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蛇尾、不知所云,人物到情节都令人彻底失望的《天津大码头》

《天津大码头》的编辑是天津市文学院院长、一级作家肖克凡。同名电视剧上映前做宣传的时候,肖可凡的先容非常亮眼,“张艺谋御用编剧”的名头让人对作品充满希望。但许多读者读完小说表示,虎头蛇尾,很失望!太俗了!

1、套路的情节

这种评价,让人并不感到意外。大抵上,这种通过若干人物体现时代风云变幻的小说写好了不容易,写坏了倒是分分钟的事情。

小说中的几段恋情都让人觉得很套路,出身豪门、家道中落、以重振家业为毕生奋斗目标的前富家子弟虞金诚自带那种武侠小说里常见的男主角走到那里都要惹桃花的主角光环,人人都爱男主角的节奏,与她接触过的女性都被主角的光环照射,转眼间将他放在心上那种。

小说的主要情节便是与三位身份不同、性格各异的女性的三段感情。尤其是与仇家卢振天之妺的相识相恋、被迫分手的全过程,占了小说的一半篇幅还多。而主人公与卢银洁的相识,是源于虞金诚去卢家当了厨师,后来还晋升到主厨地位,一个仇人之子能担任厨师这种可以给主人下毒的重要岗位,对此读者们只能表示,编辑最大,编辑说啥大家信啥吧。

而本书女主角之一的富家千金卢银洁这种所谓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也和许多同类小说中的富家千金一样,美丽善良、单纯可爱,欲追求爱情却又不得不听从兄长的安排,嫁给自己不爱的对象。

书中的一个细节,曾提到卢小姐最喜欢看西方文艺小说,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向往。让人不禁想到包法利夫人的同款爱好。而卢小姐成为李夫人之后,也的确效法了一下包法利夫人,在李家的别墅同情人私会,并且让丈夫当了一把实实在在的接盘侠,成为她和虞金诚所生儿子名义上的爸爸。

从某种角度说,卢银洁在书中也算是享受了一把“主角光环”的待遇。如果大家认真观察,便可发现,早在网文小说出现之前,传统文学中已经有很多“主角光环”一类的东西存在了。

比如说男女主人公乱搞男女关系通常都是因为爱情,而配角们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无论是《穆斯林的葬礼》还是《天津大码头》,梁亦清与小姨子,卢银洁与虞金诚,他们的婚内出轨都是因为爱情。主人公们的他们的法定配偶也都被编辑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丑化,卢银洁是被哥哥所迫,嫁给李家少爷,李家少爷自己也同女仆私通,算不上完美受害者。而梁亦清与小姨子在英国的相互扶持,在书中也被写得令人无比感动。

2、失败的人物

《天津大码头》是希翼通过一个家族的变迁写出天津的时代变幻的,算是一本津味文学小说。但让读者觉得,同是写津味学问的,林非的书无论是人物刻化、情节安排,都更令人印象深刻。

同另一位天津人--曹禺一样,两位作家都是富贵出身,作品中便显出一种吃过、见过、经过、看过的从容与笃定。

肖可凡笔下的大少爷虞金诚与这两位作家笔下的贵公子相比,稍显不足。

3、凌乱的结局

谈到民国时期的著名女性们,大家不得不有些遗憾却又不得不正视现实的表示,这些女性名人的其出名大多源于自己身边的男人,或是其父,或是其夫。不管是宋氏三姐妹还是张幼如、林徽音等人,大家当然不能否认她们自己付出的那些巨大努力,但也不得不说她们出名之始,还是源于某某夫人、某某女儿的身份。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小说主人公虞金诚在重振家业的过程中,利用的也是几位女性对他提供的资源与帮助。

而依靠情人们的帮助,虞金诚虽然获得了一时的成功,开办了商行,成为一位买办商人,但最后还是折戟沉沙,在与洋教李家的争斗中败下阵来。

小说尤其让读者觉得意外的便是结尾,虽然,这种描写一个家族沉浮的小说大多在结尾处“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但以扎纸桥,在自家商铺废墟给一座纸牌楼上匾的方式做为男主人公用整本书的篇幅来重振家业的结果,又显得潦草而又匆忙。似乎晋江、起点上常见那种编辑无法更文,匆匆做结的情况。

虞云隆情归何处,他与洋教李家是否一直斗下去,最后是何结局?卢银洁的疯病是否好转,玉姑有何归宿,一切的一切,都在虞云隆以放火烧纸桥的方式完成父亲遗愿之时戛然而止。

编辑笔锋一转,情节一下跳到许多年后,两个下岗职工买走商铺老匾的情节去了。令读者们惊愕之余,都有些来不及掉头的滞后感。忍不住发出一种“就这?就这?”的错愕感。不过,当读者们还一脸问号之际,小说已经匆匆结束了,令广大读者一脸憯圈之余,也只有呵呵二字可说了。

一本优秀的小说,应该有生动鲜明的人物形象,有逻辑自洽、能够自圆其说又令人印象深刻的情节,令读者阅读后能有所收获或反思就更是加分项了。不过很可惜,在这本《天津大码头》中上述三点似乎都有缺憾,会被读者诟病、差评,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只是,对于那些因为“张艺谋御用编剧”等头衔而认真看完的读者,真是有些浪费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