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医生小传

? ? ? ? ? ? ? ? ? ? ? 胡医生小传

? ? ? 胡医生,八零后,南方某名牌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研究生毕业后在附属医院工作。球友小球童经常骂他是庸医,说他治死了好些病人,当然他手上的病人很多都是癌症晚期。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没有和他真正交手过,也许有,但忘了。虽然球打得少,但关系也算不一般,所以从“球友”慢慢变成了“好友”。

? ? ? 第一次认识他好像是在大学城的网球场。那时节应该是南方的初冬,下午有些的阳光,暖暖的,偶有风吹过,也是凉爽的。我和小球童先挥拍对拉,他应该是后到,在旁边的另一片场地,一会儿小球童就过去单独引导他击球。我休息间隙,看见一个人在来回踱步,身材不高,穿一件安德玛浅灰色褂子,显摆出两臂的肌肉线条,脚上一双耐克费德勒款白色网球鞋,手上夹着一根烟,时而吞云吐雾,又若有沉思的样子。我当时心里就想,这人真会装。当我和大家分享我带的食物,递给他时,才看清他的样子:

? ? ? 疏朗的短发盖在前额微凸的大脑门上,浓密的弯眉让一双眼睛似乎凹下去更深了些,配上黑边眼镜,显得有点深不可测;如果他审视你,两道白光透过镜片射出来,有如手术刀般犀利,只需半秒,就能洞穿你;隆起的鼻子下是一双较薄的嘴唇,似乎感觉有点得理不饶人。(那次去小球童住所吃饺子,听同来聚餐的一位女生说起胡医生,说他很毒舌,可以把人说得一丝不挂、片甲不留。)微圆的脸,有些肉肉的,你看他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位学术居家男。小球童偶有和我聊起他,我说胡医生打网球有些年头,进步不是很明显啊,小球童直接就说,他腿短,跑不快,这是硬伤,对他毫不客气地嘚吧嘚吧了一通。(损友啊)

? ? ? 胡医生网球水平虽然一般,但他装备却很精良,他的宗旨是:球打的好不好无所谓,但装备一定要帅。所以小球童经常说他矫情,特别的矫情,每次约球总是迟到,我想他出门应该是“换装梳洗迟”的原因,但他骨子里又带着一点儿不羁,这其实是有渊源的。

? ? ? 据他自己讲,小时后特别淘气,沉迷于街机。一次钱打没了就又去和爷爷讨要。爷爷忙于麻将没有理会他,你猜怎么着?他直接横躺在麻将桌上,从此名声在外,成了邻里街坊教育小孩的典型。他从小学一路到考上名牌大学的经历我不得而知,想必也相当精彩!我和胡医生渐渐熟知了起来,朋友圈常有互动。一个周六的下午,有雨,淅淅沥沥,大家无事就一起出来喝咖啡胡侃,他那次带给了我很深的震撼,也被他博闻强识所折服!

? ? ? 我一直以为他很爱玩,或者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专业书的医生。其实不然,他对各种社会问题、民生热点都有很深的理解,逻辑清晰,往往我了绕半天都说不清问题他能抽丝剥茧、一语中的。他既能欣赏阳春白雪的艺术,也可以和朋友分享街边一元一串的辣条,特接地气。他曾问我为什么要留在大城市生活?我有些答不上来,他说:“大城市为你提供了很多小城市无法提供的公共资源和艺术生活空间,如果不会利用,还不如回生活压力更小的城镇生活。”是啊,如过我大学毕业在小县城扎根,就永远不能现场欣赏到各种舞台艺术,更没机会接触到网球了。

? ? ? 更令我佩服他的是他的职业态度和精神。他几乎每天都在国外网站了解最新专业动态,查阅专业论文,常常出国参加专业的学术会议,有时还发表演讲。我有幸看到了他工作的一面:前些日子老家一同学带父亲来广州看病,刚好网上挂号又挂到他所在的医院。同学人生地不熟,求助于我,我也试着求助于他。他爽快答应,立即叫我带朋友去找他。他细心检查,耐心了解情况,温心安排床位,提供一切所能的帮助,我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就顺利入院。他工作时高度的专业精神和平实的不羁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所以我同学父子非常感念他的好,我也是真心感谢!

? ? ?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不羁的外表掩盖着最着真实的生命个体。他睿智、专业,而且真诚、有爱,胡医生用这样一种潇洒的生活态度诠释着这座城市的人文精神,这也是这座城市为什么如此充满活力的重要原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