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 | 不曾离开

想起

昨天我和先生在散步,迎面走来一个人牵着一条金毛狗。狗的毛很长,体形很大,有点藏獒的味道。

“那条狗还不错,体型硕大,毛色很亮。”我说。

“眼神没有咪咪亮,缺乏咪咪的灵性。”先生随口答。


曾经


“咪咪”是大家曾经养过的一条狗,因为每次都能给大家带来快乐,而且他的眼睛看起来温和,又似在笑,大家给它取了一个昵称“咪咪”。

咪咪来我家纯属偶然。

那天早上,我和老公散步到新村大哥那,准备在果园劳动一天,中饭和晚饭计划在大哥那边吃。

到大哥那边,大家先喝了一泡茶,准备一些进果园要用的工具。这时大哥家的一条狗“小白”带回来了一条黑色的小狗。问大哥小黑狗是谁的?大哥说从没见过。

黑色小狗并不认生,对大家那亲昵的样子,着实可爱,把大家的心都融化了。

大家在喝茶聊天时,它在大家旁边跟小白玩得很欢,还时不时会来咬一下大家的裤脚,撒娇。大家去果园时,两条小狗尾随其后。大家在果园里做事,两条小狗也左右不离。

午饭时间到,大家要给小白添饭的时候,看到小黑狗还没有离开,便多拿了一个碗,多盛了一份。

下午大家又继续到果园忙碌,两条小狗还是寸步不离。

傍晚时分,小白被关了起来,小黑狗被大哥赶了出去。

大家在大哥那边吃过晚饭,便散步着回家。走到路口的拐角处,一条小黑狗窜了出来。“是今天一起的那条小狗。”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把它赶走吧,要不它的主人会着急的。”先生边说边把他轰走。小黑狗似乎挺听话,后退了。

我和先生边走边聊天,一不留神,又发现身后跟着的小黑狗。大家又一次做了驱赶。再看时已不见小黑狗的身影。

当大家到家打开房门时,小黑狗却从身后闯进了屋里。摇着尾巴,望着大家的眼晴闪亮闪亮的,挺可爱的。原来它根本没有走远,一路尾随过来。

“先养着吧,有人找再还给他们?”我试探着问。因为这条小狗太可爱了,我很喜欢。

见先生没反对,我便给小狗安了一个临时的窝。

不知是缘分还是什么原因?小狗把我家当成它真正的家,似乎我俩本来就是它的主人。它在家里自由自在、毫不陌生,挺通人性的。我手一招,它就摇着尾巴过来。我一凶,它就乖乖的趴下,并不时用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你。

小黑狗也有野性的一面,大家一次外出回来,发现它闯入了客厅,把客厅的所有抽纸都抽出来,撕个粉碎。沙发后面也被他刨得不成样子。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非常生气,拿起笤帚打了它,并把它赶了出去。把门封紧,不再让它进门。

可它并没有走远,大家出门时,它仍然跟在左右,点头哈腰。经不住它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收留了它。

经此一劫,它也似乎规矩了许多。偶尔还是会咬这咬那,但已没那么猖狂。我又买了橡胶球,做了毛线球和纸球,它玩得不亦乐乎,不再惦念沙发,不再跟抽纸过意不去。从此,它成了家中一员,有了自己的乳名“咪咪”。

图片来自网络

大家上班时,中午在单位吃,所以午饭咪咪要自己想办法。

就是上午要上班的时候,大家把咪咪放出来,让它在外面溜达。刚开始它想追着大家去上班,大家的驱赶,加上车子比较快,几次努力后它便放弃了跟随。

它很快找到了新的跟随——跟二姑到山上放牛。

这是几天后大家才知道的。大家上班时把它放出来,它便到二姑的门口等待,跟二姑一起山上放牛。山上有一些老鼠,它会抓一些。也会追山上的一些小昆虫,跟牛一起玩。

有它的帮忙,牛也显得特别乖,所以二姑也非常喜欢它。经常会为它备一份可口的食物。

大家每次下班,它都会跑到离家不远的路口接大家。听二姑和邻居说,它会掐准时间点,比二姑提早回来。它回来后会在大家门前的大池塘里洗个澡,然后在门口等大家。听到大家车的声音,它就会跑出去路口。

