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美智的臭脸娃娃

奈良美智,我对他的作品直观感触是Blue。封闭的姿态、敏感的触角、孤独的思考在流淌,正如他所言:开心时我从不画画,难过的我才想画画。




奈良美智儿童时期的画被人评价有大人气,他长大成人之后却固执地画这个吊眼臭脸的娃娃。这个娃娃不怎么开心,会恶作剧,也爱摆出一副戏谑嘲讽的嘴脸。奈良美智讲儿时的故乡冰冷,无人陪伴地成长,他不爱也不擅长与人打交道,这娃娃不过是他用来表达自己的一层外衣,后来他孤身一人在德国求学时,同样的冰冷和无人陪伴,只有自己笔下的娃娃。




人要有一段时间是独自一人走过,才能真正了解自己,从此能够心平气和地观世界,也能坦然一笑地放过自己。抵抗得住“认同感”的诱惑,无所谓和解,只是清醒的向前迈进,清醒地活着也许称不上幸福快乐,但别有一番滋味。





人除却大脑皮层这级高级神经中枢,皮层之下还有边缘系统为低级神经中枢, 恐惧、饥渴、性冲动、愤怒等无需思考的本能均由边缘系统中的杏仁核激发释放,大脑皮层对低级中枢实施监控、抑制、分析、升华的抽象任务。从结构功能说开去,一位卓越的艺术家如同一只蜗牛,拥有最灵敏的触角和最坚硬的壳,感知的一切窸窸窣窣皆可再抽离为象征符号,此为艺术创作。艺术家可不是任由情绪情感泛滥,毫不意外,赤诚的艺术家会比更多人更早看清楚当代的世界。





曾有人问一个人为何性情不温暖服帖不合群?用统计学的正态分布解答--所谓正常人不过是正态分布中的常量,不合群是离群值,偏左的是傻子,偏右的是天才,离群状态多是又疯又清醒。抑或讲人有动物属性,有些是群居的食草性,另一些是离群索居的食肉动物,为了不妨碍捕获食物,食肉动物天性寡言少语搞神秘。人与人如此的不同,你是只鸟,而他是条鱼,你们生活的世界从来都不是同一个世界。叔本华提倡在人群中保持适当的孤独,以免落入庸俗:“明智的人在取暖的时候懂得与火保持一段距离,而不会像傻瓜那样太过靠近火堆;后者在灼伤自己以后,就一头扎进冰冷的孤独之中,大声地抱怨那灼人的火苗。”




一位作家在回忆录里写道:“好的作品不能只由着自己性子写,那样写出来的东西是处理后的片面,好好观察这个世界,它有你喜欢的事物,也有你不喜欢的事物,把不喜欢的事物写得深刻才是一名合格的作家。"奈良美智的画给我的另一层感觉便是如此,把自己不喜欢的事物表达清澈便是一种包容。娃娃虽然臭脸,但眼神剔透,传达着它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奈良美智虽孤独却不寂寞。


后记:“少数服从多数”这句话,我一直理解为“少数包容多数”,从人性说开去,站在大多数里面的人不大懂得少数派的思考,更不理解一个人摒弃认同感时所走过的路,你没见过大海,我如何向你描绘无边无际的蓝? 简单地用好坏来评价人性,用残酷和幸福来评价人生,那只能说明这个评价人活在梦里或戏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什么时候,你能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文字:杨小邪

图片: 奈良美智 作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