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三人行(九)夜半鬼敲门

? ? ? 我和海子是铁哥们,虽然只是“有福我享,有难你当”的那种。

? ? ? 这不,一大早海子就跑过来跟我说叫晚上我早点收工回来到他家喝酒,说是他大舅哥会来作客。娟子娘家是什么人?那是在县城也响当当的生意人,家财万贯,大哥来看望自家妹夫和妹子怎可能没带点手信,看来今晚必定可以大开晕腥了,一想到这,酒虫就开始作祟了,只盼早点天黑开酒戒。

? ? ? 晚上六点准时到海子家中,但见厅中灯火通明,海子大舅哥坐于椅子上,娟子作陪,不停掩面作笑,一看这懒虫这尿性就知肯定从她哥那挖了不少好处,人说生女如生贼,这话果然不假,更何况娟子在家可是公主一级的存在。

? ? ? 以前在娟子父亲寿宴时,与娟子大哥有过一面之缘,知道他叫信子。于是赶紧赶脚进去打招呼:“信大哥,你可是稀客啊”。双手紧握,如村主任见到了县委常委的领导。

? ? ? 信子是生意人家,嘴上功夫早就练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我的本意是夸几句他的,谁想让他返过来赞了我几句,居然飘飘摇摇起来,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 ? 喝没几口茶海子做好菜了,海子虽然家财不咋滴,但厨房手艺绝对棒棒哒,要不怎可能把娟子这条懒虫加狐子哄得如影相随?果然和猜想中一样,鸡鱼肉,海鲜大虾五六样,今晚有口福啰。

? ? ? 席间觥筹交错,信子带来两瓶五粮液。平时我和海子都是喝乡下的土炮,哪有机会品尝如此美酒,席间美食也很美味,平时我和海子饮酒多是花生米,哪有什么菜。

? ? ? 这个大虾味道很不错,于是乎赶紧把喉咙里的吞下肚,把嘴里的吞下喉,把筷子的送进嘴,眼睛紧紧盯着一个,心里想着另外一个,要是少吃一个我怕会懊悔终身啊。

? ? ? 酒过数圈,信子谈起县城里的一个资讯:“话说有个富豪,在县里花巨资建了一座豪宅,装修豪华,占地巨大,还带花园假山池溏,那个才叫有钱人呀……”

? ? ? 说不羡慕那是假,只是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我只想喝口酒作个听众:“后来咋了呢?”

? ? ? 信子故作沉思:“后来他你家人住了半年多点,就开始不对劲了”。

? ? ? 我恨死这个人,说话一半就停顿,专门吊人胃口,牙痒痒,手痒痒,我不懂什么叫做说话的艺术与技艺,如果不认识,如果在外面真想把他打一顿。

? ? ? “后来呀,就是每到夜深人静时,就会响起啪啪啪砰砰砰的声音,吓人得很,但是又找不到声音来自何方。大家都说是让不干净的东西盯上了”。

? ? ? “主家怕了,于是找算命大仙算过了,这一算可不打紧,原来这个住宅居然是个凶宅,对家主有相冲相克,那个响声就叫夜半鬼敲门,这还只是初步警告,如果家主不尽快在一个月之内脱手转让,只怕有血光之灾哦”

? ? ? 我槽,原来是个吓人的传闻,听得众人心紧紧,气氛一时冷了起来。

? ? ? 这时娟子忽然问:“没找大仙去做法事么”?

? ? ? “怎么会没找,法师大仙去了一批又一批,可就搞不定,还是越来越猛的架势,主家不敢住下去了,决定转卖他人”信子道。

? ? ? “这个凶宅谁敢要啊,说不定哪天受了灾,而且豪宅一般人买不起”海子插嘴。

? ? ? “也不能这样说,大仙说如果家主是个有大气运的人 就不怕这事了”。信子说明。

? ? ? 众人听得有理,点头认同。

? ? ? 娟子听了这话,猛然站起来问道:“现在这宅多少钱了”?? ? ? ? ?

