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国人的应试能力

中国人的应试能力一直是令人称奇的。

最近我在上成人高中英语课。班上占全班人数一半以上的学生是两大主流:中国人和伊朗人。双方都是加拿大新移民。学校分班前有语言测试,所以原则上讲,同班同学的英语水平都是差不多的。但事实上,中国学生的英语成绩普遍好得多得多,伊朗学生考试前满桌子写小抄可成绩仍然很不理想。我的同桌是个伊朗妈妈,上次小测验给她抄了几道题才打了60分,事后她居然兴奋地拉着我的手说“太谢谢你了,现在我的平均分快要到50分了(50分是这门课的及格线)”。然而,真的说到语言的运用,中国学生又明显落后,上课叽里呱啦回答问题的往往是伊朗学生。

这里面当然有语言学习方法的缘故,导致中国人普遍读写好过听说,但中国人的应试能力强过其他同学仍然是一个主要原因。尤其是客观题考试,中国人的考试技能简直爆表。主观题确是国人的弱项,但应试实力已经在提升中。总的来说,无论考试以什么形式存在,只有让国人找到基本套路,用不了多久,国人就能在这项考试中展露头角。这一点,看看北美华人圈里铺天盖地、与时俱进的爬藤指南就能体会一二。

经济学家秦晖说“应试是就教育过程而言,是成就评估、资源竞争、资格认证的一种测量手段”。也就是说,“应试”本是教育的一个过程,而非教育的目的。但中国教育的实际情况却把“应试”变成了教育的目的,对“应试能力”的培养极为看重,这就产生了有中国特色的“应试教育”。

在这种教育思想的引导下,甭管是高考这种纯客观考试,还是哈佛斯坦福入学申请这种偏“主观”的考试,都能被国人找出套路,集中火力搞定,搞得美国佬不得不明里暗里想各种损招对付华裔学生的申请。

回顾中国历史,其实哈佛斯坦福式的考试是已经被中国教育玩坏了不得不摒弃的考试方式。

早在汉武帝元光元年,汉代开始推行察举制。由郡国向中央政府不定期地推举孝廉以资表彰(孝廉的全称是孝子廉吏),至东汉发展成孝廉、茂材定额岁举,即郡国人口以20万为单位,每一单位可得一名定额,20万人口以下郡国,两年得一名定额,不满10万人口的郡国,三年得一名定额。后来“并别标行能,加以考试”。

这是以品德取胜的一种考试制度,而且还是20万人取一的高尚品德。按理说,这可比校学生会主席、钢琴十级、冰球队长之类的难上几万倍了。但到了东汉,这项考试的套路就已经被研究明白并基本上玩坏了。

东汉人研究发现有八项“美德”是考官们最看重的:久丧、让爵、推财、避聘、报仇、借交报仇、报恩、清节。投其所好,东汉的读书人玩起了行为艺术。

“久丧”中奖率高是吧?就有一个赵宣,把老爹老娘埋进坟墓后,自己也住进去,一住二十年,还生了五个儿子。你确定自己不是猴子派来的逗B?

这届考官看中“推财”是吧?就有一个李充,兄弟一大帮,老婆存了点私房钱,所以想分家另过,你要不同意,训老婆一顿甚至打她一顿反正那时候也没有女权找你麻烦,然后教训她自己誓与兄弟同甘共苦也就是了,结果这货先骗老婆说,好呀好呀,你快去准备散伙饭,等老婆高高兴兴准备好酒菜,“充乃跪白母,遣斥其妻”。这个戏精是啥玩意儿?

原本居丧是因为父母去世而心情忧郁,寝食难安,而推财是因为重义轻利、洁身自好。但一旦变成考试科目,就演变成闹剧:在民间,考生们玩行为艺术吸引眼球;掌握录取大权的阶层,则玩关系,结党营私。本来是鼓励良好社会风气、表彰优秀品德的一种举措,最终反而催生了各种道德做秀,事实上反而拉低了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

统治层也大疼其头,推陈出新优化考试手段,最终科举制取代了察举制。但结果如何?科举制也被玩坏了。现在,高考也被玩得差不多了。国人的精英阶层早已开始重捡两千年前的技能,攻克美国名校的“察举制”。

回到我的高中英语课,我不得不承认,经过祖国的多年培养,我的应试能力那是相当过硬,都不必怎么用心,就能抓住老师的考点。因此,从测验结果来看,我的分数无疑是极好的。但上完这学期课,是不是我的英语实际水平会比我的伊朗同学提高得更多,我却并不是多么有底气。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你还慵懒在床的时候, 别人早已经工作半天了; 当你还迟疑不决的时候, 别人早已经雷厉风行了; 当你还在计算得失的...
    远方文学路老师阅读 136评论 1赞 2
  • 跟前一个人说的话不要跟后一个人说,看起来不像秘密也不能说,要学会隐忍,学会收住,守住底线~
    苦丁茗阅读 19评论 0赞 1
  • Some questions I need to answer 07/07/2017 Some questions...
    李绅Luis阅读 73评论 0赞 1
  •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编辑:李清照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
    燎泽阅读 27评论 0赞 1
  • 你努力考证,只是为了洗碗,呵呵 都给我滚蛋
    笨笨lrl阅读 40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