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日本京都金阁寺
日本京都清水寺

我要写一写这个人,他对于我来说是一种遇见,是从没有过的经验。

他的微信昵称叫663,头像是年轻时的梁朝伟。一开始还奇怪他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我刚刚送走的两个毕业班是661、662,他恰好是排下来的数字,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663是梁朝伟在王家卫的代表作《重庆森林》里扮演的警察的警号,别人就是称呼这个警察为663。其实从最开始他出现在大家游关西小伙伴的群里,我就隐隐感觉他可能会和别人不同。倒不是因为别人先容说他还在澳洲晒太阳,直接从澳洲飞日本。直觉吧,就因为这个梁朝伟的头像,我猜想或许他是我愿意认识的人。

但这种好奇只有那么一点点,等到真正见到本人已经是我到日本的第二天,他前一天晚上大约一点多才到,我已睡下没出去招呼。第二天早晨起床见面说声你好,看着他肤色是不正常的黑,我就问:你这是天生的还是在澳洲晒得啊?他说晒得吧。(我可真是好意思,见面先说人家黑)

他看上去比别人成熟一些,个子不高,有点瘦,长相是那种我一看就不讨厌的类型。我想起昨天康康提出的疑问,康康问大家谁知道663多大了,是不是都有孩子了啊。我就直接问他:你结婚了吗?他说没有。后来一起吃早餐,感觉他有点腼腆,我又说到他看起来很文艺的话题,说看侧脸和齐秦有相似的地方,这时洋洋补充到人家是背着吉他来得呢!果然是个文艺青年,有点流浪歌手的范儿,类似朴树许巍那种的。

吃完早饭大家一起出门去逛大阪城,在门外等着时我又问: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韩寒?他微微点点头就算承认吧!也就我这么热情过度,看着人家像这个像那个的。

从上午十点多六个人一起出去玩,倒也没觉得他有什么特别,最多就是沉默一些,不和大家开玩笑,不像大家,又说又逗,时不时哈哈大笑。我看他总是一个人站着,也不参与互相拍照,就走过去说我给你照几张哦!后来在大家坐的游船上有几顶那种类似斗笠的帽子,他拿起来试戴,我坐他对面又给拍了好几张照片,不过说实话,我感觉他戴那个帽子不如平时好看,但是戴着好玩呗。我开玩笑说他和坐在旁边的维维好像一对情侣哦,这时大家也都说确实像。我就又趁势给他俩照了好几张合影。后来这些照片也成了我需要加他好友的原因(不能算借口),需要加了好友传给他照片啊!

几天后我问起他从什么时候觉得我对他还不错,他说是在船上我给拍照的时候,我说答错了,那时还没有特意对他好,只是觉得他有点独来独往,帮着拍个照而已啦。

那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的感觉有点特别的呢?回想起来坐船的时候没有,坐摩天轮时正常,后来在游轮上也没有特意寻找他的身影。但我记起来去看那个几D影片,就是模仿身临其境冒险的游戏设施,大家在排队等着时,我倚着后面一根栏杆,结果栏杆旁边的连接带子突然开了,我晃了一下差点摔倒,他正在旁边,眼疾手快地在洋洋扶我之前先扶了我一把,具体怎么扶得我也没注意,可能就是支撑了胳膊一下。但对我这种向来恪守男女授受不亲的人来说,还是感觉有点难为情,赶紧走到另一边,倚着墙歇一会。我那几天一直睡得不好,有些困又有点累,总想找机会休息一下。后来那个冒险游戏要开始时我就隐隐有个念头,想挨着他坐,不过正好洋洋排在我前面,就隔在我和他之间了。等游戏一开始,我早忘了他的存在,只顾着和别人一起哇哇大叫。

这就说明扶了我一下这件小事还不足以让我对他就另眼相看了。记得当天晚上去心斋桥购物时他什么都不买,就在店外等着,我在里面挑选自己需要的东西时也几乎没有想起他,只是后来看到维维让他帮着提购物篮楼上楼下跟着当免费劳力时,我才打抱不平说维维欺负人。我那时是心里有点不舒服吗?其实也没有,我是断然不会也想着那么使唤他的,我只是觉得他太好脾气,绅士得过了头。回去时也是他帮维维提着买的那些东西,我和维维开玩笑说:你真是像使唤男朋友一样用人家663啊!当时大家也都觉得他确实够任劳任怨的!

