我把另一个包子摊在他眼前,“你要尝尝吗?”

他从第一眼见我就像见了鬼一样,“你...不记得我了?”

这句话真是让我兴奋又激动啊,没想到我三年前也是个风流的主,连这么俊俏的人都认识。理智告诉我,现在一定要矜持。我微微一笑,浑然不知牙缝里还塞了个白菜叶,“小女子前几年生过大病,醒来时,便什么也不记得了。敢问之前与公子是何关系?”

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顿了顿,“哦,关系...你觉得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呗!”

果然没错,我扭捏着又问道,“那是谁追的谁?”

他像是被呛到了,想了想,憋着笑说,“你都忘了呀,当时你死缠烂打,没办法我才...”

我擦!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为了要留住面子,我只好把谢凌峰搬上台,“哈哈,公子不必在意,我如今已有心上人了。”

他愣了愣,“你说的是...叶展颜?他还活着?”

我摇摇头,“我不认识什么叶展颜,我的心上人是谢凌峰,他的长相理应不在你之下。”

“咳咳,嗯,好眼光,就是那个武林盟主谢凌峰?”

我一脸得意,“对,就是他!”

身后一个手拿剑的少年,远远地冲大家喊,“盟主,可算找到你了!”

我愣愣地回过头看着他,心虚地笑了两声,他看戏似的冲我笑,然后朝后面的少年应了一声。

真的好想挖个洞钻进去!

04

谢凌峰看在我是老相识的份上,让我住在他府上,武林盟主还真就是不一样,这府邸大的跟迷宫似的,屋里的摆件也样样精美,一看就价值不菲。后来听人说,光是我屋里的那一个花瓶,就能买下一间客栈,听完后,吓得我连摸都不敢摸,生怕给碰坏了。

“住的可还习惯?”谢凌峰坐在桌前斟了一杯茶。

我用力点头,“习惯,习惯,我这人不挑的。”

他微抿一口茶,问道,“那你之前住哪?又是和谁住在一起?”

“我和怪老头一直住在天香客栈。”我接着拿起桌上的筷子夹起碗里的一粒花生。

他放下茶盏,“怪老头?”

我边嚼着花生边说,“奥,就是我师父,当年就是他救的我。”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不再说话了。

我瞄了他一眼,“你之前为何提起叶展颜,我难道之前连他也认识?”

我忍不住在心里连连叹道,该不会这前武林盟主也被我的美色给迷住了吧,唉,我可真是个红颜祸水。

他思忖片刻,开口道,“谈不上认识,见过几次面而已。”

“好吧。”我无趣地点点头,又问道,“哎?你为何这么清楚?”

他笑笑,“谁让我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你的人呢?”

我也冲他笑,可我知道,他一点都不了解我。他每日都派人送来蜜饯果子,若是稍微了解我一点,便知道我从不吃蜜饯果子,只吃那金酥斋的桂花糕。可这些怪老头都知道,我喜欢的东西,他好像比我自己都清楚。我用手支着脑袋出神,还真是有点想怪老头了。

05

今日我替谢凌峰挡了一箭,说是挡了一箭,其实说难听点我是自己往箭上送的,他好歹也是武林盟主,躲过这些刺客的小伎俩并不在话下,许是没想到我是如此地勇敢和大无畏,他眼看着箭就要射进我的胸膛,狠狠地一脚把我踹翻在地,箭这才勉强落在了我的右臂上。

前一秒还逞英雄的我,下一秒正躺在床上疼得呲牙咧嘴,两条腿都把被子揉成了一团,嘴里还止不住嚎叫,“大夫,轻点,轻点,我还不想死啊,我都还没嫁人呢!”

站在一旁的谢凌峰本来神情凝重,听到我大喊后一下子就笑了,“放心,死不了,顶多废一条胳膊而已。”

“不行,那我岂不成了独臂大侠了?”

他双手抱在胸前,眉宇间还有几分怒意,“你倒是有心情说笑,我在你眼里就如此不堪吗,已经沦落到你为我挡箭的地步了?”

