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茶馆

?  小邪半裸着身子,有气无力的行走在大街上。

仲夏的晌午,这日头一点也不客气。且说这天,干燥的一片云彩也望不见,蒸腾的热气把它映衬成扭曲的形状,从光滑的“铜镜面”变成了模糊不清的“湖面”。再说这地,前脚刚落在上面,不敢多停留,便要立马换脚,如若不然,这脚下草鞋将会直接烧着了!

即便已经热成这样儿,这个年轻后生却倔强的背一个厚的长条状粗布包裹,任凭汗水从捂得严实的后背生出,哗哗地淌在地上。小邪不时东张西望,艰难的咽一口唾沫。应该是在找水,毕竟他现在已经热的头昏眼花,路边店铺外的招牌都有些看不清了。唯有一杯水能救他。

终于,他长吐一口热气,转身向路边走去,看来马上就能喝到一口清甜的水了。等等!他去的竟然是铁匠铺!这种热里淘热的地方!......

小邪几乎是贴着地面出来的,脸上通红无比,正像身后这铁匠铺里的烙铁。后面背的布包还在,只是小了点,铁匠铺这种地方在现在的天气下,可以说和炼狱是一个级别。这里面现在能有人做营生,简直是奇迹。

终于,拖动身体再向前几步,这次他的脚步顿在一破旧的木制招牌前。“沉香”二字歪歪扭扭的刻在招牌上,看起来简陋至极。

这茶馆名气很大,虽然看起来好不景气,但小邪一路行游到此,确实没少听说它的名头。只说这茶水,仅轻嗅一下,沁人心脾的香味就能让浑身的燥热一下子从心头尽然排出体外。不仅如此,其里各种茶有各自的神奇之处,其中一种“仙人茶”能教人神清气爽,精力倍增。沿途有故事传来,两个古稀老辈在茶馆下棋,只是一人品了一杯茶,便直接不吃不喝一盘棋足足杀了三天有余,不仅如此,下完棋后两人仍精神抖擞,还要相约再来一盘!又有人说,这其中一种“回春茶”的茶叶竟然在水里泡成了人参模样,那些弱不禁风的病秧子的喝过之后竟然也有了六分力气!种种传闻令小邪对这茶馆的招牌早就如雷贯耳,虽说他知道,这其中多数言论肯定夸大其词,但今天恰巧到此,天气又是如此燥热,正是时候尝尝这所谓“仙人茶”“回春茶”是否茶如其名。

正到茶馆门口,只见其中已经有人,不过并没有很多,其中有一圈四个一对坐在一起聊着,有两人独自品着,还有一人根本不点茶,就坐着静静歇息。

原本小邪觉得传的神乎其神的茶馆应该是要生意爆火的,此刻这种景象让他对外面的传闻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轻笑一声,他径直走到柜台,这边有个面容和谐的老掌柜专门接待。

“这里可是传闻中的“沉香”茶馆?”

老掌柜看看小邪,态度温和的回答。

“正是本店,不知客官要点什么茶?”

见掌柜竟然毫不客气的承认了,小邪看看茶馆简陋的装璜,又回头看看店里寥寥数人,鼻中冷哼。

“不瞒您说,我对您家的“回春茶”早有耳闻,此次前来专程为尝个稀奇!”

小邪话中的讽刺意味毫不掩饰,却只听那掌柜依然笑着接话:“若是这样,客官,您来早了,现在还没有您的回春茶。”

“呵呵,却是这样?那这“仙人茶”总不会没有吧?”

“的确如此,现在还没有您的仙人茶。”

“哼!我看你这店分明是装腔作势,弄虚作假,散播谣言,实则空壳一具,倒是这故事编的不错!”小邪身心的燥热此刻尽然转化成一肚子的火气,朝着掌柜倾泻而去。奇怪的是,这声大如雷,却不见周围几人视线移过来。

再反观掌柜,非但没有丝毫介意,甚至还保持着温和的态度,连连抱歉。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小邪这一通骂,若是掌柜还嘴还能争辩一番,然而此刻掌柜笑而不语的谦卑态度倒让小邪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没有理由爆发出来了。他的语气只好弱了下来。

“既然没有我说的那些茶,那你们有别的什么神奇的茶?”

“巧极!今日正有一种茶专为客官所沏!还请您先坐着喝点水等待一下。”掌柜喜笑颜开。

“嗯?”小邪没有想到,这茶馆还真敢拿出一杯茶来,也不怕一会儿茶上来他不买账!

“巧极?那我便等着了。”一脸愠怒的小邪踏着步子走到那一桌四人旁边的一张桌子边坐下。整个人半个身子青筋暴起,红的如同蒸锅里的螃蟹,背后的长条包裹仍然没卸下来,包裹的内侧已经湿透了。

喝过一壶水之后,小邪的火气能消散一些,通红的身子也渐渐转白,汗水浸出,弄得他跟刚从河里捞出来一样。这时,那掌柜终于亲自端茶上来。

“客官,您的茶。”

还未待茶过来,小邪已经坐直了身子朝茶杯里瞄了。

“茶水竟然如血一般红?!倒真像是不一般。”他心声如此,脸色却不敢一下子温和起来。静静的看掌柜将茶放到桌子上,小邪冷冷的说:

“卖相倒挺夸张,不知道效用如何。这是什么茶?”

