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者二——《冷浪漫》

2011年初,我在大学室友完颜界那里寄居过一段时间,当时他已是公仆一员,而我还不是社畜——买了一批书放在那,却每天在网上看剧。后来找到工作,就搬走了,书太重,又暂存着。前阵子界哥说要来找我玩,我突然想起还有那些个未拆封的书,就让他挑两本带来,其一就是这本科学松鼠会合著的《冷浪漫》。我都忘了还买过它,当年也正是松鼠会最火的时候吧,凑个热闹,也很正常。

里面有些文章之前已经看过,像木遥的《我要大家在一起》,围绕数学上八卦值爆表的“稳定婚姻问题”,先容该问题的“求偶算法”。这个算法我曾在他微博看过,正好能看懂,故而印象很深。

其他没看过的文章里头,阅读理解不难,但科普的质量如何,这种专业判断对我来说挺难,只好当小说看。

有两篇科普最为清奇,如果能依据其中的事实设计出类似的世界,并精准描述彼世界中的非凡体验,“陌生化”的小说效果想必很好。

一是Seren的《没有颜色的奇妙世界》。

在西太平洋小岛平格拉普(Pingelap)上生活的许多居民都是全色盲,他们天生处在一个黑白世界。

“当大家想到色盲的时候,大多数人会心生怜悯:多可怜啊,这么漂亮的颜色都看不到。可是,一生从未见过五彩世界的克努特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损失,因为他的‘灰色世界’里充满了细腻的质感、奇异的光影、微妙的明暗对比。他透过厚厚的墨镜镜片,看到的是一个也许与众不同,但依然美丽的世界。他还是一个黑白摄影的爱好者,拍摄过许多漂亮的作品。”

“丧失了色觉之后,全色盲患者不但对浓淡明暗有了更细致的体会,他们的其他感觉也变得更加敏锐。”

“在船头,克努特和渔夫仰望着星空,毫不费力地辨认起千万颗星星形成的各种星座——那些曾在千年前指引着这些岛民的祖先在大洋中飞行万里的星座。黑夜才是全色盲患者的天堂。”

“作为一个色觉正常的普通人,也许大家永远都不能体会到全色盲患者眼中的那个无色世界,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不像大家猜想的那样单调无聊。”

世界是同一个世界,但去到不同的眼睛,就变成不同的世界。正常人眼中的世界,全色盲眼中的世界,狗眼中的世界,蛇眼中的世界,螳螂眼中的世界。……

二是想娶奶茶的《宅男娶媳妇和时空曲率的关系》。

文中有很多理论物理专业术语,比如度规、曲率、真空解,且不去管它。但探讨的三种“时空”,是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

其中第一种时空叫闵可夫斯基时空,其宇宙学常数为0,曲率也为0,这是大家生存生活的这个时空,日从东边出,一加一会等于二,大家都很熟悉了。

第二种时空叫德西特时空,宇宙学常数和曲率都大于0,它就很神奇了。

“如果生活在由上述度规所描述的德西特时空,大家会发现,如果人们宅在家里不动,彼此的距离就会变得越来越近,刚刚想打个招呼又变得越来越远,最后谁也看不见谁。”

“于是,德西特时空的因果性就比较奇怪了。两个人能否认识不是看缘分,而是看这两个人坐在哪儿。在闵可夫斯基时空中,只要两个人老不死,总有办法联系上,从而互相认识。在德西特时空中就很难说了。”

在德西特时空中,如果两人的位置符合某种条件,他们就永远不会遇见对方而彼此也永远不会知道是否有这个人,因为就连光线都会因为时空的反复膨胀收缩而跑不到那儿去。

第三种时空叫反德西特时空,宇宙学常数和曲率都小于0,一切法则都和德西特时空相反。

假设有生命体能存活在后二者的时空中,他们是一种什么状态?如果有科幻作家能够描述出他们的生活状态,是不是非常伟大?

但人始终无法跳出本宇宙去设想“他宇宙”的情形,人是局限的。每思及此,唯浩叹而已。

2018.2.1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