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札记之《话说曹操6》

? ?六、曹操之功过是非

? ?本来打算写完“之五”结束,因已完成我对于曹操这个历史人物的辨析,但又似乎意犹未尽,还应该与古往今来,所有那些与我意见不同的意见做一个分解辨析。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可以有两套标准:一套是当时的标准,以忠奸论之;一套是现时的标准,那就是正义与非正义。当然,今天的正义与非正义,也就是当时的忠或者奸,但当时的忠或者奸,却不完全等同于今天的正义与非正义。那么,在此就以这两套标准试论之。

? ?三国鼎立之势,说到底是从曹操死后开始的。曹操生前,汉献帝一直存在,各地诸侯向汉帝称臣。那时的中国不同于现在的中国,按西方纪元,那时不过耶稣诞生不到200年,还遍布一种中古之气,一种冷兵器时代的遍地伐与谋的气息。那时的中国即中原,人类的聚居、发展、繁荣以及政治中心,主要集中在黄河两岸和长江中下游地区。当时豪强竞起,互相兼并,是在曹操大半生的征战之下才实现了基本的统一,范围北到蒙古,西到甘肃陕西,东到渤海辽宁,南到湖北一带。所攻伐的地域,均实行统一的屯田养息,生息安民,这是三国分立之前曹操所建立的中原大局。

? ?具有决定意义的割据起于赤壁之战。公元208年,孙刘联合在赤壁大败曹操,这可视为天下三分真正的开始。此前东吴与蜀地都是后汉的州郡,按理说都是曹操实现大统一之后的地方政府。那么他们与曹操作战的理由何在?孙权的理由是,曹操名为汉臣,实为汉贼。刘备那边的理由也差不多,所以他们和曹操打个不休——可究竟谁是汉臣,谁又是汉贼?

? ?“光合末,黄巾起……顷之,冀州刺史王芬、南阳许攸、沛国周旌等连结俊杰,谋废灵帝,立合肥侯,以告太祖,太祖拒之。”第一度,别人要篡权,曹操反对。接下来,“会灵帝崩,太子继位,太后临朝……卓到,废帝为弘农王而立献帝,京都大乱。卓表太祖为骁骑校尉,欲与计事,太祖乃变易姓名,间行东归……卓遂杀太后及弘农王。太祖至陈留,散家财,合义兵,将以诛卓。”第二轮,曹操没有参与,不仅没有参与,还谋划刺杀篡权者。再接下来,“袁绍与韩馥谋立幽州牧刘虞为帝,太祖拒之……(初平)二年(191年)春,绍、馥遂立虞为帝,虞终不敢当。”第三轮有人图谋,曹操再度拒绝。

? ?“是岁(兴平二年,也就是公元195年),长安乱,天子东迁,败于曹阳……建安元年春正月,太祖君临武平……太祖将迎天子,诸将或疑,荀彧、程昱劝之……洛阳残破,董昭等劝太祖都许。”当时的混乱局面,概因吕布刺杀董卓后,董卓以前在西凉的部属韩暹和杨奉等,打着为卓报仇的旗号进军京都,祸乱城池,然后才有了“太祖乃迎天子都许。”都许,就是在许昌建都,安置颠沛流离的汉献帝。“九月,车驾出轘辕而东……自天子西迁,朝廷日乱,至是宗庙社稷制度始立。”乱了这么久,是曹操让天子安宁下来的。此后曹操一直侍奉汉献帝直到自己死去,从公元195年到220年,共计25年。这期间,曹操连年征战,亲临一线讨伐各地豪强叛军,而一旦攻破即建章立制、屯田管理、休养生息。在这种前提之下,曹操算的哪门子奸贼?而与曹操分庭抗礼,各立门户的,又算得哪门子忠义?曹操说,“设若无我,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是否有半点夸大?

? ?先是董卓,“筑郿坞,高与长安城埒,积谷为三十年储,云事成,雄踞天下,不成,守此足以毕老,”其心可见。后是袁绍私藏玉玺;袁术干脆不管三七二十一,兴平二年在河内称帝。而一些小地方拥军三五千而自立为王的,也多有之。而曹操扶持汉献帝25年,他死去当年曹丕始称帝,这帐实在算不到曹操头上,而曹丕称帝半年,刘备即称帝,此后,斟酌再三,孙权也称帝。乱世英雄,唯独一个曹操,建功立业一生,而满足于皇帝所封“魏王”的位置,从未称帝。

? ?这是按当时忠与奸的标准来论。那么,再以今天的正义与非正义标准。曹操发动的战争,可以说,无不是为诛暴乱、保太平而战,当时豪强兼并,各谋私势,关键的关键,这些豪强大多祸国殃民。孟子有言,“以逸道使民,虽劳不怨;以生道杀人,虽死不忿”——这个话也有问题,孟子代表不了人民的想法说不怨不忿。但即便按鲁迅刻薄的说法:在中国的历史上无非两个朝代,一者人民做稳了奴隶的朝代;一者民众欲做奴隶而不得的朝代。豪强兼并之时,连年混战之中,乱世人不如太平犬,老百姓的确欲做奴隶而不得,曹操发动战争,意在建立一个结束战乱,安邦定国的天下,两害相权取其轻,这算正义还是非正义?

