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

文/快乐心

因为疫情原因,好久都没有看见那对母子了!那天,在小区门口站台等车,我又看到她们熟悉的身影。

"嗨,好久不见呢!"

"是啊!差不多半年都没有出门了!"

"看他好像好多了呢!现在能说点话了呢!这么爱动,完全停不下来。"

"嗯!是比以前好多了,但脾气来了,就拳打脚踢,难以招架住他。"

小家伙五岁左右,还是那么好动,戴着一个小黑口罩,围着站台不停地绕圈。我想跟他玩玩,探着头,在站台侧面跟他躲猫猫。他看有人跟他玩,跑得更带劲了!他笑得打咯,上气不接下气。

他妈个子瘦小,总是背着一个大背包,也戴着一个黑色口罩。她弯着腰,一脸茫然地看着马路过往车辆。口罩仍然遮盖不住她憔悴的面庞,还有那双带着忧郁的眼睛。

因为经常能碰见,借着等车的间隙,大家会偶尔短聊几句。了解到,孩子属于自闭症范畴,不能跟人交流,沉浸自我的世界。挑食,性格偏执,脾气很大。他妈妈带他去做康复训练治疗,一直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孩子母亲说,只要孩子健康,吃多少苦,她都能忍受。

有一次,母子俩掉车了!他们追了几站路,终于挤上了我乘的那趟公交车。车上的人还主动给他们让座了。孩子妈深深地鞠躬,向好心人表示感激。

还有一次,孩子妈蹲在地上,正从包包里拿出书给孩子讲故事。一个年轻人像发疯一样推倒一辆共享单车。正好砸在她后背,她一下子仰倒在地上,双脚离地。

我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破口大骂,骂那人"不长眼睛,有病!"那人迅速逃离。

那真是个精神病患者,因为那辆车是我从马路边扶起来,搬到站台上来的。他是故意推倒的。

每一个孩子是自己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也是上天赐予的宝贝,更是前世的因缘,投胎寄生,而成为母子关系。

对孩子的不放弃,是希翼与信念地坚持。一如既往地去陪伴、 呵护他。只要付出了心血,不管是否能收获回报,至少无愧于心。

我想起了雪梅母子。上次的那个画面又在我脑海浮现:我给雪梅送乡下摘的土番茄。敲门半天,赤身半裸、只穿一个裤衩的肥壮儿子开门了。我让他喊一下他妈,出来拿东西。他像一蹲石柱,没有一点反应。而且嘴噜噜,就是无法开口。我又重复了那句话。他慢腾腾走到房间门口,用很粗鲁的语气说到:"有人找你!"那一刻,我真是蒙住了!一个孩子跟自己亲爱的母亲,为什么连一声"妈妈"都无法出口呢?可想而知,他们的关系是多么的糟糕。

听雪梅说,她儿子二年纪就有逃学苗头,经常爬到高楼坐在栏杆边。然而,她没有及时给孩子做心理疏通,而是把孩子继续交给离婚后的丈夫兼管学习。以至于,孩子变身第二个恶魔,代替他父亲继续折磨雪梅。孩子已快20岁,复读高三,寄宿在他父亲的朋友家。如今,不肯回校复课,在家里天天跟雪梅闹情绪。雪梅竟然着急的是,孩子不能参加高考,不能报考音乐学院,该怎么办?

前几天,雪梅听任前夫安排,离开孩子几天,在好朋友家住几天,说她在家严重影响孩子学习。如此,小魔王又交给大魔王来管束了。这位"大魔王",正因为家暴,雪梅在孩子五岁就跟他离婚了。而懦弱的雪梅,一直被前夫"北大高材生"的光环震慑,竟然把孩子的学习管理交付给他。而她只做好生活方面的照顾。如今孩子厌学、一次次被逼返校、已至精神分裂,还要继续求学。

一个心理早已不健全的孩子,还要按照大人的思维,继续去完成大人的梦想。而母亲应该首先考虑的是孩子是否健康和快乐,而不是学业是否完成!

同样是母亲,爱的角度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