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为八卦的对象

老家有事,我回了一趟老家,这次回去,见了好多的亲戚。尤其是和我一起玩大的几个伙伴

在同时之间,我找不到参照物,觉得我还是我,可是,当我见到儿时的玩伴时,我否认了这种想法。

能和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年龄自然和我相差不大。她见到我时,大家互相问候了后,我还在那看着她的表情想着小时候的她时,她向我跟前凑了凑说:“我一直没见你,我有些话想问你。”我很奇怪,就问:“你有什么话要问。”她显的神秘兮兮地说“听说你离婚了,是真是假?”我心里奇怪,我离婚的事情只给我几个姐姐和我要好的朋友知道我姐姐不可能给别人说的,至于我的几个朋友她们不可能认识我的这个玩伴啊,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只能一脸尴尬的说道:“离了,过不到一起就分开了。”

“那你找下了没?”她急切地问我。

“不找了。”说着我低下了头,因为我觉得一屋子的人都在看着我。

“那怎么行啊?你才四十几,赶紧再找一个。”她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心里想道我这些玩伴年轻的时候不是这样啊!她说话和气,和人不笑不说话,现在怎么成这样了,几年不见,她说话粗声粗气,时不时还发出哈哈的大笑之声,让我望而生畏,原打算和她几年没见,这次见了好好聊聊,没想到她说话的种种,我难以接受,便借着接电话走出了屋子。

当我无比尴尬的离开了一屋子人,到路边透口气时,遇见了堂姐她又问起我这个话题。我很郁闷,我离婚这件事对我来说根本就没当回事,从我带两孩子在几年前离开那个家后,哭也哭过,心也痛过,我好像一只受伤的猫,默默的舔了几年的伤口,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受伤的心也慢慢愈合,人家既然背叛了家庭,另有所属我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再说孩子也在我身边,离婚对现在的我来说,只是解开了双方之间的枷锁而已,为什么这些人把离婚看的这么重呢?而且还带着一脸这样的表情看着我?

我不由的呐呐自语道:“离婚这件事我没对外人说啊,怎么人都知道了?”这时,从我身旁经过的二嫂说:“只有大妈一个人知道了,别人就都知道了。”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知道的原因了。

我买房子,办过户手续时中介见过我的离婚证,我找的中介是大妈的外孙,也就是我堂姐的儿子,可能我外甥给堂姐(他妈)说我离婚的事了,堂姐这次回来给大妈说的。一切想通之后我不在纠结,因为,二嫂说的没错,大妈确实是那样的人。

唯一一点我想不通,我离婚和她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喷我,她们是真的关心我?还是给我看笑话?虽然大妈在我面前什么也没说,但是从她看我的那种眼神,我就觉得有可伶、有鄙视同时还有嘲讽,不过我还是理解大妈的心理,因为她毕竟是七十多快八十的人了,怎么能接受现代人的这种思想,她觉得离婚的女人就是可伶的代名词。

大妈这个人,在我小时候就常常听大人们说她就是个长舌妇,爱拉闲话,东家出西家入,今天说这个小媳妇骂婆婆了,明天又说那个婆婆打媳妇了,惹的村子里人人见而避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那样一点都没有改变,竟然连自己的侄女都八卦,看来真应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了。大妈这一辈子就靠八卦人活着,一嘴牙由于疼痛难忍,全都拔光了,说话都说不清,但是她还不放过别人,亲戚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她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八卦一下我,以引起别人对她的存在感,她又怎么能放弃呢?不过令我没想到是我也成了被八卦的对象。

早知道是这样,娘家的过的这个事我是不会来的,现在这么多人看我的眼神令我难以接受,以我对老家村民的了解,在这段时间内,我将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