第二天一早起来,他有明显的感冒症状,应该是晚上他们三个男生睡的房间空调温度太低,我猜想他挨着空调觉得冷,但也不好意思关。维维表现得对他还挺关心,毕竟是前一天用他帮忙提东西了,再有大家出门在外原本就该互相照顾。我这种比较热心的人也想关心他一下,不过也就是大体和别人一样。我绝对不好意思去摸他额头看是否发烧,主要是我这种脑筋的人不可能想到这个举动,可是后来我还真就那么做了。一是因为康康在去奈良的车上忽然走过来,拿起我的手放到他脖子下面和额头上让我看看他是不是发烧,我当时吓一跳,没人这么对我啊。我要甩开又觉不合适,毕竟康康就这性格,虽然是个男孩子,却总以是大家的姐妹自居,他和别人也这样,又不是针对我,我就笑了笑放下手说他体温不热。后来又听维维说起摸了663的额头不算热。有这些做基础,我才在药店里帮他找感冒药时,一边问发烧吗,一边轻轻碰了碰他胳膊试体温,又很自然地把手放到他额头上,然后下结论说是有点热。

这个试体温的举动对我来说已经很不正常,我从来不会主动去碰谁。那么我对他的这种特殊感受是如何形成的呢?还真是说不好!在奈良公园里和梅花鹿拍照的时候我也没惦记着他,但我和他在接下来作为体力较好者前去探路而偶遇乐队演出时,我当时的愉悦感,一部分来自音乐,但确实也和他就在不远处与我一起欣赏有关。后来我回头找他使个眼色说走吧,怕别人等急了。回去的路上,我问起他吉他弹唱的代表曲目是什么,他沉默了一下好像没想出来,就说等有空弹一弹吧。正是这个约定促成了大家临走前一晚他弹着吉他领唱,大家合唱了朴树的《平凡之路》,那是大家几个人相聚时光的一个小高潮,而在我心里几乎称得上是华彩乐章。

确实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也有个相认的机缘,凭直觉来认出与自己相似或是相呼应的人。我记起在有一趟车上,我还没拉住扶手,车就启动了,他就在我旁边,原本大家几个人上车就都会离着不远,我随着车的惯性正好倚在他身上,这要是换成别人,我肯定浑身不自在,但就因为是他,我不但没有觉得别扭,反而心里还有点想笑。现在想起来或许这就代表我对他的一种特殊感受,我从心理本能上就愿意和他靠近,这难道就是一种相认吗?虽然他当时也还是面无表情,毫无反应,但他向来就那样,如果真逮个机会就献殷勤,反而会让我大失所望了。

若要细究起来这种感受确实不同寻常,没有对比就不会明白!有一次,康康想挎着我胳膊一起走,我一下就闪开了。贱贱习惯于说着话拍别人胳膊,我会把拍过来的手甩到一边去。但是对他,我却愿意离他近一些,这就是源于有一种认同感,仿佛天然就亲近的感觉。

到京都之后第一天去清水寺,几个忙着拍照的同伴耽误了时间,后来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我特意给他发微信问他在哪儿,是不是和这些人在一起挺无聊的啊,发完才想起来他应该没网收不到。后来会合后我也没提微信这事,只会偶尔转头看看他坐哪里在等候而已。快要离开清水寺的时候,我说康康给我抓拍的照片太搞笑,把我拍得像个疯子,维维在我左边看着照片笑个不停,他坐我右边估计没看清那些照片,竟然也跟着呵呵笑。这倒是大出我意外,这么容易就被逗笑了啊!