? ?那么,孙权和刘备呢?

? ?关于天下三分的历史,我最赞同史学家吕思勉先生的观点。这段文字我在网络上没找到,单个字的敲在下边,“三国的分裂,可以说是两种心理造成的。其一是封建的余习……试看汉代的士大夫,仕于州郡的,都奉其长官为君,称其机关为本朝,有事为之尽忠,死则为之持服……又其一则为南方风气的强悍。赤壁战时,孙权实在没有联合刘备抵抗曹操的必要。所以当时文人持重而顾大局的,如张昭等,都主张迎降。只有周瑜和鲁肃,主张抵抗,和孙权的意见相合。《三国志》载周瑜的话,说曹操名为汉相,实系汉贼,这是劫持众人的门面话。甚或竟是事后附会之谈。东吴的君臣,自始至终,所作所为,何曾有一件事有汉代在心目之中?……孙权一生,最赏识的是周瑜,次之则是鲁肃……不过是一种倔强之气,不甘为人下,孙权的自始便要想做皇帝,则更不过是一种不知分量的野心而已。赤壁之战,是天下三分的关键,其事在西元二O八年,至二八O年晋灭吴,天下终见统一,因这一种蛮悍的心理,使战争延长了七十二年。”(吕思勉《中国通史》,上海古籍出版社)

? ?这是孙权。还有刘备。

? ?对于刘备和曹操之间的关系,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上面已经讲,就是刘备受董承私下的拉拢,要诛杀曹操,理由是董承在皇帝赐他的衣带中发现密诏。这件事很关键,也神秘莫测,在《三国志.武帝纪》中曾闪过一抹神秘的黑影。“(公元214年)十一月,汉皇后伏氏坐昔与父故屯骑校尉完书,云帝以董承被诛怨恨公,辞甚丑恶,发闻,后废黜死,兄弟皆伏法。”我没全看明白,“辞甚丑恶”,是伏皇后信的言辞丑恶,还是其中所引用皇帝评价曹操的话很丑恶?但无论如何总证明一点:那件事都没忘记,都没放下。皇帝的舅舅董承被杀,皇后给父亲付完的信中说,皇帝非常怨恨曹操。后来伏皇后全家为这封信遭殃,但不是为曹操所杀,而是被皇帝所杀。汉献帝太紧张了,紧张得无以复加,空气里每一粒分子都高度凝聚,密度超常,将他压垮。

? ?那么,他究竟有无私令董承诛操?假如有,如果真杀了曹操,于他是否有益?汉献帝生于乱世,软弱无能,多次被豪强逼得狼狈逃窜,最惨的时候连一个随从都没有,是曹操“迎天子都许”并为之征战,如果没有曹操,谁来守护他的天下?他还能安稳地过那二三十年吗?依靠董承?如果董承有力量,又怎会让他屡屡仓皇如丧家之犬?是曹操的压迫感太强,让他不安?但曹操自迎天子都许,直到自己死去,都让他做着皇帝,替他处理全国一切让人焦心的事务,直到曹操去世。他密令除掉曹操,是明智还是糊涂?

? ?刘备接到一个还不知真假的皇帝密诏,就参与阴谋。刘备是被吕布打败,妻子俱失,然后向吕布投降,帮吕布打曹操,吕布还他妻子后,他又跑掉翻脸,却打吕布不过,再次惨败,然后才投奔曹操,是曹操亲自带兵打败吕布,救回他的妻与子,并委以重任。“曹公自出东征,助先主围布于下邳,生擒布。先主复得妻子,从曹公还许。表先主为左将军,礼之愈重,出则同舆,坐则同席。”(《三国志.先主传》)那时多少人看出刘备野心,劝曹操杀之,曹操怎么做的?曹操和刘备说,“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刘备“失匕箸,遂与承及长水校尉种辑、将军吴子兰、王子服等同谋。会见使,未发。事觉,承等皆伏诛。”刘备非久居人下者,曹操是最早看出的人,但他从未有加害之心,这点前边已说。关键是,假如刘备诛杀了曹操,他也会像曹操那样安心地侍奉无能懦弱的汉献帝直至自己老死吗?