? ? ? 信子道:“初时要价200万,但是不知是谁把夜半鬼敲门这事传出去,一直无人闻津,眼看日子一天天接近,价格一降再降,现在五万也无人敢接手”。

? ? ? 我塞,几百万的豪宅降价到5万都无人要,这与白送有何区别,如果不怕死,如果有大运气,接手下来…我塞不敢想下去了。

? ? ? 娟子一直站着没有坐下来,众人惊奇不由望去,但见娟子面红耳赤,目露凶光,双手握拳。往日的温文而雅的狐子形象不见了,仿如一头盯上了猎物的野狼,那样子要多凶残就有多凶残。

? ? ? 众人大惊,刚说别人家里的鬼怪,莫非这里也有鬼怪,看娟子的模样十足就是撞了邪。海子更是惊慌失措,抓住娟子的手说:“娟子你咋滴,莫非中了邪?”

? ? ? 但见娟子把海子的手用力一甩开:“你在中邪,我好着呢,走开你别来烦我。”

? ? ? 海子惧内,更何况大舅哥还在旁边虎视眈眈呢,哪敢造次,只能乖乖回座。

? ? ? 这时娟子转头对着信子,已是换了另一种和善的目光,刚才的凶残不见了,刹时春满大地阳光灿烂。都说女人善变,这不,比翻书还快。

? ? ? 只听娟广温柔的对信子说:“哥,要不你帮我把那个宅买下,我不怕”。

? ? ? 信子闻言大惊:“不成不成,那可是个凶宅,就算再便宜也不成,况且你有五万元钱吗?”

? ? ? “哥你就帮帮我嘛,算命大仙都说我是有大气远的人,所以我才不怕,至于钱我没有你先帮帮我嘛。“娟子说完伸出一双玉手,轻轻抓住信子的臂弯开始摇摆,那样子就像个撒娇的小女孩,你要多乖就有多乖。

? ? ? 以前听说女人三大法宝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现在怕得再加一条,摇摆 。一摇令人心智不稳,二摇什么条件都应允,三摇赔上身家性命都肯。

? ? ? 这不,娟子才摇了三几下,信子就一败涂地,拆戟沉沙。开始丢盔弃甲,举手投降了。“好好,娟子别摇了,我买,我买送给你,这总成了吧”。

? ? ? 我和海子站在一旁边目瞪口呆,眼珠子差点掉地上捡不起来。心神不稳,老天啊,这是什么人,几万元的东西说送就送。心中羡慕加妒忌,我咋就没这样的哥啊。

? ? ? 娟子见信子答应下来,于是一脚踢向海子道:“海子,还不快去准备身份证和户口簿,明天一大早好让哥办理房子过户”又转头对信子道“哥,这事不急,明天再去办,来,先喝了这杯酒。”而信子居然大为享受,就仿如几万元买不到眼前这一杯酒。

? ? ? 没几天,海子又来找我喝酒,说大舅哥又来了,我猜想可能房子的事搞定了,要不信子哪有脸来见妹子。果然如此,席间还邀请我和大家明天一起去看房。娟子自不用说的眉笑眼开,拿着房产证爱不释手。

? ? ? 第二天吃过中午饭,一起坐上信子的豪车到县城去看豪宅。

? ? ? 女人的天性是啥,绝对是购物。我是无所谓啦,往车上一躺了事。可怜的海子,既要做苦力工,又要掏钱包,十几个袋子估计可以把他钱包掏空。

? ? ? 到了娟子的新屋附近时已经差不多五点了,这个时候能干啥,除了吃饭还能干啥,本以为可以大快朵耳,谁料只是一个快餐,都怪娟子这个懒虫,购物把海子掏空。

? ? ? 豪宅果然不一样,占地广大,富丽堂皇 。这是一片豪华住宅区,雕梁画栋,美仑美奂不下几十栋,每栋都带有小花园假山,所谓的池溏没有,只有假山旁一个巴掌大的小水坑。

? ? ? 信子是生意人,能把口杯的水说成天山雪池,果然如别人讲的一样,道上的话最多只能信三分,再多就要跳楼。

? ? ? 进了自家的新屋子,娟子笑逐颜开,神采飞扬就要当主人,忙先容这先容那,虽然我知道她也第一次来,但是请主意语气,那个小假山什么时候变成了昆仑?