我摇摇头,“没有,没有。这不是初入江湖,没有经验吗?”

郎中给我包扎完伤口后,很识趣地走了。

“你能不能别傻到对谁都这么奋不顾身的好?”

我揪着被子,瞄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说,“其实,也不是对所有人了,只有你而已。”

“嗯?”他侧着身子转过头看我。

我心跳的砰砰地,想了想,又道,“也不止你,若是被射的人是怪老头的话,我也会这般毫不犹豫。”

他叹了口气,坐下来擦了擦我脑门上的汗,又帮我掖了掖被子,“好好休息,有事喊我,我就在院子里。”

我点点头,“好。”

临走前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可这一眼到后来我才真正读懂。

06

自从我受伤之后,谢凌峰便时常来看我,我自然也成了他书房的常客。

他坐在桌前练字,我就藏在书堆里做纸鸢,每次他一起身,我就连忙把纸鸢收好,随手捡起一本书,假装读书。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书拿反了,真不知道你这几日又在捣什么鬼?”

我心平气和地把书倒过来,神秘的笑道,“秘密,在过几日你就知道了。”

“啪。”门开了,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进来说,那日刺杀的人找到了。

然后他们就一同出了屋,去了前院。我小心藏好我的纸鸢,也跟了上去。

侍卫端给谢凌峰一碗褐色的药水,他走到被五花大绑的刺客面前,用力撬开他的嘴,将碗里的药水灌进他嘴里。

这画面...好熟悉,我想着想着,突然头疼的利害,脑子里迅速闪过一副画面,他好像也曾拿着这样的一个药碗硬生生地往我嘴里灌,那时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温情,没有恨意更没有爱意。

那到底是什么?我脑袋昏沉沉的,觉得身子也发软,险些倒下。

“菱儿,怎么了?”他一把把我扶住,神色紧张,看样子是真的担心我。

我有些反感,下意识地将他推开,那副脸如今就在我的眼前,可我觉得我好像根本不认识他。

他往后退了一步,神色慌张,“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勉强挤出个笑脸,摇摇头,“可能是我的身子还没恢复好,有些头晕而已。”

他轻舒一口气,又走上前扶住我的胳膊,“你回屋好生躺着,这几日就别出来闲逛了。”

我点点头,心里却是不安。

07

梦里谢凌峰拿着药碗一步步向我走来,可我脑子里却总在这时会出现另一个人的声音,他哭喊着,菱儿,不要死,不要死。那个人究竟是谁?

我猛地从梦中惊醒,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这个偌大的府邸,我真的一刻也不想呆了。

我摸索着起来收拾好了行李,望着从窗外泻下的月光怅然失神。

到了第二日,我拿着行李前去与他道别,并将之前做的纸鸢送予他。

他接过纸鸢,向我道了声谢,又皱着眉问道,“为何走的这么着急?”

“我本就与师父约好两月之内便要回去,算了算,日子也到了。”

“那...你以后还回来吗?”

“或许吧。”

他塞给我一些银两,摸着我的头,轻声道,“我等你回来。”

他的言语过分温柔,让我难以将他与梦中的人重合在一起。只这一句,便让我又心生不舍。

我抬头望着他,“你可是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他拿着纸鸢的手背在身后,想了想又道,“见她,便心生欢喜,想起她便觉得甚是可爱,心无所图,唯愿她好。此间有尤物,愿永世不相负。”顿了顿,他抚摸着我的脸庞,眼底流露出温情,“你于我便是如此。”

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是轻轻地点着头。

08

回客栈的路上,在林子里遇见一头野猪,一不小心惊了马,从马背上甩了下来,可就那一瞬间,我忽然记起一个人——叶展颜。

他配着一把长剑,一副侠客打扮,声音却是温柔,“你愿意跟我走吗?”