当天晚上没出去吃,大家十个人在住的公寓开了个火锅趴,他感冒还没好,和我一样也没吃辣的红汤调料,他就坐在我斜对面,跟着大家一起吃,别人说话逗笑,他就微眯着眼,脸上似笑非笑地听着。我时不时会不露痕迹地观察他的表情,看了一眼又一眼,心里也在想,没有人知道我一直在观察他,可我到底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奇,这么感兴趣呢?就因为知道他在澳洲游历了一年,知道他徒步穿越几乎是无人区的什么国家公园,或是因为和大家一起看过他跳伞的视频,还知道他也曾到海底潜水,更或许就因为他背着个吉他有文艺范儿,应该和这些有关系,毕竟他这样经历的人,我以前还真是没有接触过。我的人际圈子多单一啊,总共也不认识几个人。而一个人丰富的经历,尤其再有点冒险特色的,总是能增加神秘感,让别人产生好奇。就像康康也曾对他很好奇啊,还挺世俗地猜测他是不是富二代。我倒不关心这个,我只纳闷为什么我就这么对他另眼相看,前面列举的那些经历还不足以让我一定会对他有好感啊,经历或者传奇只能是形成一个人整体特征的部分而已。说到底更能让我认同的应该是他的性格和行事风格吧,他不爱说话,不喜欢出风头,从不抱怨或表达不满,主动干活,知道必要时出手帮助女孩子,很少看手机,喜欢一个人抬头默默看远方,仿佛若有所思……这些都是我赞赏他的地方,而且他的神情也很值得琢磨,我看不太懂,但又忍不住时不时去看他几眼。

这些想法起初都是潜伏在我心里,没有表达的机会,直到18号那天,我从伏见稻荷大社要返回住处,提前发微信问他在不在,因为知道他没有跟着大部队去购物,我找不到交通卡了要回去但不知道怎么开门,他没回复,说明是在外面没有网。我于是自己摸索着路线也顺利回去了,很有成就感,休息了一阵,别人也都陆陆续续回来,他回来后应该算第一时间就微信告诉我他刚回来,我说知道。当时我在女生卧室正假装睡觉,其实根本睡不着。我拿着手机忽然有点感慨万千,不管那么多,直接打了一堆字,告诉他我很珍惜认识了他。过了一会,他有点客气地回复了我,我既有些安心,又隐隐有点小失望。我不想要客气和礼节,那我要的是直白的回应还是彼此心照不宣呢?自己也说不清!

图片发自亚洲城ca88App

反正是把想说的话对他说了,我这样性格的人只能如此。那种主动找我的人,我肯定没兴趣。而能让我有好感的,又得是深沉内敛不主动的。几乎是个死循环,如果我不主动点,只能错失。

下午大家都休息了一下,晚上一起出去吃饭我和他都不露声色,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特别的表现,沿着街朝前走,有一条河,又沿着河在昏暗的灯光下继续走,河边有灯笼照明搭起来的台子作为吃饭场地,看起来还挺浪漫,但紧挨着河边的地上也躺着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就在他走过的脚下,我的视线正扫过去,心里一惊。路上我基本也没和他说什么话,走到一家面馆,看来应该有点名气,服务员是中国人,他们点了大碗面,我不敢吃辣,要的饺子,正好按顺序挨着他坐,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座位挨着而已。结账离开时我指着墙上的照片给他看,他就笑了笑跟着看那些带着面具的人,此时才觉得两个人仿佛有一点点默契了。

吃完饭,她们要去逛街,我不想去,确实没什么好逛的,就跟着几个男生往回走,也或者就是想和他多待一会儿吧,但路上我不可能和他并排走,好像完全不相干的人。再拐个弯就到住处了,我忽然想起他们四个男的回去要洗漱,我要一起回不方便。就说再转转,难得看看京都夜景,其实我特别想给他找个理由能陪着我在外面走走,但实在是没有,问题是我也没和他提前约好啊。他们回去了,我自己在外面沿着街走,先到附近的大桥看看,我多么希翼能和他沿着河边随便走走,可以聊聊天,也可以什么都不说就那么待一会就好,因为白天一般都是大家集体行动,而我不知道明天晚上还有没有机会,如果找不到机会,我这个愿望就永远不可能实现了。