? ? ? 房屋很好,门前不远就是公路,人来马往,出入绝对方便,只是白天可能有点吵。

? ? ? 娟子过足了主人瘾之后已经六占半了,我本以为就此结束本日旅程打道回府,谁想娟却要大家都留下在此过夜。我槽,这可是一个凶宅,虽然换了你娟子做主人,但还没有找神棍大仙来驱鬼辟邪,晚上怎样对付鬼敲门?

? ? ? 怎料娟子忽然从背后弄出一根木棍,呃,说错了,有点像剑,难道是传说中的桃木剑。不是别,算命大仙只是说你有大气运,你就以为自己是得道高僧。果然是无知者无畏,给你三分颜色就想开染房。

? ? ? 我是不愿留下的,然而娟子,海子,信子同意留下,三对一怎看都不是对手,第一次这种民主做法反感,投降呗。心里对传说中的夜半鬼敲门有几分心惊胆颤,又有几分期待。娟子,你是不是有大气运就在今晚验证,只盼你不要连累了别人。

? ? ? 时间慢慢过去,夜开始变深,屋前面的公路行人渐少,车辆也不多了,夜生活虽然精彩,但明天还要上班工作,所以人们该睡还得睡,当热闹退去,世界渐渐安静。

? ? ? 初春的气温有点低。大家都住在二楼,我和信子共住个房,虽然十一点半了,却没有睡意,心里紧张害怕又期盼。已经渐渐安静了,耳边不时传来信子粗重喘气音。我正在不耐烦时,怱然传来了砰砰砰的小声音,像是人走路的沉闷声,几不可闻。

? ? ? “信子,你听到了没?有砰砰的声音”我怕是幻觉,问信子。

? ? ? “是有点,又有点像是别人走路的样子”,信子也有所察觉。该死的,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并不因为你娟子有大气运。我心里发紧,想找点东西抱住壮胆,可是身边只有信子这个大男人,显然不合适。

? ? ?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还有娟子说话声:“信子,强子,快出来,有动静了”声音透着紧张又兴奋。我和信子连忙走出房,但见娟子手握木剑站在厅中,英姿飒爽,海子站在她身后闪闪发抖,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

? ? ? 这时又传来的“砰砰,啪啪”连续几声,却是比刚在大了很多。我惊慌心悸,毛骨悚然。只是没法确定声音出自那个方向。只听娟子道:“在一楼,大家快去看”。说完手握木剑带头冲向楼梯,信子紧跟尾后。

? ? ? 海子惊魂未定,看了看我,似是征求意见。我双手一摊道:“这是能咋办,是福不是祸 是祸躲不过,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况且这已经是你的房屋,还是你家婆娘带了头,能不去么。”于是拉上海子也向一楼走下去。

? ? ? 一楼灯火通明,娟子信子站在中央。这时“砰砰砰,啪啪啪”们声音更盛,一楼共三个房加一个卫生间,从哪传出的?只能一个个搜。虽然心里怕得要死,手心冷汗直冒。可是娟子带头,只能装模作样跟着走。三个房间加卫生间都没见有啥,众人又回到了厅中间,砰砰声依然存在,时强时弱,就是不知出处,我和海子早就惊慌心悸,要不是顾及颜面早就夺路而逃了。

? ? ? 众人皆竖着耳朵听,过片刻但见娟子道:“在卫生间,绝对不错”。说完奔向卫生间。可是卫生间依然空空如也。

? ? ? 众人站在卫生间前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时又见娟子和指地下道:“是这地下,声音传自地下”。细心观察,果然声音来自地下,还有微小振动,不小心还觉察不出来。我心头好奇,娟子这婆娘难道是狗转世,要不耳鼻子咋这么好使。

? ? ? 硧定了声音位置,可谁知该怎么办。这时娟子说道:“挖,挖出看看就知道了,海子,强子,快动手挖。”

? ? ? 啥,叫我挖,信子在边上啥不叫,我是是你谁啊?我心想,但不敢说出口。也没有动手。

? ? ? 信子看出了我犹豫不决,于是道:“强子挖,500块。”