“此乃壮心茶,多说无益,客官还是自己品尝。”说罢,掌柜笑眯眯的回他的柜台去了。

“嘶...要说这茶可真是奇怪,红的像血,越看越像。不会是店家为了糊弄我这个砸招牌的,故意用畜牲血染成这样的吧?”

小邪捧着茶,小心翼翼的嗅嗅,犹犹豫豫却不敢喝。

正当这时,旁边四人闲聊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耳边。为什么刚才一直没太注意的谈话内容忽然间这么清晰了?只因为小邪听到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在他耳畔猛然炸了一下,生生将他注意力夺了过去!

“只说那瓶阎王一剑横将过来,却被我大刀挡了个严实。他见自己没有得逞,抽剑欲走,却不料我苦练下盘,此时三步并作两步,刀已经贴着他的后背了!他正停住转头想要看我的位置,我看准时机,运气提刀,两手轮圆了直接劈头盖脸的向他砸下去,却没看见他前面竟然有个碗口粗的杏树挡着,刀磕在杏树上,直接破了杏树,一路劈下来,向他的头上!”

说罢,说话这人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另外三人听得痴呆,静静等待后面的情节,像是在听故事。小邪却只抠着“瓶阎王”这三个字,同时满脸思索之色,又看看讲话这人的脸,更加疑惑了。

还不等他站起来问,那刀疤脸说话人继续开口。

“谁能想到,这瓶阎王竟然反应迅速,马上转过身来横剑挡住了我的大刀。只听叮的一声响,他身后的杏树成了两半,向两边倒将去。但那瓶阎王竟然生生跪着抵住了!我也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一只手握着刀把向下施压,要知道我这千斤的大刀可不是那么好举的!果然不出所料,等到他的草鞋陷进黄土里五六寸,脸色涨红的他终于开始求饶了。”

讲到这儿,周围听故事的几人同时舒了口气,道一声“好!”。再看一旁的小邪,脸色竟然变成了故事里那“瓶阎王”的模样,脸色涨红如鸡肝!

“哈哈...你们猜这大名鼎鼎的瓶阎王当时跪着说什么?他说,大爷!小人眼睛糊了鸡屎,却不晓得您老路过,把俺当做一条狗,打跑了算了。”

“不仅如此啊,他还说自己英雄救美只是想赚个名声好继续混吃混喝,破坏了大爷雅兴,还要亲自帮大爷我掳来几个良家小妹呢!”

“哈哈...”

众人笑成一片,这时,旁边幽幽的传来询问声:“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让他帮我舔了鞋底,让他钻过我的裤裆,像狗一样爬着走了。”

“哈哈哈哈...”刚刚弱下去的哄笑声此刻更加响亮的爆发出来。

下一刻,笑声戛然而止。

刚刚问话的小邪此刻一手按着刀疤脸的头,让他面向上枕在桌子上,另一只手一把捏碎了还没来的及喝的“壮心茶”,将茶杯一片一片塞进了刀疤脸的嘴里!那刀疤脸当然得拼命挣扎,此刻那些陶瓷碎片已经戳进他的喉咙了。然而,小邪的手如同焊在桌子上,将他的头紧紧扼住。

刚才陪笑的人呢?有两人此刻一溜烟撒欢跑了,还有一个神色紧张的抱着个大刀。

小邪向仅剩的那个人看了看,从他手里轻而易举夺过大刀,提起的同时直接自下而上破了桌子,最后刀刃分毫不差的挨在刀疤脸的后脑勺上。

此刻的刀疤脸向后跪着,人一哆嗦,裤裆湿了一大片。嘴中含糊不清,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小邪似乎听懂了,“哦”了一声,随后轻佻的说:“那你舔了我的鞋底,然后从我胯下钻过去吧!”

听到这话,那刀疤脸竟然一点不含糊,也不管嘴中的陶瓷渣,拼命将割的稀巴烂的舌头顶出来,翻过来趴着,向小邪的脚跟移动。

“狗东西!”

“噗嗤...”

手起刀落,血溅当场。一颗人头咕噜一下滚到刚才拿刀那人跟前,那人腿软一下。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裤裆亦是湿了大片。

再没心情喝茶的小邪几步走出“沉香”。去到铁匠铺拿了一把剑出来,随后打开身后那长条包裹,只见一把剑鞘横躺在里面,剑鞘上面两个银色的小字:“瓶邪!”

过了一个多月,关于“沉香”茶馆又多了一个神乎其神的传闻:有一种名叫“壮心”的茶,不需喝,只要定看一会儿,嗅个几下,便能擒贼杀寇,所向披靡。有个名叫小邪的游侠,正因为见了这“壮心茶”,没过一招,便将逍遥法外的大悍匪“刀疤”砍杀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