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信仰的人是有福的(2)

第三,我在利他这件事上,找到了幸福。

我之前一直以为利他只是单纯地利他,但现在我发现,利他最大的受益者,是我自己。我在帮到他人的时候,其实最大的受益者是自己,第一收获的,是内心的幸福感,它让我成功地度过了抑郁(当然这也是在无意中完成的),第二收获的,是身边聚集了一群磁场超正的小伙伴。他们跟我秉持着一样的价值观,他们内心温暖善良,他们成为我这辈子最大的“财富”。

有的人求名,有的人逐利,这没有什么不对,而我追寻的,应该是内心的幸福感,这也没什么不对。所以我做这些事情并没有觉得自己多高尚,多有情怀,我只是在做我觉得对的事情。

当我重新建立起信仰的时候,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内心变得更加纯粹、柔和,在做事情的时候不会过于计较付出,没有太多杂念,在写作的时候也更容易遇到“心流”。经历了漫长的挣扎之后,我终于又回到了我之前的纯洁、专注的状态。

我反思过我个人的教育。其实我的教育在“修身养性”之前的“诚意正心”这个阶段,就已经缺失了。大家没有建立正见,没有建立起信仰,没有了这样的根基,即使起了高楼大厦,也容易坍塌。大家在冷漠和竞争的教育理念中,没有学会自爱和爱人,没有培育自己浩然之气的引导,缺乏为国为民的家国情怀,所以大家这代人的心里只有小我,没有大我。极少数找到“大我”的,也都是通过自我教育完成的。而这个教育在儒家的教育里,是最根本的。像大家这种天资一般的,要走多少弯路,才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才能回去补上这“诚意正心”的基础一课。

继续回到《创始人手记》。他回答了一个我一直比较困惑的问题。那就是大家究竟要不要专业化,还是应该去跨界。

季琦对此的回答非常肯定:“专业化才是企业成功的法宝。”

大家现在面临的诱惑太多,机会太多,好像什么都挣钱,“人傻钱多速来”。确实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但那是在天时地利人和,尤其是在风口期、泡沫期才会有的,真正潮退就立马发现是谁在裸泳,比如这次疫情,华住为什么能够扛住,正是因为他们深耕酒店行业多年,无论资金、资源、品牌都已经让他们根基深厚,一点风已经很难撼动他们了。

季琦预测,“在未来,品牌、规模、资本、专业人才回事更加关键的生产力要素,这些要素全部导向专业化的要求。最终,趋势会给人压力,迫使企业家选择更专业化的路径。”

复盘自己,也差点被诱惑,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虽然我这只是个小作坊,但这几年也一直在不断探索、试水,也不是没有跑偏过。比如短视频火热的时候,很多人都劝我去做短视频,我当时也极为心动,做过很多探索,但是我后来想明白一点,如果连自己擅长的图文方向都没有打透,那还谈什么短视频呢?即使再火,也应该先把图文打透,再利用大家图文的文案优势去打短视频。

有些错误,会很致命。所以多听听老人言,少走弯路,少走思路,太有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