我从大桥回来沿着街道走,有个酒吧里面都是外国人,正要拿手机拍个照,有两个人冲我拼命挥手,这才看清是康康和贱贱,原来他俩回去又出来喝酒了,都不想辜负了京都的夜色啊,我进去坐了一下就出来了,我也不喝酒坐那里没意义,而且还有点不死心,之前给他发了微信说怕他们洗漱不方便,所以在外面转转,他说让我注意安全,别走丢了。我说还真没准,晚上有点看不清方向,这是实情也是故意,他说找不到方向可以找他,我问是发给我地图吗?他说也行,也可以下楼来接我。我当然就是想让他来接我,但又怕他不好接应,如果我都到楼下了再让他来接,那这借口也太拙劣了吧,所以干脆回去上楼,拿件厚衣服再下来。反正同屋的女伴还没回来,我睡觉那么轻,不能提前睡。我回去后可能他以为我不再下楼,等我换了厚衣服问他还出去走走吗,他如实回答已经换好睡觉的衣服了,我说那好吧,没事,我自己出去吧。于是我又下楼,有些失望,有点懊恼,一个人沿着河边走,这时路上行人挺少,虽然幽静,但也让我有点忐忑,怕万一出来个神经病,转了一圈,穿过一条挺雅致的路再回到河边来,突然见路边有个人在蹲着鼓捣什么,再一看是个流浪汉,衣衫不整,吓我一跳,赶紧绕开往回走,心扑腾扑腾了一会才安定下来,回到住处,她们逛街的还没回来,那我也老老实实准备睡觉了,我猜他也没睡觉,我都不信,我在外面游荡,他能睡得着!

第二天原本打算去五岳散人推荐的美术馆,可惜上网查了查才知道周一闭馆。主要是我实在不想和洋洋她们去岚山,干脆剩下的五个人一起出门租自行车骑行游京都,我当然也是觉得骑自行车有意思,但主要还是因为可以和他一起出去,于是跟着他去不远处租了自行车,外面特别晒,但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骑上自行车跟在他后面,穿行在京都的大街小巷,忍不住嘴角上扬,脸上笑微微!

先到了一个寺庙,叫本能寺吧,他说了说来历和相关史料,我也不了解这些,管他呢,跟着走呗!正午时分,很晒,大家也累了,在一个叫报恩寺的地方休息,那母子俩出来没多远就嫌太晒回去了,只剩我俩和亮亮三个人,大家坐在一个长椅上,对面是个卖祈福用品的小门店,静静坐在那里,周围只有鸟鸣和风声,他在中间,我在左边挨着他,椅子不大,只能挨着坐,我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但又很是名正言顺,我有点困,说休息一下,十分钟就好,椅子靠背有点矮,我对他开玩笑说要不靠着你,他微微点点头,我笑笑转向另一边,我哪会好意思靠着他呢,就是只剩大家俩,也不行啊!我斜倚着扶手这边,风把我的头发吹得飘来荡去,我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右胳膊紧挨着他的左胳膊,过了一会,他似乎动了动,不知是不是不自在,但椅子就那么大,根本没法两个人完全不碰上。我才不管,就那么坐着把头转向一边闭上眼休息,不可能睡着,但那一刻心里很满足,希翼时间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就这么让我挨着他安安静静地坐着就好。

过了一会是有什么响动吧,总之是我没法再装睡了,四处看看,再看看表,说好的休息十分钟,时间还没到。他一直抬头看着对面,还是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知他在想什么,亮亮一直在看手机发微信听歌之类的。这第三个人哪里会知道我的小心思!

很快到时间了,我说咱走吧,起身要离开,他走到对面摊上买了个小人偶,胖胖小女孩那种。我以为他是为了感谢老板允许大家坐在那里休息所以才买的呢,不过据他自己说不是,就是觉得挺可爱的。

从报国寺出来又去了金阁寺,在门口三个人各买了一个绿茶冰淇淋,吃完就饱了,基本可以当作午饭。我把吃完需要扔的废纸直接放到他手里的纸筒里,让他一起扔。其实我也是看到老实人就想欺负一下!

在金阁寺转了一圈,天气越来越热,恐怕是最近京都最热的一天,我在自动售卖机买了一瓶补充能量的饮料,半瓶倒进我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感觉味道怪怪的,就把饮料瓶里剩下的递给他,非让他也尝一尝,他很有分寸的去碰瓶口喝了一点,说确实怪怪的,就又还给了我,要是别人我肯定会嫌弃,但因为是他,我后来就把剩下的喝了。之前我看到洋洋让他尝尝可乐也是,好像这几个人谁也不嫌弃谁。

走得有点累了,找了个有长椅的地方,他俩都是躺那就睡着了,我绝对不能躺啊,坐在椅子上离着他的头不远,拿手机编辑图片发个定位金阁寺的朋友圈,他没一会就开始小声打鼾,旁边有个团队出行的广东团大声喧哗也丝毫不影响他。我坐在一边既觉得好笑又觉踏实。有点现世安稳的意思!