? ?看看刘备的发家史吧。刘备第一次得势,是继承了陶谦的城池徐州。陶谦临终说,“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刘备执意不受,然后陈登、孔融等人一再劝说,劝的那些话,无非是:你要接受才是天理,你不接受,简直就是罪大恶极。于是刘备勉勉强强接受,然后又很快在打仗中把徐州丢失。后来一路败仗,逃跑到荆州刘表那。刘表一开始“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荆州俊杰归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阴御之。”刘备是个得人心者,走到哪里都被待若上宾,所有人都看出他是个人才。但刘表后来疑心他,是疑心病还是必要的警觉?眼看着自己被架空,刘表能不担心吗?曹操待他那么好,他都与人谋诛,鬼知道刘备肚子里琢磨的是什么。

? ?到建安二十五年,曹操死,曹丕称帝,刘备这边又开始了,先是隔着几千里,为听说已被加害的皇帝出大殡(实则皇帝还在),然后群臣从三皇五帝说到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各路神灵……总之一个,刘备得当皇帝了,刘备称帝,是天地日月都盼着的事,因为天地的运行已经出现各种征兆,如果违背这些征兆,那简直就是逆天。于是乎刘备称帝。好事都给他赚了,然后还得有一个好名,看上去,与圣人之训不违,于个人威望无伤,于众人评价也无可挑剔。但刘备唯独缺少了一点:真诚。

? ?不用说各地诸侯暴乱,即便孙权、刘备的战争,也无不是以扩大个人势力范围为目的。曹操谋诛董卓和袁绍,是因为二者为祸天下,而孙刘谋诛曹操,是为了扩大势力,自立为王。按照现在的标准来说,又谁忠?谁奸?谁正义与非正义?

? ?当然,曹操的军功和别人一样,都是尸骨累积出来的。曹操身上有其特殊的光芒,卓越的才干,人格的魅力,但无法掩盖的是,他有过两次屠城,一次是董卓之乱,曹操之父曹嵩避难琅琊被陶谦杀害,“太祖击破之,遂攻拔襄贲,所过多所残戮。”如果说这一次身被丧父之痛,那么公元198年攻打吕布,“冬十月,屠彭城”就实在是罪孽了。两次屠城之外,公元204年,攻打袁尚时,“五月,毁土山、地道,作围堑,决漳水灌城;城中饿死者过半。”任何的战争,无论出自正义还是非正义,对于底层的民众都是灾难。如果说战争不得不发起,那么在这些灾难之上,屠城,则纯粹是将领制造的人祸。

? ?当然,曹操的屠城与明初名将常遇春杀降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据南朝宋国史官裴松之校注的《三国志》,有诸多史料补充,一次郭嘉对曹丕谈到曹操的标准:屠杀俘虏,只在攻克极难,而四周虎视眈眈下,对方又坚持不降,直至攻克,已造成双方巨大的消耗,这种情况下屠杀,起杀一儆百的震慑效果,而一旦占据了优势力量和优势地位,曹操对于降军的处理则优容大度很多。想来,在他叹息白骨露于野、万姓以死亡、生民百遗一的时候,面对自己所制造的那些无辜者的恐惧、灾难以及累累的白骨,也有着惨然的无奈与心痛吧。那是曹操最复杂的一面,也是一个小人物如我所不能理解的一面。就在这个复杂中终结此篇吧。

? ?补充:文中所引,来自陈寿《三国志》,及裴松之校注,罗贯中《三国演义》,吕思勉《中国通史》等。

? ?因才疏学浅,引用、注释及分析可能有大批疏漏,还望方家正之。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1986年,朱正先生从新校点《三国演义》,交付岳麓书社出版,版前嘱聂绀弩作序。聂将一篇旧文略作修改,...
    苏抱琴阅读 273评论 0赞 4
  • ——我怎么会有这么厚的本子!—— 这是我看到这个蒙着灰尘而且有点泛黄的厚本子时内心的第一想法。 太厚了…对于一个很...
    不考到670不改名阅读 40评论 0赞 0
  • 对你的城市还是不很了解不知道想你的诗要怎么写落笔的刹那泪又添一撇 那记忆里的月冷冷的光在心上流泻将谁的身影冻结成融...
    柳尘微阅读 174评论 6赞 6
  • 今天回宿舍了,正好听他们在讨论自己的爸爸。舍友们在讨论各自的爸爸怎样怎样。我不开心了。 因为...
    阿妮吖阅读 755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