我擦了擦眼泪,用力点点头。

那一刻,我喜欢上了这个丰神如玉的少年。

后来,我曾站在绝情崖上逼着他说喜欢我,他把我从悬崖上横抱下来,说我是个孩子,还不懂这些情爱。

我曾借着酒胆吻了他,他没有躲开,却还是抓住了我正在宽衣解带的手。

我知道他也喜欢我,可是他从未开口说过。

我曾因与他置气,被谢凌峰抓了个正着,我被他灌完药的那一天,一下子老了十岁,大夫说若是仙风道骨之人勉强能挺过两年,而我自小体弱多病,或许连一个月也挺不过去。

我还是第一次叶展颜流泪,他抱着我,恳求道,“菱儿,不要死好不好,都是我不好。”

我笑得毫无生气,“叶展颜,那你说你喜欢我好不好,你说你喜欢我,我就不会死了。”

“菱儿,我喜欢你。”

“嗯。”

后来,谢凌峰派人传书,说我并不是无药可救,但需得有人能将我身上的毒吸走。这谢凌峰自知伤不了叶展颜分毫,竟将毒置我体内,想让他心甘情愿的吸走。

叶展颜看了我一眼,我拼命摇着头,“我不要,你不要过来,我求你了。”

我被他打晕过去,醒来时,镜子里的我又恢复了明眸皓齿的模样。而眼前的少年却有了白发,眼底流进了沧桑。

我掩面流泪,他拥我入怀,轻拍着我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

“我不要你这样,我不要...”

他俯身吻我,从嘴里抛出一粒药丸,药丸从我的舌尖顺势流了下去。我一把推开他,“你给我吃的什么?”

“好好睡一觉,醒来你就不会记得这些痛苦了。”

“我不要!”我用力咳,却咳不出来。

他吻了吻我的额头,“我喜欢你!”

我苦笑着流了泪,“叶展颜,你真胆小,只有在这种时候,你才敢承认。”

09

我站在天香客栈门口,缓了缓神,走了进去。

师父饮了一杯酒,抬头望向我,“可是寻到心上人了?”

我望着他的,他的头发白透了,脸上也没有血色,或许真没几天日子了。

“怪老头,我的心上人不喜欢我,你娶我好不好?”

他愣了愣,用力扯了一丝笑,“这孩子,说什么胡话?”

“那怪老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点点头。

我坐下,倒了杯酒,缓缓道来,“从前有个小姑娘有了喜欢的人,可她喜欢的人从来不承认喜欢她,小姑娘很伤心。后来小姑娘生了病,她的心上人医好了她的病,还自作主张地让小姑娘把他忘记了,即使她的心上人最后对她说他喜欢她,可是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她的心上人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避开我的眼神,良久,他开口,“出去!”

“我不!”

他起身拽我,可他的身子真的很弱,力气也小多了,推了我几下,都没有推动,我心里难过,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出去!咳,咳咳...”

“你不要生气了,我出去就是了。”

待我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他一眼,“叶展颜,我回来之前你不许死,你若是死了,我就嫁给谢凌峰,一辈子都不幸福。”

“不许去!咳咳...听见没,你不许去!”

我出了客栈,再没有回头。

10

我坐在墙头上正看着一出好戏,府里的家丁不知犯了什么错,只听见谢凌峰吩咐手下要杖打他五十大板。

伴着那人的哀嚎,我笑道,“呦,这武林盟主,年纪轻轻的,便如此心狠手辣,当是我辈楷模。”

他抬手,示意手下停手。他笑着朝我走来,掩不住心中欢喜,“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向我伸出手,想要接我下来。我没有伸手,便从墙头跳了下来。

他连忙扶住我,皱着眉头,“小心别摔着。怎么几日没见,还是这般鲁莽。”

我收了手,问道,“解药呢?”

“嗯?”

我斜睨着眼瞧他,“给叶展颜的解药放哪了?”

他略微慌张,“你...都记起来了?”

“没错,今日你将解药给我,以前的事大家一笔勾销,从今往后,大家再无交情。”

他笑了笑,又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料到会有今日。”他将我逼至墙角,手指拨弄着我耳旁的发丝,轻声道,“若是我当年把你杀掉就好了,到如今这番田地,我还真是不舍得动你。”

我抬手将他的手打掉,“少说废话,解药在哪?”