从金阁寺出来又到一个什么神苑骑车转转,感觉饿了先在外面吃了下午饭,又骑回去在石子路上转一遭,出来路过一个商业街,又在一个药妆店买了安耐晒,他在外面等着,我和亮亮进去买。回来路上联系那母子俩七点前还车。

回到住处后,收拾一下,妹姐提议让他弹琴唱歌,他倒是挺大方,毫不忸怩,调音后先唱了洋洋点的周杰伦,我没听过那首歌,就觉得他弹琴很熟练。大家说再唱个大家熟悉的,他就唱起朴树的《平凡之路》,我真没想到原来这几个八零末都会唱,看来朴树的这首歌还是很有号召力。当他们的合唱声响起那一刻,我真的挺感动,心中涌过一股暖流呢!

然后他又唱了一首英文歌,我以前没听过,曲调是舒缓抒情的那种,挺好听的,我用手机里的录音机录了下来,以作留念!

唱完歌他们又继续昨天的节目去酒吧喝酒,我不去,在阳台看手机,还是编辑图片发个定位住处的朋友圈。后来发现屋里很安静,原来只剩下了我和他,这有点尴尬了!我回来后还没有收拾,就我俩在是不是有点什么嫌疑啊,当然我绝对信得过他,可别人会不会信得过大家俩呢。反正他自己窝在卧室看ipad,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吧,于是洗澡洗衣服,收拾完又换上出门穿的衣服,我不能穿睡衣晃来晃去啊。屋里很闷,昨天晚上已经把附近该逛的都逛完了,当然还有既然他在这里,我干嘛要出去。我坐在阳台吹着风看手机,坐了一会,觉得不太对,就这么各自待着也不行啊,我发微信说别看电视了,要不到阳台坐坐,要不出去走走,他没回,看来是没看手机。我自己在阳台拿着手机干着急,但我不好意思走过去叫他啊,后来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是亮亮回来了,他瞪着眼睛看着从阳台探头的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觉得屋里这俩人好奇怪。我有点不做贼也心虚,从阳台出去特意和亮亮说会话,以证明我很自然很正常,啥也没发生,其实不用证明,亮亮也没那么复杂,他才不会猜测什么呢。是我自己心虚,其实我也只是想和他安安静静地坐一会而已!

我回到阳台继续坐那儿看手机,这时他回了我个——啊,我一看马上回他:啊什么啊?就你这性格啊,真能闷死人。刚发出去,就见他端个水杯到阳台来了,我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简直惊喜啊,我还以为他一直都不会到阳台来呢,看来是亮亮回来了,他觉得这时再来和我说话自然些。

我于是站起来,和他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说了一会无关痛痒的话,什么王家卫啊,重庆森林啊,我真正想问他的关于他自己的,比如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有什么梦想,追求哪一类东西等等都没来得及问。后来去酒吧喝酒的那几个也回来了,大家谈话被打断,他回到客厅,过了一会,我又以让他接收我发过去的照片为理由,把他叫回到阳台上来。这次我要抓紧时间问关于他自己的问题了,我趴在阳台栏杆上问一句回头望他一眼,他也不看我,抬头看着远方,说一句笑一笑,我发现他这么笑起来真是好看,不戴帽子的时候头发蓬松着,比白天感觉要亲近随和了好多。大家说起关于理想主义,我认为他就是,而我算半个。我原本想要让他躲开阳台晾晒的衣服站到一边来,但他没动,我也只好就隔着衣服站在栏杆旁边。正说着,康康他们要到阳台来继续摆桌喝酒,我俩就都回客厅了,不过也没什么遗憾,毕竟当着大家的面,我俩说得太多也不好。我只是想和他安静地待一会,今天这个愿望已经达成,那还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