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修心课》第10课:如何不受负面情绪的伤害?

丨今日共读内容丨

《金刚经修心课:不焦虑的活法》第10课

丨注意事项丨

■请在文章末尾留言分享今日学习感悟

■您也可将留言分享给其他师兄,与师兄们交流

■因后台限制,课程音频暂无法上传,各位师兄可以关注“塔下禅修”公众号,回复“修心课”聆听

《金刚经修心课》第10课

放下,不等于放弃

不要被对象所奴役。这种思想在古代中国、希腊都可以发现,例如老子。不同的是解决的方法,老子的办法是“不见可欲”,凡是能够引起欲望的东西都尽量不要去看、听、品尝,那么,就可以不执著了。比如一个美女走过你面前,你最好闭上你的眼睛,因为没有看到,也就不会激起你的欲求,当然也就不会有烦恼了。犹太教教士不会闭上眼睛,他会看着,并且赞叹,然而,他赞叹的不是美女,而是那个上帝,因为上帝创造了美女。他把欲望转化成了对上帝的仰慕。这两种方法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都是借压抑、克制来解决问题。如果从心理学的层面看,压制并非不执著,而是另一种执著。因为还没有放下,所以,就需要压抑、克制。如果放下了,就不需要闭眼睛,也不需要一个上帝来作为中介。

佛陀所说的不执著,其实是放下。怎样才是放下?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大意是对于存在的一切不滞留不执著而心念流淌。这是《金刚经》里只出现了一次的话,却把不执著、放下的含义说得清清楚楚。难怪这句话曾经启发了岭南的樵夫惠能,驱使他马上离弃俗世,走上一条彻底的灵的道路,成为禅宗的一代宗师。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个“生”字,透露出无限的生机、活泼的气息。那颗不执著的心并非死寂的、压抑的,而是生机勃勃的、活泼的。

还是回到美女,如果一个菩萨看到美女,会怎么样呢?我想了很久,仍然难以回答,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菩萨不会回避一个美女,也不会去赞美上帝。一个美女走过菩萨的眼前,实在不是一件什么特别的事情,很平常,就像你每天要见到太阳,见到树木一样,就像每天要见到街上无数的面影一样。一个美女,只是一个美女,没有什么特别的。有无数的女人和男人,有无数的树木,有无数的星星。菩萨都看到了,所以不觉得什么特别。当然,菩萨也会觉知到她的美,甚至能够体会她的美所带来的愉悦,至少在俗世的层面,她确实是美的,她的躯体可以引起快感。但菩萨更会觉知到她的美在变化之中,比如衰老,菩萨也知道她的躯体不过是血肉之躯,和所有的人都一样,等等。所有的这一切,菩萨都明白,所以,菩萨一定不会沉溺于那种美和愉悦,更不会因为她而生起烦恼。

如何不受负面情绪的伤害?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而事实上,大家大部分人的生活是:有所住而生其心。科学家把花生装在一个玻璃瓶里,放到猴子的面前,猴子马上盯着花生,乱抓乱摇,急切地想把花生拿出来,然而,只要它的眼睛只看着花生,就永远无法拿出来。如果它的视线离开花生,从一个广阔的视野去看瓶子,也许它会发现瓶口在哪里,从而找到拿出花生的方法。但是,猴子的眼睛就是牢牢地盯着花生,因而,它就一直在那里跳来跳去,始终得不到花生。

猴子不愧为人的祖先。其实猴子只盯住花生的这一形象,也恰恰是大家大部分人的形象。难道不是吗?大家大部分人活着,就是为着眼前的花生在奔波、操劳。大家的心思,全部聚焦于大家想得到的东西上面。大家得到了这颗花生,然后,又盯着新的花生。花生本身没有什么不好,它是一种美味,带给大家愉悦。然而,许多人的问题,或者更严重地说,是疾病,在于他们让花生凌驾于自己之上,成为生活的主体,乃至唯一的目标,自己的生命在花生面前,反而萎缩了,好像变成了一架机器。

而且,很多时候,花生会变成虎皮,变成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有一个人被老虎叼走,他的儿子拿着枪赶来救他。那个人对他儿子大喊:射它的脚,不要射它的头,因为虎皮很值钱。为了值钱的虎皮,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一颗颗的花生,吸引了大家所有的注意力,又变成了一张张的虎皮,把大家的生命以及心灵禁锢在形相的牢房里。大家活着,全然是为着某个对象,大家的自己完全消失了。这是扭曲的生活,然而,大家都习以为常,为什么会习以为常呢?因为还有另一个牢房囚禁着大家:观念。

观念构筑了一个更深刻更坚固的牢房。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观念里,按照认为应该的去行动,很少有人会停下来,细致地反思自己的观念。而每个人的观念,并非每个人本身具有的,而是出生以后家庭、社会所赋予的。

大家自己的烦恼,来自大家的观念。比如,一个女人被男人摸了一下手,如果在现代,一般人并不觉得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但在理学盛行的宋代,那个女人可能觉得只有砍掉自己的手,才能保持自己的清白。因为她脑子里全然是贞洁观念。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一半来自名利,一半来自观念,而根本上,来自观念,因为名利的重要与否,取决于人们的观念。不同的观念,导致无数的战争,人们为自己的信仰而战。

归纳起来,各种各样的形相包围着大家,引起大家的喜爱和厌恶,各种各样的观念隐藏在大家的心底,支配着大家的行为。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实际上可以简单地分为两种:有形的相与无形的相。前者是物质层面的,后者是观念层面的,这两个层面构成了大家实际的生活状态,大家就在这个状态里喜怒哀乐、生死轮回。《金刚经》所要告诉大家的是,大家所赖以生活的形相和观念是虚妄的,是妄相和妄见,必须从它们构筑的牢房里解放出来,回到你真正的自己。

现在,可以回答佛教到底是什么样的宗教这个问题了。在我看来,用解放这个词来形容佛教也许是最贴切的。佛教的不执著、放下、清净,是人的一种自我解放。从哪儿解放出来呢?从大家所执著的形象(妄相),以及所执著的观念(妄见)中解放出来。佛教的种种学说,无论哪种法门,都是把人从虚妄的物质世界和褊狭的观念世界里解放出来,成为真正的人。《金刚经》讲空,讲无相,也无非是让人看清存在的真相,从而达臻自由的境界。可以说,佛教是充满了自由精神的宗教,是对于一切既定的体系和意识充满了怀疑和反叛的宗教,是唯一的没有偶像崇拜的宗教。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如果细细品读,你一定会感受到这句话里流溢着自由的气息,以及生命的律动,是一句充满着诗意的话。心是活泼的、是生动的,因为觉知到了一切的形形色色,一切的情感思绪,一切的理念意识,一切的一切,都经过心的反映和观照,像水流过,像风吹过,不会粘滞,不停留,不痴迷,不贪婪,不感到任何不愉悦的情绪,不受一切的束缚。

(注:《金刚经修心课》编辑为费勇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如要聆听更多善常识, 请扫码关注塔下禅修,回复“修心课”即可获得本课程的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