他挑起我的下巴,问道,“如果当初你先遇到的我,会不会喜欢我?”

我冷笑道,“我喜欢的人,断然不会这么心狠手辣!”

他转身笑得有些凄凉,“我没有解药。”顿了顿开口道,“这解药需得用相思之人身上的一半的血炼制成丹药才可。”

他抬了抬手,两个侍卫朝我走了过来,他笑了笑,“我既已告诉你这些,断然不会让轻易你离开。”

我被捆住了手脚,他将我安置在原来的房间,许是想让记起曾经的那段温情。我不禁摇摇头,笑他可笑。

“叶展颜活不了几日了,待他死后,我自然会放了你。”

我朝着床柱狠狠撞去,晕了过去,脑海里终于再没了谢凌峰的身影,耳朵里倒还是能听见他的喊叫声,“来人,快去找大夫!”

11.

三日之后,谢凌峰终于放了我,不是因为叶展颜死了,而是因为我绝食,一心想寻死。

他怕我在路上想不开,特意安排了马车,让府里的人送我回客栈。

临走前,他把我抱住,不论我怎么用力推他也推不开。

“菱儿,让我抱一会,这是你欠我的。”

我用力踩住他的脚,从他怀里挣脱,“我何时欠你了?”

“以后会欠的。”

我瞅了他一眼,转身进了马车。

12

也不知道谢凌峰有何用意,明明只有两日的路程,坐在马车上,足足走了四日。

下了马车,我急忙跑进客栈,叶展颜坐在窗边,我刚想招呼他,便听见楼下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定睛一看,竟是谢凌峰的贴身侍卫,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檀木盒子。

我下了楼,他看上去有些丧气,将手中盒子交予我,“菱姑娘,盟主让我交给你的。”

我接过盒子,里面是一颗药丸,下面是一张纸条,赫然写着,“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反面还有几个小字,“代我向叶兄道声歉。”

我把纸条攥在手里,转身往客栈外走,那侍卫一把拦住我。我忽然瞧见街道对面的少年背对着我,已然是一头白发。

我有些哽咽,把步子收了回来,取下发髻上的钗子,顿了顿,开口道,“那麻烦你,帮我将这个交予他,替我向他道声谢。”

他点点头。

我转身飞奔到二楼,从窗户上瞧见谢凌峰接过钗子,满脸皱纹的脸却笑得跟个孩子似的。

叶展颜站在我身后,我连忙关了窗户,转过身一把抱住他,笑着说,“叶展颜,你该吃药了。”

编辑:三本沐

原文:武林盟主


本文参与“向茶点故事投稿”活动,发布时间开始的未来两天内,本文阅读量超过1000且点赞数不低于50,本文原编辑将获得100-2000的亚洲城ca88贝奖励,如果你喜欢本文,就为本文助力加油吧!

投稿请戳>>向茶点故事投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日暮西山烟尘远,目断南天雁影单。世事无常心疲倦,愁绪万千心泉干。
    森垚阅读 37评论 0赞 0
  • 世俗圆迹,世相原心。—题记 窗内 朦胧的天空 窗外 漫过花季 炙热收获 让迟来的春天 在深秋相遇 成熟 是如此庄重...
    魏凯博客阅读 33评论 0赞 0
  • 俗话说,众口难调,尤其是遇上三个吃货属性的男人。 早餐篇 一日之际在于晨,一顿丰盛美味的早...
    千染的小时光阅读 245评论 3赞 6
  • 身份证还有护照一到手,就迫不及待想来北京办手续了,想早点开始工作。有点被需要办的手续吓到了,像我妈妈说的,可能我涉...
    悟空饺子阅读 56评论 0赞 0
  • 生命如舟,载不动太多的物欲和虚荣,怎样使它在抵达彼岸之前不在中途搁浅或沉沦?我是否该选择轻载,丢掉一些不必...
    一抹_绿茶香阅读 72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