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 心得: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颜回是孔子最得意的门生,孔子不吝惜在任何场合露骨的说这事儿。比如:“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说的是:“颜回用竹器盛饭吃,用木瓢舀水喝,住在简陋的小巷,这是别人忍受不了的困苦生活,但颜回依旧快乐,真高尚啊”

这不就是老一代常识分子追求的生活么,吃饭不要多好,够吃就行;睡觉不要多舒服,能睡就行。关键是精神快乐。

很长一段时间,这一直是我追求的生活:不为钱多钱少犯愁。

简单的说,就是:既然做不到“挣得钱永远也花不完”,那至少得不为“钱挣不够”而烦恼吧?

我觉得我一直在进步,岁数越来越大,越来越关心自己是不是快乐,而不是挣钱够不够了。

有一次,一哥们问我:“你说人这辈子怎么算爽?”

分析来分析去,最终还是离不开老祖宗的话:“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也是孔子说的,在《礼记》里。翻译一下呢,就是:人生中的爽,无非是:吃、性。

“我觉得特别对,我梦想就是天天能跟美女一起吃火锅啊。”那哥们没心没肺的说。

“那要是你老了,荷尔蒙不分泌了,和美女一起没感觉了怎么办?”我问。

“吃药啊,提高荷尔蒙水平啊”

“那要是吃了药,消化能力变差了,没法儿吃火锅了怎么办?”我追问。

“我去,你丫是做咨询的吧,你上我这儿找痛点来了么?”

“所以啊,”我语重心长的拍了一下他大腿:“人孔子说的可能是:饮食的感觉和男女的感觉,不是实物。比如你天天吃糠咽菜,但是仍然从中得到乐趣,比如你成天面对一个。。。行行,咱不说这个,咱不哪壶不开提哪壶还不行?”我接着说,“反正我是说啊,注重精神生活,比物质生活更重要,注重内心快乐,跟颜回似的。”

那次吃完卤煮以后,大家得出了两个结论:

一、跟颜回好好学习,注重精神文明建设;

二、下月这时候,换一家吃,这家卤煮太咸了;


第二个月,还是那个点儿。一碗卤煮下去,我拿出那本论语,大家又开始讨论。

“子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

这说的是:“有个叫颜回的学生最喜欢学习,他不把怒气转移到别人头上,不重复犯同样的错误。”

“不迁怒,不贰过。这是榜样啊,拿着手电筒光照自己不照别人,乌鸦光看自己黑,从不知道猪也黑。太好了这人。”我在昏暗的光下,边念边说明。

“是,咱也得这样。”他点着头,“哎,你说,我怎么觉得还是咸呢”

“吃屎去,吃屎不咸。”我觉得他净在学习气氛浓厚的时候扯淡,特别讨厌这样的:“后边还有半句,你看啊”,我凑近了念着:

“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

“我靠,这是说,光追求精神生活死的早么?”我那哥们被一口汤呛的满脸通红,好悬死我面前。

唉,我当场心就乱了。这孔老二说话乱七八糟的,这到底要咋样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