大家回来后,它基本上就是粘着,或是跑前跑后。

它就这样从小黑狗慢慢长成了一条大狼狗,毛发黑亮,腿部有力,很强状,像英俊潇洒的美男子,大家喜欢它,二姑喜欢它,邻居们也都喜欢它。

大家到大哥家时,经常会带上它。它会在大家前面跑,跑一段再折回来与大家汇合,再继续跑,再折回来。它的精力永远是那么旺盛。

有一次从大哥家散步回来,经过路口时,它边跑还边回头看着大家,这时正好一辆小车经过,把它撞了个正着,还拖出了近一米。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都快碎了。快速走过去,小车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飞快地往前开走了。一条黑影从地上爬起,窜到旁边山路去,不见了踪影。

大家跟了过去,怎么也寻不见咪咪。联系了几个朋友,把整个小山包都搜了个遍,也不见咪咪的踪影。

亲朋好友散开了,我和先生寻到很晚,仍然毫无线索。我心里特别不安,正面冲撞,还被拖出近一米,没有得到及时救治,活的几率非常小。

那一次我流了一整夜的泪,失去最亲的人的那种痛。迷迷糊糊间,好像咪咪又来到了身旁,想抓住又不见了。

第二天,婆婆听说我的状态,放下手中的活到各个庙宇,求神拜佛,为咪咪祈祷,为我祈福。

不知是婆婆的祈福虔诚,还是咪咪本就命大,或是大家的缘分还未尽。总之,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第二天晚上,我正呆呆地坐在屋里,忽然听见有撞门的声音,隐约还听到咪咪的声音。“咪咪回来了。”我兴奋地叫了起来,冲出去开门。

“别幻想了……”先生的话未完,只见咪咪已窜到他跟前,舔了舔他。

又跑过来舔了舔我。我查看了他全身,除了鼻子处擦破了一块皮,其他的好像没什么伤。

那份失而复得的惊喜,太棒了。从那以后,大家和咪咪的关系更密切了。我以为咪咪会就此伴大家终身。可告别还是来了。

图片来自网络

我怀上了宝宝,一些信息说,动物会带来各种寄生虫、细菌、病毒对宝宝不利。家人也劝我不要离咪咪太近。便把咪咪绑在院子里,或屋外的小树下,不能进房间和客厅。

“你要是我宝宝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抱着你。”有一天我在客厅闲坐,咪咪在院子里对我摇着尾巴,发出嗲嗲的声音,我突然蹦出这句话。

我知道,为了宝宝,我暂时不能跟咪咪太亲密。

“咪咪不见了。”一天早上,大家醒来时,发现绑咪咪的绳子断得齐整。那种齐整度不像是狗自己咬断的,更像是人为割断的。

那段时间坊间流言,有人在偷抓狗,狗食撒下去,狗吃完就昏迷了,任由他们宰割。所以感觉咪咪凶多吉少。

大家找了很多地方,包括很多狗肉店,都不见咪咪踪影。这一次,咪咪真的离开了大家。

从那以后,咪咪就从大家的现实生活中消失了。它来得那么蹊跷,走得那么突然。

先生安慰说:“等宝宝大一点,大家再去找一只来养。”直到现在,大家的宝宝已经满15岁了,但大家没再养过。

大家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宝宝身上。


如今


据说狗的寿命一般只有19年,咪咪已经离开大家15年了,就算那一次它逃过狗贩子的杀戮,现在也差不多寿终正寝了。

这15年来,虽然它不在大家身边,我和先生却常常会聊起它。特别是见到有人溜狗的时候,总会和它比较。每次比较,越发觉得它的优秀。

其实,这么多年来,它一直陪伴着大家,从未离开……

大家喜欢的某些人、某些东西会因各种原因突然离大家而去,毫无征兆地消失。但他们都不曾离开。而是换了另一种存在的形式陪伴着大家——住在大家的心里。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无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