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回娘家,妈妈提醒我隐藏财产,弟媳竟然让我去租房

我离婚了,却没想到平时对弟弟那么好,现在却成了他和弟媳眼中要撵我离开娘家的人。

我前夫大军开一家企业,生意做的很大,大家是大学同学,感情一直很好,可半年前我去单位给他送新做的糕点时,撞见他正搂着小秘书笑得正欢,直气得我把糕点直接砸在他们两人身上。

两个人赶紧从沙发上起来,小秘书吓得一溜眼跑走了,老公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我哭得眼都肿了,最后他开车送我回家。

我想过离婚,可大家结婚后,我就成了家庭主妇,和社会脱节,孩子已经上初中了,现住校。这几年我确实过起了贵太太生活,如果离婚我的生活来源从那里来。

大家生活质量高,弟弟也跟着沾光,这几年我没少帮衬他们,出门购物总是给弟媳买一样的衣服和化妆品,所以她对我亲的很,经常来我家蹭饭和搜刮钱物。

老公很大方,弟弟结婚时,还帮他们付了首付30万,但名字当时出于考虑写的是我妈妈的名字,并且送了弟弟一辆20万的车,让他们夫妻俩开心的不得了。

可就在我犹豫时,接连传出老公和秘书一起外出的消息,他开始夜不归宿,我和他吵架,他对我更疏远。我心冷了,男人出轨就像面对一粒老鼠屎,我得忍着天天看。说实话离婚我有些舍不得,可我嫌恶心,就回家和妈妈商量。

妈妈也听说这女婿的事,怕我伤心,一直瞒着怕我知道,现在听我说起,她先是叹气,本来我父亲去世时,说实在话,我老公跑前跑后办理后事,我妈对他是看好的。可现在他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我妈怕我难过又受气,就鼓励我学会独立。并对我说:“离婚不可怕,无非是先苦一阵子,但会幸福一辈子”。听了妈妈的话,我就果断提出离婚。

当我向他提出离婚,他还挺惊讶,以为我依赖惯了,说啥也不会先提离婚。他倒爽快,孩子归他养,因为他是过错方,不要让我付生活费。因为孩子现在也大了,一直住校,放假孩子想跟谁都行。

孩子知道他爸的事后,恨恨对我说:“就当我没有这样的爸!”

我劝他不要去记恨任何人,大人的事大家自己处理,大家离婚希翼不要影响他的学习,毕竟是男孩子,除了最初不和他爸说话,学习成绩并没有下降,我才放心。

协议离婚时,他给了我一套房子,还有数目不小的存款,但我离婚后母亲不要让我对外说我得到了多少离婚补偿,我很纳闷。

等我真正回母亲家住时,弟媳露出了本来面目,她开始对我冷言冷语,有时说话也爱搭不理,我才明白这是看我失势,离婚后什么也没得到,她以为在我身上搜刮不了财物,看不起我了。

我很难过,从小和弟弟一起长大,对他,我真的很尽心,什么好的都想着他。我以为他看到我离婚回家,会同情我,并且会和以前一样相亲相爱,可是我太天真了。

有一次,弟媳竟然在饭桌上说:“姐,家里地方小,有些拥挤,住在一起不方便,你看你能出去租房吗?”

我一听愣了,这是公然赶我走,而弟弟竟然低着头不吭声。妈妈一听弟媳的话,把筷子“啪”地拍在桌子上道:还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赶你姐走,这房子可是通过你姐付的首付,我还健在呢,名字也是写的我,论居住权也是给你姐。

妈的话让大家都愣住了,弟媳说:大家是儿子,当然给大家住,姐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何况她现在寄人篱下,虽说当初姐夫掏的钱,可也是让大家结婚住的啊,理应给大家住。

妈妈冷哼一下:“你们就这点小心思,多亏当初大军明智,没写你们的名字,现在你姐和你姐夫离婚,你们就这样对她,想想以前你姐是怎么对待你们的吧,少做没良心的事。”

我看着弟弟,他嘴里嘟囔着想说话,但看到我的眼睛时,他又赶紧闭了嘴并移开目光。而弟媳也气呼呼地看着他让他开口要房。

我心冷得很,一直以为亲如一家的姐弟俩,原来只有在落魄时才能照见人心。

我给妈说我去租房,妈妈斩钉截铁道:“有我在一天,这房子就是你的,因为没有你和大军,大家也住不上这大房子。”

当时买的这房子是140平方,三室两厅,也确实是因为弟弟结婚给我妈换的大房子,不知道是冥冥之中的安排,还是大军有顾虑,当时写的是我妈的名字。

正因为有妈妈做后盾,我才得以在这个家住下,妈妈私底下把我那套房子出租了,月租一个月2300元,说我的生活费有了。

真的,以前我从不考虑生活费用,现在和母亲住在一起,虽然弟媳爱搭不理,但我有了底气,不理就不理。有时想想,如果弟弟真的不和我讲姐弟情,我就直接和妈把房子买了,让他们俩喝西北风,不再帮衬。

我今年41岁,虽然有贵妇的气质,但耐何多年不工作,上大学学到的常识早被我还给了老师,我要出去工作,也好养活自己,可我真的迷茫了,不知道我能干什么?

正在我为难时,同学林丽抛来了橄榄枝,她开的服装企业正缺形象顾问。

我喜欢打扮,以前出入的都是高端场所,她正是看中我的人脉和交际圈,让我给那些贵妇人量体打扮穿衣技能,这正是我的强项,没想到简单培训后第一单我就挣了2000元,还有小费。

他们都知道我离婚了,但我并没有在他们面前低三下四,为了赶快胜任工作,也不枉同学的帮助,我买了大量时装杂志来研读,并开始学习服装设计。在给她们搭配服饰时,根据自身条件,不说恭维对方的话,而是提出合理的建议为她们搭出心仪的服饰,赢得了好口碑。

林丽开了分企业,让我去做市场部经理,这对我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上大学时大家就是好朋友,我的性格她最了解,知道我不服输,对穿衣很有灵性,我接受了她的安排,很快把分企业经营得有声有色。

人有了钱,就有了底气,虽然和前夫离婚分了不少,但我一直没动。人在职场后,我感觉比以前更加自信。妈说我还变年轻了,可能心情好,有了职场经历,工作也更加得心应手,也赢得许多单身男士的青睐。

有一成功男士主动追求我,并且比我小两岁,他离异有一女儿,今年12岁。

说真的,再婚我恐惧,况且对方年龄又比我小,他带我去过他们家,他父母很开明,不但没有嫌弃我,还主动要和我母亲见面讨论大家的婚事,这让我很意外。

我又结婚了,并且辞了职。现老公的生意比前夫做的还大,我不想再做贵夫人,我要有我自己的事业。他欣然同意,为我专门开了一家服装企业让我经营。看我比以前过得还好,人也焕发了活力,我的亲弟弟带着他媳妇又来登门拜访。

我冷笑拒绝了,人在难处,不是亲情温暖反而要撵我去租房,让我受伤的心灵雪上加霜,在他们身上体会的淋漓尽致,我再也不傻了。如果不是妈妈说公道话,让我隐藏我的房子和钱财,估计被他们俩榨干都有可能。

妈说我太实诚,虽是一母同胞,但也要对方知恩才行,弟弟看我不帮他,气呼呼拉着弟媳手走了。弟媳临走对我恶恨恨道:“你命好,嫁的都是大款,说不定你还会被离婚,你等着吧。”

听着弟媳恶毒的话,我心凉透了,多亏我不再帮他们,有这样的弟弟和弟媳也是一种悲哀,好在我醒悟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