? ? ? 我塞,500块可不少,顶几天工钱了。正考虑该怎样下手为好,又听信子道:“一千,现在就动手挖”。

? ? ? 这个价钱太诱惑了,于是从杂物房找来铁锤铁锹就干,利字当头,管它是何方鬼怪呢。心中默念大罗金仙如来佛祖保佑,地下不知何方神圣请快快逃走,不是我有心冒犯,所谓鸟为食死,人为财亡,要怪就怪那一千块太诱人。

? ? ? 我和海子合作,海子拿电钻我挥大铁锤。半个小时终于把地板打松,胜利即将在望。这时砰砰之声也没有了,看来地方没错。再一锤下去,终于开了一条裂缝。

? ? ? 哇,哗,怎么这样臭。一股臭味扑鼻而来。心头大骇,难道地下埋的是腐尸,已经开始发臭,难道有冤情所以每晚化为鬼魂出没申冤来着?

? ? ? 一是惊魂不定,放下铁锤道:“这么臭,地下说不定埋的是什么不干净东西,要不要报警?”看看娟子等她决定。

? ? 娟子掩鼻防臭,过了片刻道:“这是卫生间外面,我看是个三级化粪池,所以臭,报什么警,挖”。

? ? 这么凶恶,哪里像个女人,亏得不是自家婆娘。不过说得貌似也有理。领人钱财替人消灾,挖呗。只是需小心翼翼了,万一来个腐尸还魂也可以早点逃跑。

? ? ? 再一锤下去,哗啦,地上塌了一大块,我正想伸头看个清楚,突然从破洞中飞出几个黑影,众人神魂大惊,我慌乱伸手去挡,但见入手湿滑,软绵绵的,这不正是腐尸的特征么?惊骇,三魂都少了七魄,心中一声叹息,想我强子堂堂男子汉,正值青春好年华,媳妇儿都没有,今晚却挂在此了。

? ? ? 众人惊呼,海子的电钻丢在地上,早已瘫坐一角,眼睛有泛白的趋势。娟子信子站得远,没碰到。

? ? ? 正在自认为就要魂归天府,为自已英年早逝而惋惜之时,响起了娟子声音:“这是鱼,是埃及塘鲺鱼。”

? ? ? 什么?不是腐尸索魂么?怎么变成了埃及塘鲺鱼了?虽然心中惊凝,可三魂七魄速速归位。眼前看到的果然是几条埃及塘鲺,还在不停翻滚,真是吓死个人。连忙检查身体,但见裤裆一片湿,我发誓,那绝对不是尿,绝对是刚才鱼飞出时带起的化粪池污物不小心沾上了。

? ? ? 海子也回魂了,拍拍身子往后走,谁料娟子眼一瞪:“海子,你走什么走,给我挖”。我塞,这什么情况?好好一个女人都让海子你自己宠坏了。

? ? ? 确定不是腐尸,我的力气又回来了,说干就干,没多长时间就把整个地面清空。果然如娟子所料是个小型化粪池。但见里面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埃及塘鲺鱼,正在不停翻滚,尾巴拍打着池壁发出砰砰的响声。这不正是传说中的鬼敲门声么。众人大松,只是不知为何会如此。

? ? ? 娟子沉思片刻道:“可能是前主人买塘鲺暂放卫生间时不小心让跳了几条,然后钻到化粪池里,经过时间的繁殖长多了,长大了,这个小池子装不下了,挤在一起,所以拍打池壁池盖发出砰砰响声,这就是所谓的夜半鬼敲门了。”

? ? “ 哪为什么白天没听到呢?”海子问

? ? ? “白天其实也在拍打,只是白天人多口杂,加上门前公路车水马龙,把这种声音掩盖下去了,所以听不到。”娟子说明。众人大悟,大呼有道理。



? ? ? 新手小白,本来想写个一千几百字的故事,没控制好,写多了,想砍,又觉这里不适那里可惜,就成了五千字了,有点长,各位看官如果不喜,只须留下宝贵的评论及点赞就可以哪里凉快哪里呆了,哈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